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从诺奖得主的“脱贫实验”中得到的借鉴

  在全球范围内,脱贫攻坚都是一场持久战。近日,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阿比吉特·班纳吉、埃丝特·迪弗洛、迈克尔·克雷默,以表彰他们“用实验方法减轻全球贫困”,让大家再度聚焦脱贫命题。

  其中,埃丝特·迪弗洛与阿比吉特·班纳吉的“夫妻档”组合尤为引人注目。两人曾合著一本经典的畅销经济学著作《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阐述了他们是如何通过随机对照实验来解决贫困问题的。

  说到本质,听起来该书要探讨的是个艰深晦涩的大问题,但是笔者发现,这本书相当通俗易懂。作者在书中直言,“很多侃侃而谈的专家并没有讨论怎样抗击痢疾和登革热最有效,而是专注于那些‘大问题’:贫穷的最终原因是什么?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信任自由市场?穷人能够受益于民主制吗?”而这本书则更多聚焦于二人过去十多年里在非洲、印度等地实地调研、实验得出的“小结论”,例如是否该给贫困地区的人发放免费蚊帐,而答案从他们的多次随机对照实验中得出——免费发放蚊帐有着显著的作用。

  书中记录了人们对于某些细小改善事件从漠不关心、反应平平到积极见效的整个过程,两位经济学家认为,穷人之所以贫穷,可能并非因为懒惰或其他恶劣的特点,他们只是没有足够的信息,真正去了解什么是最重要的。例如,穷人们常常把钱花在昂贵的治疗上,而不是廉价的预防上。他们宁可省下微薄的注射疫苗费用,而不得不在疾病肆虐后付出百倍的代价。通过一组组对照实验,他们认为,这样的情况是有可能改变的。

  当然,对于这种研究方式科学性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

  即便仅从理论角度,不少经济学家也提出质疑,经济学不同于物理学,严格的控制变量难以保障;其次,即便事情有了明显的改观,也很难归功于某个单一因素。再次,即便总结出了经验,人们也难以保障推广、复制的结果,毕竟各地的情况大不相同。

  两位经济学家对此早有认识。他们很早就分析过随机对照实验的挑战。但是,他们决心用边实践边解决问题的方法来驳斥那些理论上的“偏差”,至少通过相关探索来实现对纯理论研究或传统小额信贷模式的一种补充。

  而从实践角度,随机对照实验方法也常受到挑战。毕竟,当今世界上脱贫成绩最为显著的中国,似乎并非这一理论的践行者。

  过去几年,脱贫攻坚是中国主攻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据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今年两会期间介绍,中国贫困人口从2012年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8年的1660万人,这无疑是一个世界减贫奇迹。但是这样巨大的成功建立在一个迥异的体系下:与两位诺奖得主的随机对照实验不同,这是一场决策层高度关注、各级政府积极参与其中的系统性改革。因此,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贫困问题不是靠随机实验来解决的。

  不过,笔者认为,中国固然不是这种“随机实验”的忠实践行者,但这并不意味随机对照试验并无可取之处。实际上,中国的脱贫攻坚战不仅是决策层吹响的号角,也不乏基层实践的积极探索。

  笔者在兰考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发现,当地在探索合适的普惠金融政策时,正是从小范围(以村为单位)发放3万元信用贷款,逐步拓展到5万元、8万元乃至30万元,并向全县、开封市周边县以及河南省逐步推广。虽然没有明确提出“对照”,但试点地区与周边地区的“对比”,以及与试点之前的“对比”,也可视为一种“大对照”。当然,与书中不同的是,之所以中国能取得可喜的脱贫成绩,是因为这种“对照”有了系统性的支持,是基层试点探索与党中央、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紧密结合、共同推动的结果。

  诺奖让全球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脱贫这个命题上,这对中国也有极大的现实意义。我们不必迷信诺贝尔奖得主的方法。但是,我们也不能否定这种微观探索的积极意义,而且,除了实验方法本身,诺奖得主得出的一些小结论,也可供我们在实践中借鉴。

  与此同时,更值得期待的是,中国正在脱贫攻坚这场硬仗里,形成自己的独特经验,这将为世界贡献更多有价值的“中国方案”。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