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扶贫CURRENT AFFAIRS
金融扶贫 / 正文
脱贫的收官不意味着扶贫的结束

  编者按

  扶贫工作是长期的,需要不断深化,脱贫的收官不意味着扶贫的结束。贫困户这一群体的属性存在较大的差异。优化扶贫结构要从认知贫困户的属性结构以及贫困户的收入结构入手,根据贫困户的个体属性不同,施予不同的对策。

  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胜年,也是收官之年。但扶贫工作并非是时点性的,即使是按照现行贫困线标准做到全面脱贫,也不能说明“贫困不会再来”。因此,扶贫工作是长期的,也是需要不断深化的,脱贫的收官不意味着扶贫的结束。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完成脱贫攻坚的任务后,我国的扶贫工作将由解决绝对贫困转向缓解相对贫困;扶贫工作不会停止,不会结束,还会继续做下去。例如,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给脱贫攻坚工作带来挑战,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任何不可抗力所带来的危机需要有更稳定、更可持续的机制和能力来应对。下一步,扶贫工作要从优化扶贫结构、产业扶贫方法以及建立扶贫长效机制等几个方面入手。

  优化扶贫结构要从认知贫困户的属性结构以及贫困户的收入结构入手,根据贫困户的个体属性不同,施予不同的对策。由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于发起的“广东千村调查”项目使用分层抽样法抽取广东省119个行政村,并对3622户农村家庭进行问卷调查及深入访谈。调查结果显示,广东省内脱贫攻坚成效显著,扶贫资金充分到位,户均收入明显提升,但可能存在“福利悬崖”效应,同时,贫困户依然存在返贫风险。

  “广东千村调查”项目特别指出,2019年脱贫的人均收入为四类家庭中最低,甚至低于两年均为贫困户的家庭。这是由于两年均为贫困户的政府转移收入为四类群体中最多的(2144元),而2019年脱贫的家庭政府转移收入仅为779元。这些转移支付使得两年均为贫困户的家庭与2019年脱贫的家庭中产生了接近10%的收入差,存在“悬崖效应”。从家庭收入构成来看,两年均为贫困户的家庭相对其他三类家庭人均农业收入和政府转移收入比例较高,工资收入和财产收入比例较低,显示出这些家庭自立能力较弱。

  贫困户,这个群体的属性事实上存在较大的差异。有的贫困户是因为疾病、伤残、孤寡等因素缺乏基本的劳动能力,有的是因为缺乏就业或获得生产经营的机会,有的是因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林林总总,情况各不相同。针对有一定意愿,但缺乏增收机会的贫困户,扶贫工作的重点是创造更多就业或生产经营的机会,并且要加强针对这一群体的技能培训,赋予其靠自身脱贫且不返贫的能力;针对缺乏基本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扶贫工作既需要政府扶贫资金的支持,又需要引入适合的社会力量持续帮扶;针对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贫困户,要从思想意识上多做工作,并且逐步引导其走上生活自立的正道。同时,应重视贫困户的福利叠加问题,对建档立卡贫困户之外的边缘贫困人口也应实施一定地帮扶政策,如发动引导社会力量进行帮扶等。

  产业扶贫是重要的扶贫途径。在这个方面,金融赋能的空间较大,尤其是近来基于城乡要素融合发展的政策接连出台,资本下乡的趋势正在逐步显现,金融扶贫应根植于产业扶贫。

  但同时也要看到,产业扶贫也存在一定的风险,这同样会给金融供给主体带来风险。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一些农业经营主体面临较大经营风险,其所带动的贫困户势必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如果这些经营主体已经从银行获得了产业扶贫贷款(一般此类贷款都要求经营主体要给带动的贫困户不低于10%的分红),那么,相关银行机构也会面临发生不良贷款的风险。

  由此,针对产业扶贫的模式需要进一步优化。目前的方式多为政府建立风险补偿机制,保险及担保提供相应的保障,但产业扶贫的根本还在于如何让产业健康有序地发展,并且,要让产业扶贫有序转化为正常的市场化行为,而并非完全依靠政策促进。换言之,产业扶贫本身是阶段性的方式,重要的还是要通过促进产业发展,把贫困主体融入到农业生产经营的链条之上,使其脱贫后能够成为自主创业或就业的主体,弱化或减少其依赖性。从输血到造血,是一个“从外向内”的过程,有效缩短这个过程是促进产业扶贫良性发展的重要工作之一。

  巩固脱贫成果,建立长效稳定的帮扶机制。政府应该将扶贫工作向常规化、制度化的模式转变,构建多部门协作、社会力量参与的稳定型工作机制。同时,应当充分利用现有基层信息资源,事前监测贫困户和贫困边缘群体的贫困动态变化,做到主动回应贫困对象的需求,有效控制返贫现象的发生,进一步实现政府工作机制的优化和贫困治理能力的提升。

  此外,要将扶贫工作推向“内生”。减贫扶贫工作大多数是靠“外力”,解决“贫困主体具备脱贫内在动力”的问题是扶贫工作可持续的关键,这包括扎实做好农民创业就业的工作,建立以农民为主体的互助合作机制,构建良好的乡村产业发展环境,给予更容易落地、更显效的财政金融支持等。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