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模式选择与思考

  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是有效解决金融机构与农户、农村小微企业主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帮助农户和企业获取快捷优惠信贷支持的重要手段。近年来,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行积极探索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有效模式,提升征信服务水平,增强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力度,选取辖内松原市、和龙市和舒兰县等地区作为试点,以点带面开展创新实践。

  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主要措施

  (一)完善措施,全面统筹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一是制定出台《吉林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的意见》等系列文件,明确了现阶段工作主要目标、任务和主体工作思路,扎实奠定了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制度基础。二是积极利用各级专题报告、人大政协提案等契机,争取地方政府支持。同时,按照“政府主导、人民银行牵头、各方参与、服务社会”的总体工作思路,从上而下的组织协调机制建立。三是全方位完善考核体系,督促辖内各地市中心支行研究制定适合本辖区特点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方案,充分调动当地涉农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和创新性。

  (二)倾力引导,集中力量共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一是积极协调沟通政府部门,紧抓“智慧吉林”大数据平台建立契机,搭建“数据库+网络”为核心的农户信用信息服务平台。二是指导吉林省农信社和邮政储蓄银行依托人民银行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采集农户以及涉农企业的信用信息。

  (三)务求实效,以“三信”建设普惠“三农”小微。让农户在信贷支持上得到实惠,是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根本。依托地方政府,组织涉农金融机构、社会组织等开展“信用乡镇”“信用村”“信用户”创建工作,扎实开展信用评定工作。在同等条件下,“信用乡镇”“信用村”“信用户”享有手续简便、利率下浮、额度放大等多项优惠政策,缓解农户和农村小微企业主融资难题。

  农村信用体系的模式及选择

  (一)模式。一是“政府、央行+金融机构共建平台”。以松原市为例,2016年在政府主导下,松原市中支自筹资金研发了“农户信用信息管理系统”平台,并指导辖内11家涉农金融机构接入系统参与平台建设。为提高采集信息的准确率和入库率,建立了以政府为主导、金融机构配合的采集机制,累计抽调2000余名乡村干部和金融机构业务人员利用平板电脑开展采集工作。为兼顾信贷的实用性和征信系统的互补性,平台制定了涵盖农户的基本情况、生产经营、信贷等24个信息的采集标准。截至2019年年底,共采集农户信息39万户,覆盖面达到70%,评定信用户8.6万户,近三年来,松原地区农户信用贷款余额分别为9.3亿元、10.8亿元、11.7亿元呈递增趋势,收到了明显的社会效益。

  二是“涉农金融机构利用信贷系统创建平台”。以和龙农商行为例,和龙农商行利用信贷系统信息全面,数据准确等优势,创建农户信用信息平台。将信贷系统中资质好、诚实守信的农户筛选出来,开展信用评定并颁发信用证,评定信用户可随时按照“利率最低、一次核定、随用随贷、周转使用”的原则,办理信用贷款。同时,和龙农商银行利用平台将评定信用户占所在村总户数超过30%的,授予信用村牌匾,对信用村内贷款给予利率优惠。平台创建以来,和龙农商行累计评定信用户4484户,授信总额19314万元,挂牌信用村6家,为农户累计节省资金成本260万元。

  三是“央行自主建立信用信息平台”。以舒兰市为例,2018年10月,人行舒兰支行牵头建立了舒兰市农户信用信息管理平台,成立以行长为组长,综合部、营业部和办公室共14人为录入成员的信息录入小组,并为录入小组在机房配备17台机器用于信息录入工作。平台计划录入农户62864户,目前已录入10971户。依托平台信息,人民银行组织当地农信社开展了“信用乡镇”和“信用户”评定工作,对信用乡镇信用等级高的农户,给予贷款优惠政策。

  四是“政府背景企业搭建平台”模式。吉农金服是资金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经与人行长春中支沟通汇报后,在省内设立了4个市级服务中心(白城、松原、四平、辽源)、19个县级服务总站、1600余个村级服务站,负责采集农户相关信息。截至2019年9月末,共采集23.5万份农户信息,录入自主研发的系统进行评定,信息不对外。目前,亿联银行已与其合作,利用脱敏后的评定数据为农户提供便捷高效的生产、生活贷款。截至2019年9月末,共为1912名农户授信7359万元,发放贷款7160万元,受到了广大农户的认可和好评。

  (二)选择。结合农村信用体系推进工作实际情况,对四种模式进行比较。一方面,农户信用信息涉及面广,平台建设资金需求大,需要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因此政府必须发挥主导作用;另一方面,应明确人民银行的牵头组织作用以及各部门承担的角色,力争使得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和建设成果达到最优化。从四种模式对比来看,“政府+央行+金融机构共建平台”模式,数据采集专业性强、入库率高且快,可作为人行完成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任务的一种选择,但因资金等因素,平台功能开发及商业化受限。“涉农金融机构利用信贷系统创建平台”模式可直接从信贷系统中获取数据,评级准确,应用性较高,但因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关系,实现信息共享可能性不大。“央行自建信息平台”模式信息数据采集准确度高、专业性强,由央行员工专人负责,可及时更新,但受人力、资金等因素影响,录入效率偏低,扩建升级存在困难,可作为校验数据库使用;“政府背景企业搭建平台”模式数据录入效率较高,平台功能完善,但数据采集的专业性不强,使用合法性以及如何监管有待商榷。综上所述,吉林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将探索由政府背景企业利用资金优势搭建平台;央行协调金融机构制定采集标准,并配合做好数据校验和应用监管的模式进行;以充分发挥各方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的积极作用。

  深入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制约因素及政策建议

  (一)问题。在深入推进探索中,我们发现农户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和应用存在一定法律风险,农村信用信息平台应用效率低下,信用激励与惩戒机制的作用不明显,这三个问题影响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稳步推进。

  (二)建议。一是建议出台相关法规,明确农户信用信息平台承建主体的合法性,规范信息数据使用行为和范围,确定评级部门、评级条件和评定程序,明确相关主体的权利、义务及法律责任,强化工作有序推进的法律基础。人民银行依据新法规,实施灵活监管,保障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顺利推进。

  二是金融机构应形成共识,统一推进农户信用档案规范化和电子化建设。通过探索出一套能够基本实现参与各方利益均衡的合作机制,确保信息系统绽放强大的生命力。

  三是应建立完善标准化的激励保障机制,对已评定的农户给予贷款手续简化、利率优惠等政策激励,调动农户参与信用评定的积极主动性。同时,构建农户失信惩戒机制,对失信农户采取提高贷款利率、缩减贷款额度,甚至拒绝发放信贷等惩戒措施,提升农户失信成本,有效降低农户失信风险。

  (作者系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行副行长)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