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创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创新 / 正文

资管行业“痛点”亟待破解:

金融科技成理财业务转型核心驱动力

  相关人士表示,拥抱科技,对内提升效率与能力边界、对外提升客户使用体验与服务产能,是理财新规下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快速转型的核心驱动力。若不能全新架构金融科技,银行资管转型只能是空谈。建立以智能财富管理系统、资产配置系统、运营管理系统三大系统为支撑的智能资管系统是当务之急。

  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银行资管业务面临着不小的压力和挑战。特别是随着资管新规与理财新规的相继落地,资管转型变得尤为迫切,银行资管将告别过去的粗放经营模式,向“真资管”和“以投资者为中心”转变。

  多位银行业人士表示,资管业务整体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而银行理财与资管业务的转型发展,离不开金融科技的应用与推动。

  “金融严监管给中国资管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与转型压力,而金融科技必将成为这场‘转型之战’中襄助银行资管占领高地的‘尖兵利刃’。”普益标准副总经理付巍伟认为。

  传统服务无法充分挖掘长尾客户

  今年以来,银行理财和资产管理业务都面临巨大的转型压力。一方面,资管新规体现出未来统一资产管理的监管方向,对资产管理业务转型提出了新的要求;另一方面,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手段的强势崛起,对于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既是助力,也是挑战。

  “从销售端来看,客户群体的扩大与服务方式的转变将颠覆银行财富管理端业务模式。但面对理财新规关于面签、双录、产品宣传、服务、信息披露等要求,仅通过传统的理财经理线下业务模式,使得银行面对广阔的长尾客户市场无能为力。”付巍伟表示。

  应该说,理财新规对银行销售渠道的限制,使得银行理财在日益成熟的共享金融所带来的金融脱媒过程中,获客能力进一步受到掣肘。面向高度分散化、流量巨大的平台化金融消费场景,传统的银行网点模式显得束手无策。

  与此同时,在付巍伟看来,在投资端,银行对内自主投研能力不足,同时对委外合作机构的管理也较为粗糙。“理财新规要求银行需要切实履行投资管理职责,这需要银行完善对合作机构、管理人的精细化管理,承担相应的责任。传统对委外业务手工管理、对管理人简单的‘白名单’管理的方式,将无法实现自身管理能力的提升以及对管理人的精细化管理。”

  此外,从运营管理来看,在理财产品形式改变后,随之而来的将是运营模式的转变。产品净值化转型对产品的交易、估值、结算、信息披露等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资管新规、理财新规也考验银行理财风险管理的深度与广度,而资管子公司的逐步落地,更将直接考验银行的运营管理能力。

  “银行的资管业务战略将与风险管理结合,风险管理能力是控制产品净值波动、维护客户的有效方法。如何快速提升风险管理能力及效率,将是银行不得不面临的挑战。”付巍伟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利用大数据分析实现精准营销

  业内人士认为,深度整合金融科技,将客户信息及需求数据化并通过标准流程进行系统服务,是服务长尾客户唯一的可行路径。

  具体做法是,改变传统由理财经理一对一手工管理服务客户的方式,通过搭建以客户全方位信息为基础的数据库,将各不相同的客户通过标准化的处理,得到标准化的数据信息,构建客户分析、客户管理、客户服务的大数据基础,从而盘活“僵尸客户”。

  银行业人士表示,对长尾客户市场的“开垦”与“挖掘”以及对财富管理端的彻底改造,将颠覆传统营销中以人际资源为王的营销模式,也将颠覆银行对单个理财经理的考核方式。高效的客户分析与客户响应、及时全面的客户服务,是在长尾客户市场致胜的必由之路。

  “结合银行资管业务的标准化程度与数据化程度,通过静态信息标准化的数据获取与存储,辅之以金融逻辑下的数据清洗,可实现快速识别与洞察客户的需求,而对客户服务动态信息的记录、积累与分析,实现对客户的生命周期管理,不仅能做到千人千面,更将做到多维立体。”付巍伟解释称。

  此外,伴随着现代网络信息技术由电子化、信息化向数字化、智能化的发展,财富管理服务也必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现代技术的最新成果,提升客户服务效能。

  “一方面,要利用大数据分析,强化财富管理客户的需求管理,实现精准营销;另一方面,要利用云计算技术,着力加快财富管理服务创新,提高财富管理服务的市场竞争力。就财富管理服务而言,云技术的广泛应用,能精准模拟和预测资本市场的发展趋势,推动服务工具与产品及营销服务的创新,在一致性、可靠性、互动性原则的基础上增强客户体验,为特色化风险定价方式条件下的网络投融资服务奠定基础。”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裁李洁怡表示。

  智能财富管理系统亟待建立

  “拥抱科技,对内提升效率与能力边界、对外提升客户使用体验与服务产能,是理财新规下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快速转型的核心驱动力。若不能全新架构金融科技,银行资管转型只能是空谈。”付巍伟认为。

  在他看来,建立以智能财富管理系统、资产配置系统、运营管理系统三大系统为支撑的智能资管系统是当务之急。

  其中,智能财富管理系统通过大数据、策略模型、场景架设、智能平台,洞察、快速响应并直击需求痛点,实现全天候服务。

  在资产配置系统中,自主投资以投研系统为核心,以金融数据库、资产配置策略与模式为底层基础,提供充分的投研支持;委外投资以MOM管理系统为核心,在标准化的评价流程下,通过内外部数据库的联动,对管理人实现投资全流程的评价,提升银行对委外业务的主动管理能力。

  运营管理系统则以运营数据为内核,打通全业务链条,通过信息化建设及对交易、估值、结算等系统的架设,实现风险穿透,完善净值型产品的运营。

  “智能化的线上系统平台,使得对客户的服务将不限于时间与空间,银行之间的竞争也将逐步转移到对软硬件设备、系统运营能力的竞争。智能系统的建设,将极大提升银行的服务能力,改善用户的智能化体验,拓宽银行服务边界。”付巍伟表示。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