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坚守金融天职 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今年5月以来,美国不仅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还滥用出口管制措施,将中国一些企业纳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美国这种做法不仅不利于中美贸易谈判达成协议,而且将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经济和金融稳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为了有效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可能给中国带来的不利影响、防范化解外部冲击风险,我们要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深刻领会“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金融是国之重器”“金融业最重要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坚守金融天职,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坚守金融天职,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形成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是我们有效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可能给我国经济金融产生不良影响的重要法宝。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单边主义、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正在抬头,美国奉行的“美国优先”“零和博弈”策略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作为全球化链条中一环的中国也难免受到影响。面对国际上的不确定性及可能伴生的外部冲击风险,中国坚定不移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坚持走一条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振兴筑牢金融稳健发展基础的正确道路,是保障我国立于不败之地的不二法门。中外历史经验表明,金融脱实向虚、自我循环,就会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支撑金融发展,就能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保障经济金融持续稳定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4月22日,习近平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就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强调,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加大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表明,坚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天职,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是党中央对中国金融与经济良性互动发展实践进行科学总结得出的历史经验,也是指导我们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中国经济金融高质量发展必须长期坚持的原则要求。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一直面临着复杂的国际金融经济环境。国际金融动荡时有发生,并对国内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中国多次成功地应对了国际金融动荡所带来的冲击,如成功抵御了亚洲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没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中国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实体经济持续稳定发展,金融业总体上在服务实体经济的轨道上运行。当前及今后,为了有效应对国际贸易环境的恶化、国际市场的动荡及其可能对国内产生的外部冲击,中国要认真吸取国际上一些国家或地区发生金融危机的深刻教训,坚持自身积累的有益经验,坚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天职,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筑牢金融业发展基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金融和经济长期安全健康发展。

  坚守金融天职,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求金融系统从自身实际出发,采取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对实体经济的服务。

  金融业要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进一步提高金融供给对实体经济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要贯彻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要适时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加强对各类金融机构的政策引导,充分调动信贷、债券、股权、保险、期货等各类金融资源,有效增加表内融资供给,满足市场主体有效融资需求。

  金融业要加强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金融服务支持,为传统制造向智慧制造转型升级提供更强的动力。近年来,中国制造发展壮大是促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最大增长动力的重要基础。未来要振兴中国实体经济、使中国经济更加强大,在很大程度上必须依赖中国制造转型升级。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业要肩负起进一步支持中国制造转型升级、振兴中国实体经济的神圣职责,进一步增强金融服务的能力和水平。

  应当完善金融支持科技创新的市场化政策措施,加强对国家自主科技创新的金融支持。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强国家自主科技创新,将为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升级、增强实体经济竞争力提供强大的动力。国家相关部门应完善金融支持国家自主科技创新的政策法规,金融机构要加大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探索知识产权质押、供应链融资、创新创业金融债券、股权基金、产业基金、天使投资等产品和服务,拓宽科技型企业多元化融资渠道,提高科技创新金融服务水平。

  金融业应当加强对受到贸易摩擦影响的出口型企业的市场化金融服务及汇率风险管理,鼓励其不断开拓出口新市场。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出口型企业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并延伸至制造型企业。对此,监管部门宜完善外贸外汇政策措施,金融机构要改善对出口型企业的外汇金融服务,创新对冲风险工具,助其持续安全稳定发展。

  金融业应当继续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在解决融资难的基础上推动降低融资成本。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就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主战场。为切实缓解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要统筹协调、形成合力,确保实现今年国有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降低1%的目标。

  “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金融系统唯有坚守金融天职,持续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才能保证中国现代金融长城坚如磐石,助力中国经济航船行稳致远。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