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宽信用”还需其他结构性政策配合

  近日,央行决定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旨在提高银行永续债(含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的流动性,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

  在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信用环境偏紧、实体经济融资受困的背景下,创设CBS工具,丰富了货币政策工具箱,可以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银行有了充足的资本金,便可以保障其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与可持续性。同时,CBS作为货币政策工具的一种,也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总而言之,无论是CBS,还是之前的TMLF和降准,眼下使用的货币政策工具,均是央行为了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实现由“宽货币”到“宽信用”的转变所做的努力。

  但是,“宽信用”不能只靠CBS等货币政策工具。如果没有其他结构性政策的有效配合,仅指望用货币政策来“宽信用”,不但事倍功半,还有助长风险与泡沫的危险。

  理解这一点,首先要弄清CBS的真正作用。CBS不是放水,不是中国版的量化宽松,银行更不能指望通过CBS实现出表。CBS工具的出现,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资本金不足对银行信贷供给构成了约束,而发行永续债是银行资本补充的一条新路。因此,CBS应运而生,它是为了提高银行永续债的市场流动性,增强市场认购银行永续债的意愿,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缓解资本金不足对银行信贷供给的约束,从而间接推动银行支持实体经济。除此之外,CBS不应被赋予更多含义,不应被误读,它的作用范围,仅在于市场为银行补充资本这个阶段,而银行向实体经济注入资金,这个“宽信用”阶段还要依赖各方政策的配合,不是货币政策一家所能完成的。

  由CBS工具推及整个货币政策,当前货币政策的基调是稳健,这一点不能轻易改变。无论经济形势如何变,货币政策需要保持定力,可以定向宽松、边际放松,但不能“大水漫灌”。也就是说,有必要通过各类工具向实体经济的薄弱环节注入流动性,但效果如何,还取决于市场的健康程度以及其他结构性政策的配合情况。如果市场不够健康,企业的需求便比较低迷,此时通过各种非市场化手段强行向其“输血”,不但收效甚微,还有可能助长金融泡沫与风险,这也违背市场规律。商业银行是市场化的金融机构,不是政策性机构,长期来看,它们还是会遵循市场规律的,会将资金投向那些有需求、有利可图的行业,而非政策命令要求的方向。

  因此,要想让货币政策在保持定力的同时行之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首先,它不应被赋予过多目标。如果货币政策承载过多的任务目标,为了完成繁多甚至相悖的目标,货币政策就很难保持定力,最终难以不打折扣地完成各项任务。当前货币政策的主要目标,应当“少而精”,聚焦于防控金融风险以及通过“定向宽松”来间接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其次,当央行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将流动性注入金融机构,接下来的“宽信用”阶段是结构性的,实现直接的“宽信用”并非货币政策的本职工作。“宽信用”的最终效果如何,取决于各方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市场环境。如果市场环境健康,企业的融资需求会自然而然地提升,那么不用政府挥动“指挥棒”,金融机构便会顺应市场需求,自发地为实体经济融资。

  如何改善市场环境、提振企业融资需求?第一,我们需要更健康有效的资本市场。科创板创新及其他行至半途的改革措施要加快落地,拓宽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各地设立的民企纾困基金需要尽快发挥作用,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各项针对资本市场的结构性改革措施应尽快出台,使资本市场真正成为企业融资发展的乐土。

  第二,财政政策需要发挥更大的结构性作用,加力显效。比起货币政策“放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能够更明显地降低企业发展成本,改善企业的经营状况。“宽信用”本质上是一个结构性调整的过程,这正是财政政策之所长,财政政策可以和货币政策良好配合,共同实现“宽信用”。

  总之,通过短期调节政策与长期结构性政策的配合,营造出健康的市场环境,改善企业的生存与经营状况,它们才会有更强的融资需求。此时,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才能踏上市场化的步调,将货币政策工具的间接作用最大化地发挥出来,“宽货币”才能真正转变为“宽信用”。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