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把政策着力点放在结构调整上 兼论总量平衡与结构调整

  结构调整要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并以此为主线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实体经济、制造业是经济的基础,结构调整首先需要稳实业,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为实业发展创造条件。为此要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国有企业竞争力;积极振兴民营经济,推动在新结构上民营经济的增长。同时要坚决规范虚拟经济发展,深化基于实体经济的金融创新,着力提升虚拟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党的十九大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在新的历史方位中,我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贯穿今后一个时期发展全局和全过程的大逻辑。在新的方位中,这个大逻辑对经济金融工作具有统领和纲举目张的作用。做好经济金融工作,必须深入理解这个贯穿发展全局和全过程的大逻辑,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刻分析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和问题,统筹制定发展政策和措施,推进高质量发展。

  结构性问题是我国经济运行中的核心问题

  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来,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下行压力较大。经济增速放缓表面上反映的是总量需求不足,但实则反映的是内在增长动力问题,供给体系无法适应需求结构的发展变化,引发供需结构错配、经济结构失衡。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虽然有周期性、总量性问题,但结构性问题最突出,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高度概括了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和问题,明确指出了当前我国宏观经济上既有总量问题,也有结构性问题,但结构性问题更加突出。深刻理解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经济发展突出矛盾是结构性问题对于我们做好经济金融工作非常重要,也要求我们针对结构性问题要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当前情况下,总量问题的解决、高质量发展的实现必须建立在结构平衡的基础上,只有结构问题大体上得以解决,谈总量平衡,高质量发展才有意义。目前我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结构调整的缓慢以及非市场力量结构调整导致的结构性矛盾固化;不仅如此,制约未来我国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障碍也一定是结构性问题。因此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解决的如何,关系到我国总量平衡的实现,关系到高质量发展问题。

  结构性问题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主要矛盾,主要有三层内涵:一是结构问题是整个经济问题的核心,并不是说经济中没有总量问题,而是相对于总量问题,结构问题更为根本,结构问题对于我国经济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更为重要。二是结构问题的焦点在于产生过剩及有效供给不足并存,难点不在于“周期性产能过剩”,或是在经济过热下产生的“非周期性产能过剩”,而是长期粗放式经济发展方式导致的供需结构脱节。三是结构问题涉及行业、领域较多,影响程度深远,若不及时、有效解决,可能引发经济金融系统性的危险甚至危机。

  结构性问题本质上属于资源配置问题

  结构性问题本质上属于资源配置问题,解决结构性问题,就是把有限的资源配置到效率最高的企业、行业和经济领域。关于结构性调整主要有四方面认识:

  (一)结构调整需要新的宏观调控理论支撑。重视结构性问题并不是忽视总量问题,而是通过调整结构实现结构上的平衡,甚至于以此作为前提和基础,最终达到总量上的平衡,这才是高质量发展应有的内涵。从这个意义上,结构平衡是总量平衡的基础,也是实现总量平衡必须要解决的重要问题。由于结构调整是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因此调整结构需要相应的理论来指导实践活动。长期以来,我国宏观调控政策主要思想来源于凯恩斯主义,而凯恩斯主义产生的背景是社会总需求的不足,因此基于这一思想的调控重点是调整社会的总需求,是总量而非结构。在我国已经明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调整结构将是未来宏观调控的主要着力点。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充分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宏观调控的理论、经验,结合我国的国情和资源禀赋条件,进行理论上的创新,指导当前的结构性改革实践,从而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

  (二)结构调整不能依赖总量政策。由于结构调整是资源配置问题,既如何将优质的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因此总量政策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结构性问题,还可能带来较多的负外部效应。比如,当前中央及金融管理部门正在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解决就业问题就是一个结构性问题,但是总量的货币政策,很难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起作用。事实上,我国结构性问题由来已久,但长期以来,我们在政策操作中主要依靠总量调节的政策,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积极的财政政策等调整总量,虽然短期内解决了经济增长问题,但从长期看,不仅原有的结构性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而且进一步固化了原有的结构性失衡,一些政策甚至使得结构性问题更加严重。因此解决结构性问题需要通过结构性政策推动解决。

  (三)结构调整需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在结构调整中主要依靠政府产业规划和产业政策来推动。行政主导的结构调整政策短期内在稳增长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不可避免的造成了资源错配、体制逆转、增长质量下降和不可持续性等系列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资源配置,最终形成了一种与我国资源禀赋结构与经济发展阶段不完全适应的经济结构,从而导致了当前经济发展中的问题。由于结构调整本质上是资源配置的问题,因此解决结构性问题,需要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决策部署,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通过市场机制引导资源实现优化配置,达到经济结构的调整优化。为此,市场就不能成为一种交易技术,而应成为一种制度性安排。

  (四)结构调整需要政府部门切实提高管理经济的能力和水平。让市场在结构调整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要放弃政府对经济活动的调节,而是要求政府部门转变职能,给市场发挥作用创造条件,适时纠偏,减少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参与。这是因为民间资本投资会受到两大约束:一是市场需求的约束;二是预算硬约束。在这两种约束之下,企业往往不会去生产市场所不需要的商品,即使出现产能过剩也容易通过市场机制调节达到出清。但是,政府投资往往不受市场需求约束,也不受预算约束。比如高速铁路、公路,城市轨道交通等这类投资项目往往来自于有关部门的规划,而不是实际的需求,难免会造成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预算软约束的财政制度又为过度投资提供了财务上的支持。特别是当经济增长趋于下行时,政府部门倾向于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来维持经济增长,由此造成的结构性的产能过剩及债务风险成为困扰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隐患。

  着力进行结构调整 提升经济发展质量

  解决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要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引,切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树立质量优先的发展战略,加快推进包括实体经济在内的国民经济转型升级。

  (一)结构调整应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结构调整根本目的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为了解决当前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结构调整要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并以此为主线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实体经济、制造业是经济的基础,结构调整首先需要稳实业,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为实业发展创造条件。为此要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国有企业竞争力;积极振兴民营经济,推动在新结构上民营经济的增长。同时要坚决规范虚拟经济发展,深化基于实体经济的金融创新,着力提升虚拟经济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二)坚持用结构性政策解决结构性问题。由于总量政策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结构性问题,因此在政策操作中要注重用结构性政策来推进结构调整。在政策操作中要把握以下三点:一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对解决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难题作用不大。我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是结构性问题,货币政策主要是总量政策,放松货币政策对解决这一问题作用并不大,因此要坚守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为结构调整创造一个稳定的货币政策环境和预期。在这一基调下,可以创新一些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二是相对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在结构调整中的作用更加突出。货币政策主要是总量政策,而财政政策即可是总量也可是结构政策,比如税收政策中结构性减税,对不同行业税率的差异化调整等。三是无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及产业政策要避免“一刀切”,尤其是在当前实体经济较为困难的情况下,要坚持结构性去杠杆,支持有效生产,增加有质量的生产,推进高质量发展。

  (三)平衡好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及政府作用的关系。推进结构调整,实现结构平衡必须以市场为导向,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但同时也要发挥好政府部门在这一过程中的作用。一方面实现结构平衡是政府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但不等同于依靠行政手段,而应以经济手段为主,市场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在结构调整中,政府应始终贯彻这个原则;另一方面结构调整需要结合体制、机制改革来推进。通过体制机制改革,落实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加快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目标,使资源按市场机制流动,为结构优化创造基础条件。因此,实现结构平衡的任务中内含体制、机制改革的要求,蕴含着转变政府职能的要求。

  (四)依托创新推动结构调整。创新不仅是技术上的创新,更是观念上的创新,发展理念上的创新。一方面结构调整并不等同于发展优势产业,而在于培育产业优势。不论新兴产业,还是传统产业,只要能具备领先的技术、很强的市场竞争力,就能形成产业优势。而所谓的优势产业,如果不能在本领域内处于领先地位,优势就无从谈起,就会失去市场竞争力,甚至被淘汰;另一方面结构调整的重点是通过技术改造转化存量。存量之中,需要淘汰的是落后产能,需要转化的是过剩产能。转化存量要发挥技术改造作用。调整产业结构,要用市场淘汰落后产能,用技术改造升级那些有发展潜力的存量产能,使之更加符合市场需求,更有竞争力。

  (作者为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党委书记、 行长)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