返回首页
资产管理CURRENT AFFAIRS
资产管理 / 正文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及对策

  1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发布,确定了未来银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和要求,这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旨在通过不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服务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AMC”)而言,需要直面挑战,全面推进高质量发展。

  AMC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

  AMC经过20年的改革发展,从专司不良资产收购处置的政策性机构成功转型成为以不良资产为主业的金融控股集团,在金融体系中发挥逆周期调节功能,已成为金融体系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主要力量。截至2018年末,四大AMC资产近5万亿元,净资产5000多亿元,累计收购处置不良资产近10万亿元。随着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AMC也需要提质增效,向高质量发展模式转变,实现这一转变面临诸多挑战。

  经济趋势挑战。地缘政治和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了全球经济活动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长期趋势不变,但是受三期叠加等因素影响,也面临压力,AMC过去的逆周期策略面临挑战。

  监管趋严挑战。金融监管的基本趋势是一致性、穿透式、全覆盖、重实质,AMC依靠固定收益业务扩大资产规模的增长模式难以延续,如何真正面对问题资产、困境企业开展实质性重组,面临客户、渠道和能力的挑战。

  行业竞争挑战。地方AMC、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民营投资机构等不断发展壮大。在推进问题金融机构处置方面,《指导意见》提出设立处置基金及过桥银行等新方式,这意味着将有新的机构出现,不良资产处置也是引进先进国际机构参与的市场领域,不良资产市场的竞争将加剧。

  集团管控挑战。AMC构建了事业型金融控股集团,银行、证券、保险业务面对的顾客和市场是有差异的,与不良资产主业的差别就更大,需要差异化的运营机制和管理模式,而过宽的战线、过长的治理链条容易增大风险,这些将挑战统一化的集团管控模式。

  资源约束挑战。AMC实施集团资本监管,依靠自身积累难以支撑资产规模的快速增长,资本市场融资、股东增资难度很大,资本制约规模扩张。经过20年的发展,从母体银行加入的熟悉不良资产业务的员工进入退岗高峰,面临人才断层;近年业绩增长放缓甚至下滑,影响工资总额增长,在收入增长放缓甚至下降的情况下,如何激励员工开拓新业务将是需要破解的难题。

  可持续发展挑战。依靠不良资产业务能不能实现持续发展一直是拷问AMC的课题。近年,AMC依赖高负债驱动高增长,也累积了风险,处置风险影响业绩增长,而业绩表现又影响对外融资,如果AMC再融资困难,将面临较大的流动性风险,这一高负债模式本身已难以为继。

  AMC高质量发展的对策

  AMC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要从根本上转变增长模式,从外延式增长转变为内涵式增长,实现发展的可持续性。这意味着业绩增长不是依靠规模增长,而是依靠集约化发展带来回报率提高;不是依赖机构扩张,而是依靠强化管理提升运作效率;不是短期盈利增加,而是长期可持续的价值增长。《指导意见》指明了AMC高质量发展的方向和举措,AMC迎来转型发展的新历史机遇。

  第一是回归本源。AMC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就是要把业务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解决问题金融机构和问题企业方面,放在促进企业结构调整和经济结构转型方面,专注于不良资产处置、问题实体企业救助和问题金融机构处置。坚守回归服务经济发展、维护金融稳定、化解金融风险的使命。金融风险出现的地方就是AMC的战场。

  第二是调整定位。《指导意见》明确提出,AMC要“做强不良资产主业,合理拓展与企业结构调整相关的兼并重组、破产重整、夹层投资、过桥融资、阶段性持股等投资银行业务”。这指明了AMC业务发展的方向,就是要从现在的“不良资产+综合金融”调整为“不良资产+另类投行”。首先,要集中资源聚焦于不良资产业务,拓展不良资产业务的价值链和生态链,做强、做精主业。其次,围绕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和升级,着力解决企业与结构调整相关的问题或者困境,拓展另类投行业务,通过杠杆收购、夹层投资等投行手段,推动企业并购和产业整合,这是黑石、橡树资本等国际另类投资机构开拓的领域,也是中国金融市场供给严重不足的业务。拓展这类业务既能有效平衡不良资产业务周期性对AMC的影响,又可推进AMC的可持续发展。

  第三是梳理架构。如果以“不良资产+另类投行”作为新定位,AMC需要重新梳理和整合目前的综合金融架构,既需要由原机构转型或新设过桥银行、处置基金、重组基金等新型投资银行机构,也需要退出与不良资产及另类投行业务协同功能不强的机构。

  第四是开拓创新。另类投行业务是需要开拓的新市场和新领域,需要AMC拿出比当年开拓不良资产市场及综合金融业务更大的勇气和魄力。而做强不良资产主业,则需要持续创新,特别是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域链等技术,改进不良资产收购处置的核心技术,形成核心能力。

  第五是优化机制。不良资产收购处置、问题机构的重组和重整、另类投行业务是综合素质要求高、绩效不确定性大、周期较长的业务,需要按照这个特点设计内部的决策机制和激励机制,并建立人才引进及培养等配套机制,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动力。

  营造有利于AMC高质量发展的环境

  AMC高质量发展需要良好的监管及法律环境。

  笔者认为,有必要修订《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该条例主要规范AMC政策性不良资产经营处置活动,其任务已经完成。需要依据《指导意见》对AMC的新要求和新定位加快推进条例修订工作,并启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法的研究与制订,为AMC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司法环境。

  构建不良资产市场监管体系。《指导意见》首次将不良资产市场与信贷市场、保险市场、信托市场和金融租赁市场并列,并提出健全和完善市场的目标。需要对不良资产市场实施功能监管,制订所有参与主体公平竞争的监管规则,完善信息披露机制,改善不良资产市场融资、退出、创新等市场环境。

  按照逆周期特性制定考核激励机制。目前对AMC沿用顺周期金融机构的思路实施考核,以利润为核心并要求实现持续增长。不良资产业务具有逆周期性,问题企业重整具有救助性,另类投行业务不确定性较大,因此需要结合这些特点设计AMC的考核激励机制。

  (作者系中国长城资产(国际)有限公司高级专家、副总经理)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