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以大连为例:发挥金融在供给侧改革中的支撑作用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启了新一轮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经济结构调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以来取得的经济效果较为显著,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优化的前进态势向好,经济持续增长的支撑基础更加牢固,经济发展呈现出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等良性特征。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水区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逐步深入,改革的任务、要求和内涵也在不断深化。新的阶段在明确原有“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基础上,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提出了“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以及“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实现供需动态平衡”等要求,实际上为新时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指明了方向,至此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水区。这一时期,迫切需要解决经济发展中尚存在的结构不合理、内生动力不足、要素生产率低等问题,着力改善供给侧环境、优化供给侧机制,改善产业结构、激发微观经济主体活力,增强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新动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提出以来,大连市综合采取的各项改革措施也持续发力,但是受国际经济格局调整和国内经济增长整体下行的影响,大连市经济发展趋缓、结构性问题突出。表现之一是第三产业发展相对不足,现代服务业发展滞后。虽然,大连市第三产业占比已经超过第二产业,但这种结构性变化的主要原因是近年来第二产业增速的下滑速度过快。第二产业增速在2010年达到阶段峰值20.1%后开始急剧下降,短短几年时间里同比增速曾一度下降到不足1%。受此影响,大连市经济增长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包括现代服务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增速在2006年达到阶段性峰值18.4%后几乎逐年下降,亟待提速发展。

  表现之二是结构性产能过剩未得到有效缓解,先进制造业仍缺乏技术支持。大连市制造业发展基础较好,但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仍存在于机床、轴承、起重机械等行业。这些领域技术水平较低,自主创新能力较差,多数企业没有建立起较强的技术中心,延缓了装备制造业的进步。通过对制造企业的问卷调查发现,55.56%的企业技术创新能力不足,自主研发能力较差,与国际先进企业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金融业对产业结构调整作用弱化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发展的重点和核心在于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而金融资源在各个企业和部门中的配置及流向,决定了国民经济中的产业结构及其调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离不开金融业的支持与协同发展。金融业以其产品和服务创新通过不同传导机制影响其他产业的发展。资本市场的发展,有助于通过金融投资回报、创新创业价值实现等机制实现社会资本的优化配置,进而推动产业升级;货币信贷市场的发展,有助于通过储蓄积聚、风险管理等机制便利优质企业融资,促进居民消费升级,进而推动产业升级。但我国金融业体系不协调、结构不平衡、机制不健全使得金融业对产业结构调整作用弱化。银行业比重过高,证券、保险业规模偏小,信托、租赁业发展缓慢。金融资源过度集中于银行等传统金融中介,使得金融资源的配置方式过度依赖担保、信用记录等传统融资技术,新的产业和技术难以涌现,这些问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产业结构的深入调整。

  以大连市为例,资本市场发育不足、信贷资源配置机制不畅等因素制约了金融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支持。一是资本市场规模较小。整体上看,大连市资本市场总体规模太小,上市公司数量仅占全国的0.82%,筹资额太低不能满足现阶段大连产业结构调整的资金需要。上市公司分布在三次产业的比例为10∶50∶40,上市公司的产业结构分布与产业结构调整方向不一致,资本市场还远远未充分发挥支持产业结构调整的作用。而以信息、金融为主的新兴产业不断发展,但尚未发掘出具有高速增长潜力的“独角兽”型企业,这些产业也未能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支持。

  二是银行信贷资源投放与产业结构调整需求不匹配。目前银行业贷款的发放高度依赖抵押资产,因此那些固定资产比重高、投资欲望强烈的行业更容易获得银行的贷款,对于高效率、高利润行业的支持是不足的。测算发现,大连市部分行业信贷投入冗余过多。这实质上反映了信贷资源支持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内在机制不畅,银行体系不能对快速成长行业和衰退行业进行有效区分,进而引导金融资源流向更有效率的企业部门。

  形成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金融系统

  金融业作为现代经济运行的核心和资源配置的枢纽,应当有效引导社会资金投向和投量,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根本出发点和归宿点,持续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支撑作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协调金融业发展结构,创新金融资源配置方式,强化金融业在风险管理、信息揭示、资源配置方面更高层次功能,激发金融业活力,才能形成一个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金融系统。

  一是丰富股权融资等融资方式。推动做好上市融资工作,使更多的优质企业进入资本市场获取长期发展资金。改变金融资源过度集中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现状,拓展其他直接融资渠道,做大做强资本市场。健全资本市场运行机制,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在促进金融资源有序流动,多渠道吸引民间资本,有序降低企业杠杆率,支持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国民经济建设方面的作用。

  二是引导银行业打破思维定势,形成新常态下的金融服务理念。银行业作为金融体系中的重要支柱,在支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应积极主动转型,发挥更突出的作用。引导银行机构打破信贷资源投放重抵押、重担保、轻成长的传统思维路径,由单存的资金供应商向综合服务商转变,为企业制定直接融资、间接融资相结合的科学融资方案,提供包括贸易融资、结算理财、现金管理等在内的综合金融服务。最终使银行机构能够将自身收益与企业成长紧密捆绑在一起,进而鼓励支持企业开展技术创新,提升银行业扶持企业成长的内生动力。

  三是完善风险投资机制,推动建立金融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创新激励机制。无论是以直接融资为主的美、英,还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德、法、台湾,都不单独倚重银行业或者传统资本市场来支持传统产业的调整升级,而是积极创新金融资源配置方式为传统产业升级提供融资服务。借鉴国外发展风险投资基金、企业融资担保体系等经验,我国应进一步完善风险投资机制,从风险资本筹集机制、风险资金组织模式、责任约束和利益激励机制以及为风险投资服务的中介组织等方面协同布局,有效分散技术创新过程中的风险,才能切实发挥金融业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持作用。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