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欠发达地区金融精准扶贫的样本分析

  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简称喀左县)是典型的山区农业县,也是辽宁省15个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十三五”期间面临贫困县摘帽、86个贫困村销号和10141户、23199名贫困人口退出的脱贫攻坚任务。2015年以来,喀左县县委县政府实施“三+N”精准扶贫模式,即畜牧养殖、特色种植、光伏发电加上教育扶贫、医疗扶贫、就业扶贫等N项政策叠加,带动所有贫困人口实现增收,计划到2019年年底全部实现脱贫销号,2020年进入巩固提高阶段,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金融扶贫实践

  (一)创建“认养生态农业+智慧金融”服务模式。在人民银行的牵头和地方政府主导下,喀左县分别在南哨街道五道营子村、利州街道红石村和水泉镇水泉村,规划建设了700余亩体验式、宜旅游、宜休闲的认养蔬菜园。认养园长期雇佣的60余名工作人员均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短期雇佣员工也以贫困户为主。园内主动为贫困户牵线,使其以“被委托人”身份辅助认养人管理菜园。该模式既通过土地流转增加无劳动能力贫困户的收入,又解决了部分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就业和就近务工问题,共解决近300人的稳定脱贫问题。

  (二)支持特色种养殖业发展带动贫困户脱贫。人民银行通过发放扶贫再贷款,引导、协调涉农金融机构支持食用菌、木耳、中草药、杂粮等特色种植业发展。按照“公司+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运营模式,带动贫困户发展生产、劳动致富。以朝阳健源食用菌有限公司为例,农行、农信社先后投放贷款2000余万元,公司在大营子、公营子、羊角沟等乡镇建设基地,通过土地流转、劳务用工、食用菌种植等,带动贫困户300多户,近千人脱贫。

  农行、邮储银行、村镇银行依托政府增信资金,采取农户自贷自养和大户带动的方式,支持贫困户发展牛、羊养殖。以农行为例,截至2019年6月末,累计投放养殖贷款4490万元,贷款余额2228万元,支持养殖户770多户,有600多户实现脱贫,40多户发展成为家庭养殖农场。

  (三)开创“金融+务工+培训”服务模式。喀左县南哨街道紫砂资源丰富,紫砂产业基础雄厚。截至2019年6月末,喀左县共有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为紫砂陶瓷企业提供担保或抵押贷款,共支持企业17家,累放资金40余笔,金额近5.5亿元。其中喀左县农信社利用人民银行扶贫再贷款,向高品宝砂紫陶艺术研发公司发放扶贫贷款500万元,向北陶实业及金鼎研发有限公司发放扶贫贷款1400万元,为企业扩大规模、人才培训、产品研发、资源储备等提供了资金支持。

  高品宝砂紫陶艺术研发公司,2016年3月进驻南哨街道五道营子村,租赁老村部场地作为培训车间,以紫砂制品厂为依托,对贫困户进行培训,村集体凭借租金每年增收2.5万元。2016年以来,高品宝砂紫陶艺术研发公司共培训当地贫困户六批500余人,另外培训县内其他乡镇聋哑残疾人三批120余人,安排建档立卡贫困户到企业就业30余人,户均年增收近2万元,既能有效解决紫砂企业家庭作坊模式的临时雇佣需求,又可实现金融助力精准扶贫的长期目标。

  存在的困难

  (一)贫困户方面。贫困户家庭情况欠佳,贷款难问题严峻。目前已脱贫贫困户具有不稳定性,极易因灾因病返贫;未脱贫贫困户也需要资金启动项目,增加收入。截至2019年7月,喀左县未脱贫人口中尚未获得金融支持的共有3626人,其中约有2000人提出贷款申请,合计需求5000余万元,但都受限于自身条件,无法提供抵押物品、贷款用途不明确或个人信用无法达到银行贷款准入门槛,难以得到贷款支持。

  (二)政府方面。一是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对政府增信“扶贫贷”不良贷款的认定标准存在差异和分歧,导致风险补偿无法落实。二是上级扶贫专项资金投入力度有限,加之县级财力不足,导致部分产业项目实施困难,同时上级扶贫资金规定使用范围不够细化,导致在资金使用及监管过程中极易存在理解偏差,激化基层矛盾,影响扶贫效果。三是在扶贫工作中政府和金融机构缺乏有效对接,双方难以形成合力。一方面政府和金融机构在扶贫资金、扶贫项目及政策等方面信息不对称,另一方面政府工作人员对金融机构信贷产品缺乏了解,在扶贫宣传中不能做到有的放矢。

  (三)人民银行方面。扶贫再贷款发放难。一是受条件限制。因农信社在央行金融机构评级中不达标,不符合发放条件,导致近两年未能享受扶贫再贷款的政策支持。二是受获利空间影响。村镇银行虽满足扶贫再贷款发放条件,但由于自身存贷比低,自有资金充足,加之利用扶贫再贷款发放贷款的利率上限为基准利率,以一年期为例,利差仅为2.6%,考虑计提拨备2.5%及运营成本后,获利空间较小,利用扶贫再贷款资金积极性不高。

  (四)金融机构方面。扶贫贷款发放难。除政府增信外,其他贫困户有贷款需求,银行却“不敢贷”。主要原因,一是农业生产项目风险高,贫困户无法提供合规的抵押物和担保人;二是借款人信用状况不符合银行贷款准入条件;三是扶贫贷款约期偏短,与农业生产周期不匹配,实际操作中金融机构一般将贷款约期设定为1年,到期续贷,增加借款手续和成本,影响扶贫贷款使用效果。

  相关建议

  (一)国家继续加大扶贫专项资金的投入力度。重点向集中连片的老少边穷贫困地区倾斜,解决县级财力不足问题。同时进一步明确专项资金使用范围,并加大对扶贫专项资金的审查监管力度,确保专项资金精准到位。

  (二)灵活制定扶贫再贷款利率政策,提高银行借款积极性。针对深度贫困地区,差异化执行扶贫再贷款利率,对于带动贫困户的企业贷款适当放宽利率上浮空间,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贷款要严格执行不得高于同期同档次基准利率的政策要求。

  (三)金融机构应加强贷后管理。与法院、公安等部门建立联动机制,最大限度减少资产损失。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和失信惩戒机制逐渐完善,但银行在借方拒不还钱或无法偿还债务时还处于被动局面,应积极主动通过司法程序,协调政府部门牵头建立资产追缴和债务顺序偿还机制,提高银行债务执结率。

  (四)金融机构要创新信贷产品。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活力较差,企业生存压力大,大多处于初创期,符合金融机构现有抵质押标准的标的物不充足,金融机构应充分考虑企业实际,对符合产业发展要求的企业,可考虑采用供应链企业担保等方式,或适当扩大质押物范围,例如商标权、专利权等,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经济发展的信贷支持力度,充分发挥企业在带动脱贫中的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