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数字乡村试点应注重内容建设

  数字乡村建设正在进入加速通道。

  从《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到《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以及《2020年数字乡村发展工作要点》的出台,数字乡村已经被确定为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工作之一。近日,中央网信办、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务院扶贫办印发了《关于开展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全面部署开展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工作。

  《通知》指出,开展数字乡村试点是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行动,要按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部署,以弥合城乡数字鸿沟、促进农业农村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为重点,积极探索数字乡村发展新模式。到2021年底,试点地区数字乡村建设取得明显成效,农业生产智能化、经营网络化水平大幅提高,依托互联网开展的农村创业创新蓬勃发展,乡村数字治理体系基本完善,乡村公共服务体系基本建立,乡村网络文化繁荣发展。

  《通知》提出的试点内容主要聚焦七个方面,分别是开展数字乡村整体规划设计、完善乡村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探索乡村数字经济新业态、探索乡村数字治理新模式、完善“三农”信息服务体系、完善设施资源整合共享机制以及探索数字乡村可持续发展机制。

  数字乡村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从何处入手是关键。基础设施建设当然是根本,但数字乡村的内容建设更是重中之重。内容建设的着力点离不开乡村产业及乡村治理,同时,不容忽视的是数字金融与数字乡村的融合发展。

  农业的数字化转型体现于农业生产的智能化与经营的网络化,这既是对农业生产经营内容的信息化过程,也是对其作业流程的再造,但其所面临的难点不容忽视。

  其一,农业作业水平参差不齐,产业发展不均衡。我国农业生产及经营水平总体不高,分散的小农经济仍然占主导地位,规模化农业占比有待提高,同时,各个区域发展水平也是高低有别,因此,要想在智能化、网络化发展上有所突破,需要从细分产业类型入手,也需要从区域农业生产经营生态的优化入手,这种双管齐下的做法将更有利于跨越不均衡的障碍。

  其二, 农业经营形态单一,不够丰富。尽管在过去一段时间,农业主管部门对创意农业、认养农业、观光农业、都市农业等新业态的培育做了不少推动工作,但总体来说,我国的农业经营形态还有待完善,一方面,需要建立并优化针对新型农业形态的政策激励机制,包括土地、投资、产业促进等相关政策的传导与运用等;另一方面,在构建有序高效的农业产业价值链条方面要有所突破。这些都需要相当数量的新型经营主体,因此,对于新型经营主体的培育至关重要。

  其三,技术能力与相关人才极度短缺。数字化转型需要与之相匹配的技术能力和人才体系,这也是亟待突破的瓶颈之一。农业人才本身就很短缺,既懂农业,又懂数字技术的人才就更加稀缺了。一些新型经营主体在数字化农业方面投入了不少资金,但这种投入是持续不断的,而且对自身的运维和再开发的投入要求也很高,因此,数字化农业需要具备持续、可靠的技术能力和人才的支撑。

  乡村治理的数字化是近几年的一个热点,这需要促进信息化与乡村治理的深度融合,补齐乡村治理的信息化短板,提升乡村治理智能化、精细化、专业化水平。这项工作的难点之一是数字化意识和素养的提升问题。留在乡村的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数字化意识和素养不高,这就需要大量的引导和教育工作。此外,乡村治理是一项系统性工作,需要诸多方面的参与,目前来看,提升乡村治理水平的很多基础性工作尚待完善,数字化的过程尚需时日。

  数字金融是数字乡村的重要推动力量,数字乡村建设也为数字金融带来了机遇,二者互为依托,这同时也是数字乡村建设内容的重要体现。近些年来,金融机构在数字化转型方面不遗余力,但其所面临的困境之一就是服务主体的数字化水平较低,这种错位导致金融供给方的投入存在事倍功半的问题。解决好这个问题需要数字乡村建设在内容上与数字金融的内容更好地融合,数字金融服务主体应该积极参与到数字乡村的建设之中,将自身的数字金融服务内嵌于数字乡村的建设之中,这样才会达成事半功倍的目标。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