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防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风险

  结构性存款是指金融机构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工具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或与某实体的信用情况挂钩,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更高收益的金融产品,也可称为收益增值产品。其本质仍属于创新性存款,结构性存款的设计一般为“存款+期权”,基于嵌入的衍生品工具可划分利率、汇率、商品、股票、信用等挂钩型产品,形成“低风险低收益+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组合。收益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是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的收益,能够使存款人在承受一定风险的前提下,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较高投资收益。2018年4月份出台的资管新规,对结构性存款的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产生了一定影响。

  结构性存款发展中的问题

  (一)商业银行存在规避监管的现象。结构性存款的首要问题就是规避监管。一方面,借道结构性存款的名义突破利率自律组织对存款利率上限的约束;另一方面,在实现较高收益替代保本理财的同时,规避了理财产品对于额度管理、产品报备、数据报送等监管要求。

  (二)“假结构性存款”泛滥。所谓的“假结构性存款”,就是将结构性存款产品仅仅在形式上设计成内嵌单向触发行权的高息产品。假结构性存款是银行为期权组合设置了不可能执行的行权条件,使其一定能够按照较高利率兑付,具有明显的高息揽存的特点。它没有实质性的结构性操作或者挂钩期权实际价值为零,由于银行只需要支付交易对手方期权费,因此到期日只损失期权费,其余部分并未投向衍生品市场,是刚性兑付产品。

  一些银行假借结构性存款之名,将普通存款进行包装销售,实则是变相拉存款。假结构性存款不仅让客户误认为目前银行仍存在保本保收益的“刚性兑付”理财产品,同时还扰乱了正常的存款市场秩序,挑战了监管的底线。

  (三)银行负债成本进一步加大,中小银行承压严重。据了解,2017年全国定期存款平均利率约为2.28%,而个人类结构性存款的收益下限平均值和收益上限平均值分别为2.31%和4.24%,高于定期存款。2018年6月份发行的人民币结构性存款的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4.63%,平均期限为3.8个月。而同期银行3个月和6个月定期存款利率均在2%以下。

  除结构性存款的利率成本外,商业银行还需要付出产品构建、发行等诸多成本,故结构性存款始终属于较高成本的负债工具。其强劲增长是以活期存款等低成本存款的增长放缓为代价的,若结构性存款快速增长的趋势持续,将给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未来的盈利能力带来更大压力。

  (四)银行面临声誉风险,流动性管理难度加大。由于信息不对称、投资者教育不足等原因,众多投资者在众多投资产品中选择了结构性存款产品只是因为其看到了“保本”宣传字样,却对产品本身的结构和收益组成没有足够的了解,往往片面追求高收益,对其潜在风险缺乏清醒的认识。更有些投资人错误的认为结构性存款就是存款、预期收益就是实际收益,因而不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盲目购买结构性存款,而如果此时银行又未尽职进行风险提示,后期将面临一定的声誉风险。

  思考与建议

  (一)落实存款保险制度,加强对包括结构性存款在内的存款的保障,切实保障存款人利益。根据《存款保险条例》,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将所吸纳的包括结构性存款在内的存款,依照规定投保存款保险。也就是说,现行以理财形式发售的结构性存款是纳入到存款保险基金保障范围的。结构性存款的保障范围包含存款本金和应付利息两部分。结构性存款由于其保本浮动收益性质,其本金是确定的,应付利息通常是依据与其挂购的金融衍生产品在报告期末的市场价值,按照双方约定的产生利率的条件、方式和利率值计算产生的应计而未支付的利息。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人民银行)应及时对投保机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存款申报开展存款保险保费交纳基数现场核查。现场核查中,应特别注重对结构性存款的本金和应付利息进行仔细核对。对投保机构是否具备有衍生品交易资格进行查核,坚持对于挂钩衍生产品的、存在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的结构性存款,按照结构性存款进行管理;对于未实质挂钩衍生产品、并无真实的交易的假结构性存款,按照其他存款进行管理,即将基础资产与衍生交易部分相分离,基础资产应按照储蓄存款业务管理,衍生交易部分应按照金融衍生产品业务管理。

  (二)进一步细化监管细则,促进产品规范发展。为推动资产管理业务规范健康发展,促进资产管理产品回归本源,有效防范金融风险,人民银行和金融监管部门完善资产管理业务监管框架同时,进一步完善细化监管细则,对商业银行进行规范和指导。目前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监管比照理财产品进行管理但是又显著严格于普通存款业务。结构性存款虽然具有一定的理财产品的特性,但毕竟体现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是归于表内业务来核算。应对包括结构性存款在内的创新型资管产品,既充分发挥其保值功能,又要保持其波动收益的功能。在资管新规各项配套实施细则发布之后,监管当局继续完善相关制度和规则的同时,应采取强而有力的监督执行和失信惩戒机制。

  (三)鼓励金融创新,突出针对性监管,督促银行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结构性存款按照理财形式发售,在产品结构设计、营销和披露等方面仍存在不规范的情况。对监管部门而言,加大监管力度,完善配套政策是核心。一是应侧重于对结构性存款利率和收益确认规则等发行要素、产品设计方法、营销管理等细则进行规范。二是制定衍生金融产品经营管理规定,明确金融衍生产品的交易细节、操作要求、流程设计、风险控制措施。三是鼓励金融产品创新,催生更多的创新型金融工具,为银行提供多样化的避险工具,防范市场剧烈变化带来的市场风险。四是强化信息披露,督促银行向投资人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如实告知结构占比,交易规则,预期风险,衍生工具等,减少由此引发的声誉风险。五是严格打击市场乱象,及时惩戒假结构性存款等诸多违规套利行为。

  (四)督促银行合规经营,增强风险判断能力,取得相关业务资质。对于大多数商业银行而言,目前处在转型发展的关键阶段: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将大规模退潮,保本理财产品将逐渐萎缩,包括结构性存款在内的负债业务结构亟需调整。统筹做好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的接续工作是商业银行当务之急,如果流失了这一部分负债,那么对商业银行的规模、利润乃至声誉都会造成影响。部分中小银行尚未取得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却通过与其他银行合作发售结构性存款的行为必须坚决制止。此外,由于结构性存款涉及到的金融衍生品是高杠杆、高风险的产品,这类投资需要配备专业投研团队、交易人员、风控人员等。监管部门应督促其加强整改,建立相关业务系统,提升人员素质和风险防控能力,尽快取得相关业务资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