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次贷危机前后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表现及启示

  2007年全球次贷危机后,主要经济体银行业复苏状况与所在经济体经济表现并不一致,而受所在经济体货币及监管政策影响较大。本文通过对次贷危机前后五大主要经济体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经济表现与所在经济体货币及监管政策进行分析比较,提出相关启示、建议。

  次贷危机前后主要经济体G-SIBs经济表现对比

  (一)危机后主要经济体G-SIBs资产规模总体扩张,扩张幅度分化较大。从2006年年末到2018年末,中国G-SIBs资产规模扩张4.56倍;日本、美国G-SIBs资产规模分别扩张1.70倍、1.52倍,扩张速度较快,美国G-SIBs在美国银行业总资产中的占比从2006年的40.3%攀升至2018年的49.5%;英国、欧元区G-SIBs资产规模分别扩张1.15倍、1.02倍,保持相对稳定。

  

  数据资料

  美国G-SIBs资产规模扩张的主要原因是危机后美国联邦银行监管机构鼓励收购陷于困境的中小银行,超大型银行加快并购步伐以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欧元区和英国G-SIBs主要通过去杠杆化、去国际化和回归本土进行战略性收缩。日本G-SIBs充分利用北美、亚洲新兴市场和欧美银行业战略性收缩的机遇,加强海外扩张力度,有效应对了危机后国内经济下行对其经营业绩的不利影响。中国G-SIBs较高的总资产和扩张幅度得益于金融危机后我国持续较快的经济发展速度。

  (二)危机后各主要经济体G-SIBs净利润有增有减,经营效益差别较大。2018年年末与2006年年末相比,中国G-SIBs净利润增长7.30倍。美国G-SIBs净利润增长1.47倍,与其总资产扩张规模基本一致。日本、英国、欧元区G-SIBs净利润分别下降10%、35%、44%,表现较为惨淡,并未恢复至金融危机前水平。

  

  数据资料

  美国G-SIBs盈利能力逐步恢复主要是危机后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带动了经济主体贷款需求和美联储的加息缩表,导致净息差较危机前提高25个基点。欧元区和英国G-SIBs净利润下降,主要是其战略性收缩和经济长期低迷,使得欧央行实行负存款利率政策导致净息差不断下降,同时各种经济丑闻致使欧洲银行业不断面临巨额罚单。日本G-SIBs净利润下降主要是2018财年瑞穗金融集团推进组织改革,净利润同比锐减85%,背景是日本的量化宽松导致净息差持续收窄对金融业造成明显经营压力。中国G-SIBs净利润增长速度快于资产规模扩张速度,反映了危机后中国G-SIBs在经营效率上有了明显提升。

  (三)危机后各主要经济体经济表现与G-SIBs财务表现对比。根据金融危机前后主要经济体G-SIBs财务数据来看,其经济表现主要受所在经济体利率和监管政策影响较大。其中:中国和美国G-SIBs经济表现较好,日本、欧元区和英国G-SIBs经济表现则不尽如人意。

  启示

  (一)所在经济体利率政策对G-SIBs的经济表现具有重要影响,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推进应循序渐进。分析表明,日本、欧元区和英国的超低利率政策是其G-SIBs净利润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美国的加息缩表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美国G-SIBs强劲的财务表现。我国银行业目前发展稳健,盈利水平良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的稳妥推进。据世界银行研究,在其调查的44个实行利率市场化的国家中,有近半国家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发生了金融危机。利率市场化是我国金融市场化进程的最核心改革之一,必须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

  (二)所在经济体监管政策对G-SIBs的经营和经济表现具有重要影响,我国金融监管政策必须保持主动性和前瞻性。危机前欧洲银行业过度脱实向虚导致危机后全面收缩,危机后德意志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先后因为隐瞒交易信息、涉嫌洗钱被开出巨额罚单,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欧洲一体化后对于银行业的监管缺失所致。美国银行业危机后的收购兼并热潮也与美联储出台的监管新政有直接关系。我国金融监管政策必须把握好防止脱实向虚、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这一主线,增强监管政策的主动性和前瞻性,不断提升银行业的健康程度和风险抵御能力,确保我国银行业行稳致远。

  (课题组成员:张淑芳 安敏 肖兰 倪鹏 执笔:倪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