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稳步筑底 快步增质

  “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定调2019年中国经济七项重点工作任务。笔者认为,本次会议既回应了中国经济如何在短期内外部压力下企稳筑底的市场关切,也展现出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战略定力。具体而言,本次会议的部署凸显三大重点:第一,财政政策将成为2019年逆周期调节的核心抓手,加力提效不仅强调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明显降费”,也继续关注优化支出结构,并通过适当加大专项支出补齐短板;第二,“改革的改革,开放的开放”箭已在弦,2019年“稳增长”“防风险”“促改革”的平衡协同依然重要,供给侧改革将步入2.0阶段;第三,信心贵于黄金,“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在全球危机回潮的基调加速成型和金融市场大调整威胁之下,积极的宏观信号有望提振市场预期,随着保护主义的反噬和政策端实质发力,维持趋势底线的全球经济复苏格局将有助于超跌市场的滞后恢复。

  重点之一:政策关切聚焦减税降费。过去40年,改革开放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核心秘钥。通过构建激励相容的微观机制,有针对性地突破核心“瓶颈”,立足国情、顺应规律,40年间中国年均GDP增速达9.5%,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当前,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短期受外部环境变化和下行压力增大的影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在此背景下,重塑微观激励,既是加快推动经济转型的需要,也是应对周期性变化之关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而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明显降费”正是其关键着力点,也有望成为2019年“稳增长”和“促转型”的核心抓手。笔者认为,第一,增值税减税并档将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改革之后,适用于制造业的16%税率有望至少降至14%,其余两档也将在归并后实现有效税率下降,预计总体减税额不低于1万亿元,充分发挥拉动固定资产投资、更多利好高效率企业的效应。第二,中小企业真实税费负担将出现明显下降。一方面,2019年,笔者预计,针对小微企业和小微企业所受金融服务的增值税专项减免有望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国资划转社保的机制建设将明显提速,降低企业长期隐性负担。除此之外,会议也提到要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笔者预计,考虑到信用环境的进一步宽松,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将回到约8%。从资金投向看,补短板仍然是基建投资的焦点,其中区域高速公路密集化、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有望成为重心,以此夯实区域协同和乡村振兴基础。总体而言,2019年的财政政策发力将把握好降税率与扩税基、增赤字的度,不止于简单强调扩大减税规模,也注重促进经济转型实效,同时在支出端精准发力,把钱用到刀刃上。

  重点之二:深化改革开放协同逆周期调节。一年多来,从十九大召开到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中国改革的新蓝图逐步明确,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换相匹配,“改革的改革,开放的开放”箭已在弦。首先,随着中国经济迈过刘易斯拐点、资源环境约束广泛显现、资本边际回报率步入下行轨道,经济发展的主线已经从扩大要素投入、实现经济高速增长,转向提升全要素生产率、打造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其次,改革进入“深水区”后,要解决结构失衡、两极分化、阶级固化、民生福利等复杂问题,无不需要打破部门利益固化、突破深层利益藩篱。第三,随着贸易开放和金融开放领域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以全方位开放获得全面市场经济地位将是下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笔者认为,考虑到当下中国经济内外承压,“稳增长”“防风险”“促改革”的平衡协同愈显重要。2019年,出于衔接长期改革规划与短期现实的需求,宏观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将注重精准发力,尤其是货币政策方面强调“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并通过“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直击“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病灶;供给侧改革将步入2.0阶段,即从以行政手段为主导的旧产能加速出清,转向以市场激励为主导的优质供给扩张,进而助力中国经济的短期企稳和长期反弹。从具体政策看,“竞争中性”的落实、基础领域的市场准入和非歧视、“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建设等将从微观层面降低中国经济的内生隐患,而营商环境的持续改善、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切实关注、稳步有序扩大汽车市场和服务业开放等将为中国内部改革攻坚赢得相对稳定的外部条件。

  重点之三:宏观信号有望提振市场预期。放眼全球,2018年3月开启的新一轮保护主义大潮,生硬造就了反全球化和反经济理性的趋势拐点,彻底改变了2017年开启的真实复苏既有路径。近期,若干风险事件仍在酝酿发酵,MSCI全球指数大幅振荡,作为2018年前11个月唯一收涨的主要市场,美股也出现急跌。在此背景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继续提及六个“稳”,并指出“必须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笔者认为,从基本面看,全球危机回潮的基调正在加速成型,经济金融和地缘政治风险的同步发酵导致全球市场被迫全面进入“Risk Off”状态。从政策面看,随着中美贸易摩擦逐级加码以及由此带来的地缘局势日趋紧张,全球经济“双核”的驱动力从宏观和微观层面均受到冲击,政策风险系统性上升。从预期面看,在紧绷的市场氛围中情绪洪流正在寻求任何可能宣泄的出口,预期底线可能在下行的轨道上自我强化,人性的兑现或将击穿基本面和政策面底部。但正如会议所言,“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中危和机同生并存”。总体看,笔者对全球经济增长“减速但不失速”依旧保有信心,复苏可持续性会受到金融市场动荡的切实威胁,却不至于重回类似2009年普遍衰退。在真实复苏降速和市场大调整威胁面前,保护主义的反噬终将倒逼全球政策做出相应改变。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释放出积极的宏观信号,也可能成为市场情绪边际调整的起点。展望未来,随着全球货币政策全面、急速收紧出现缓和,中国财政政策和供给侧结构性政策实质发力,维持趋势底线的全球经济复苏格局将有助于超跌市场的滞后恢复。

  (作者为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