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CURRENT AFFAIRS
书评 / 正文

填补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空白

评《当代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

  地区新闻史的研究,近年来在我国开展得红红火火,一部部地区新闻史正在面世。而少数民族的新闻传播史研究,也在向纵深拓展。于凤静教授的这部《当代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就是系统梳理、深入开掘的一部专著,填补了地区新闻史研究和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的一项空缺。著作资料翔实全面,评价力求公允,学科视角多元、观点较为独到,为中国新闻传播史研究作出了贡献。

  东北地区是我国最大的少数民族散居区,也是我国跨境民族人数最多的地区,舆论交汇、文化多元,新闻传播对于地区发展与民族之间的交流,发挥了重要作用。著作在挖掘一手资料的基础上,梳理了1949年以来东北地区新闻传播历史的变迁脉络,分析阐述了各时期不同民族地区、不同媒体类型的发展情况,并总结了当代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的特色,认为跨境传播和县域乡村传播共同构成了外向和内向“两极传播”格局,并对格局的确立和功能成效进行了多方面探讨。作者经过分析认为,县域乡村、跨境民族和语言特色,是影响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格局重要因素,并提出了优化对策。著作从结构-功能的思路上,厘清了东北地区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与中国社会、东北地区及东北少数民族地区社会发展等子系统与大系统之间的关系,对现实新闻传播实践具有借鉴意义。

  研究少数族群与新闻传播关系的最经典之作,莫过于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Robert E. Park)的《移民报刊及其控制》,用罗杰斯在《传播学史》中的评价,它“开创了大众传播研究”。帕克关注现实社会问题,并努力以学术寻求解释与解决之道,他认为移民之所以读报、关注新闻,是为了生存,而且他们打破了原有的对地区的忠诚,代之以更广泛的民族忠诚。他的深入研究,至今给予我们许多重要启发。少数族群的生存与发展,一直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帕克在后来所提出的“边缘人”(marginal man)面临的挑战。少数族群在许多发达国家,仍然未受到足够重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近年的报告仍认为:主流媒体对非裔美国人并没有太大的关注。许多民族文化都是在不断消蚀原有民族特性的情况下,寻求与主流文化的同化与融合。因此当代国际社会都是以多元化并存与文化融汇作为一种理想和追求。中国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在民族文化传播方面也面临着许多传统的和新的挑战。在此背景下,于凤静教授的这部著作,对于我们思考更多深层的问题,富有启发意义。

  我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事业发端并兴起于20世纪初叶,新中国成立后得以发展和繁荣,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多语种多文种、多层次的新闻传播体系。少数民族新闻传播研究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叶,1986年内蒙古乌兰察布报社的马树勋出版了其论文集《民族新闻探索》,开中国民族新闻传播研究之先河。20世纪90年代白润生的《中国少数民族文字报刊史纲》、崔相哲的《中国朝鲜族报纸、广播、杂志史》等著作,开始系统地梳理民族新闻史,及至新世纪以后白润生教授主编的《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通史》、《中国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等多部力作面世,中国新闻史的一块短板真正被补齐了。民族新闻研究得到了国家和各级政府的支持,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国家民委等科研立项中,民族传播研究的项目逐渐增加。2011年,国家民政部批准中国新闻史学会下设“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会”,从机制上确立了民族新闻传播史的学术地位。在老一辈学者的开拓和带动下,中青年学者迅速成长,这部著作的作者就是优秀一员。

  本人与作者于凤静既是同行也是好友。凤静勤勉踏实、有学术理想,几年前她还赴武汉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接受了系统的理论学习和方法训练。她近年发表了数十篇研究东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与社会发展关系的论文,涉及大众传播在少数民族城市化进程中的功能、民族传播调查、民族传播的文化等问题,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国家民委项目、辽宁省社科基金项目等,学有所成仍笔耕不辍,成果丰厚。有幸阅读和学习她的书稿,令我受益匪浅。相信这部著作的出版,对于新闻传播史学界,新闻传播实务界,都有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韩昊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