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来了,就要干好”
记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高级经理、挂职铜川市宜君县副县长崔海洋

  和很多挂职干部的主动请缨不同,人民银行下属的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高级经理崔海洋挂职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副县长实属意外。

  “2016年5月初,正在忙碌的我被部门主任(组织部长)叫到办公室,他告诉我总行要求公司派一名干部到铜川市挂职,开展扶贫工作。主任对我说,‘你考虑一下,没什么问题你就去吧’。”崔海洋回忆道,“半个月后,我就坐在县里派来接我的车上。记得那天是5月25日,刚到县里我就接到通知要接待人民银行总行消保局余局长一行到县里调研,来不及去住的地方了,我把行李扔到办公室,就和大家一起下了乡,挂职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想起入职之初,崔海洋觉得一切恍如昨日。而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作为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主管金融工作的副县长,充实而丰富的工作与生活情景历历在目。

  “最实用”的农村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

  自2002年起,铜川市宜君县和印台区就被人民银行总行确定为定点扶贫县区,铜川市也成为了人民银行总行扶贫开发金融服务工作联系点。2016年,宜君县被确定为全国首个农村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

  探索宜君县普惠金融业务,着手推进农村普惠金融综合示范区试点工作成为了崔海洋的主要任务。

  普惠金融的一大症结是“贷款难、贷款贵”。崔海洋认为,金融机构服务能力不足和金融生态环境较差是主要原因。因此,建设农村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成为首批目标之一。

  “以前,村里人去最近的金融服务点少得半个小时,多得两个半小时,将近一半村民都是骑着摩托车和三轮车到金融服务点的,而我们的目标是,让大家不出村就能享受到金融服务。” 人民银行铜川市中心支行货币调查统计科科长姜金会表示。

  从实地走访、调研了解民情,到出台方案、细化准则,从选址用工到选拔站内经营人员,崔海洋都亲力亲为。

  方方面面都要考虑,琐碎工作千头万绪。一开始要协调建设场地:几个服务站都必须建立在街面上,方便乡亲们找到和使用;通过广泛接触,引进了8家企业入驻服务站,协调各企业分摊建设资金,费尽周折寻找性价比高的施工队——努力把单站改造成本压缩在2.3万元;整合7家物流公司运输渠道,拟打通物流下乡“最后一公里”。

  “选址设站时我就强调,店不在乎大小,也不需要多漂亮,但是要实用,要尽可能降低成本,建站不是面子工程,是为了提高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而减轻成本负担则是为了可持续,不能只是因为当前政策重点就在这里大兴工程,最后难以维持。”尽管只在宜君县挂职一年,但崔海洋希望政策的效果能够延续下去。

  “其实,做这些事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人不理解,产生了一些误会和矛盾。幸运的是,我所在的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给了我大力支持,成为我的坚强后盾,地方政府领导也给了我很多关怀和包容。”

  2017年3月,在崔海洋快马加鞭的督促下,宜君县普惠金融服务站正式投入使用。与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的服务站凸显了专业性,采用“政府搭台、企业运营”的思路,确立了“五站统建、五员一体”的农村综合服务站建设模式,集中金融、电商、物流、商超和信息采集等功能于一体。

  “虽然很多地方都有金融服务点,但大多依托村子里的大户或者小商店,提供的服务有限,人员业务也不太专业。宜君综合服务点可谓是3.0的升级版。”人民银行铜川市中心支行党委宣传部郭建武表示。

  最漫长的一次“说服”

  选址不易,选用经营人员也颇费苦心。村民大多不太懂金融,站点经营人员不仅要业务操作熟练,还要能答疑解惑,甚至进行一定程度的金融宣传教育工作,因此专业化成为了一个硬标准。

  通过笔试、培训、面试、测试等层层选拔,最终6人从24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而彭镇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的运营者——28岁的王哲是其中之一。

  这个岗位对王哲而言,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走出阴霾的机会。王哲2016年毕业于安康学院,主攻化工专业。原本他对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充满美好憧憬,但两年前一次突如其来的急性牙周炎让他跌至谷底,身心倍受打击。彻底治疗这个病需要20多万元,而王哲家属于贫困户,不说巨额的手术费用,甚至一些基本的治疗几乎就将这个收入原本微薄的贫困户压垮。

  王哲在家里待业两年,谁也不愿意见。“娃脱相(牙齿脱落、下巴前突)后很自卑,不愿意见人,就躲在家里。”宜君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王军孝感叹,“他家里的负担更重了。”

  然而,现在见到的王哲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虽然还有些腼腆,但他说起工作来却充满自豪:“我这里既能买卖东西,也能办存取款业务。服务站旁边有两个学校,上学、放学的娃们都喜欢来我这里买点零食、文具、书籍;一些村民还跟我学习了微信支付,大家方便,我这里生意也不错。”

  王哲介绍,服务站每个月的银行业务大概有60到70笔,日常的超市业务生意也不错。作为政府专职招聘的经营人员,他每个月可领800元工资。此外,每笔银行转账业务王哲可以获得一笔手续费,商品买卖也能赚取差价,未来电商业务发展起来还能获得佣金,“估计每年能挣5万元左右。”王哲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

  这样的转变来之不易。崔海洋前期做了大量工作。“一开始,我想在人民银行系统内部搞一个众筹,帮他筹集资金,先把病看好,再帮他就业。但他不想面对镜头,希望先就业再看病。”

  崔海洋尊重了王哲的意愿。“起初,我去王哲家里找他,他就躲起来或者跑出去,不愿意见我,更不要说聊天了。后来,我有时间就经常去他家闲逛。就算抽不出时间,我每天下班后也会习惯性地给他发几段微信。慢慢地他由最初的见到我来就躲起来,到主动出来接待我,到现在我俩无话不谈。在农村综合服务站工作人员公开招聘后,我觉得王哲本身大学毕业,基本素养高、金融知识接受程度高,就用了几个晚上鼓励他参加竞聘。最后,在报名截止那天,他终于鼓足勇气,在没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报了名。经过层层选拔,在入选的6人中排名第4位。”

  “一切才刚刚开始。”无论是对自己生活的新篇章,还是对普惠金融综合服务站的发展,王哲都充满信心。

  最佳“推销员”

  金融助力实体、支持经济发展,归根到底还得实体健康。而在宜君县,最实在的产业就是农业。

  “这里的苹果很甜,核桃也优质。可惜市场渠道不畅,也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农户往往各自为战。没有稳定的、大规模的供应,也就没法通过合同提前锁定市场。一旦出现天气灾害或市场波动,就苦了老百姓。”崔海洋对此深有体会。他到宜君县当年,就遇上了宜君县遭受冰雹和旱灾的双重打击,农产品产量和销售都受到严重影响。

  不能让乡亲们白忙活。为了让此前“声名不那么响亮”的农产品得到关注,打开宜君县农产品销路,崔海洋不断奔走、两头忙活。供应商这边,得确定可外售的农产品种类、数量与价格。每天崔海洋都要跑到或大或小的供销点看看,了解农产品的特点与优势,和卖家商讨对外销售的细节。至于买家,崔海洋更是从无到有,开始拓展新的销售渠道。

  “我所在的单位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去年9月到12月,我给人民银行总行机关事务服务局打了无数个电话,安排他们来宜君县调研、考察,向其推广宜君县的苹果、核桃及其加工产品,说动他们来宜君县看看。”

  考察之后,人民银行与宜君县的农产品供应商初步确定了买卖意向。为了保障交易顺畅,崔海洋又协助人民银行总行机关事务服务局制定了宜君县苹果、核桃、玉米等农特产品销售目录,并向全行发布。

  “总行机关党委对这件事相当支持,在人民银行系统内发布了鼓励购买的通知。”但是崔海洋还不放心,他给能联系到的每个机构、公司相关部门打电话,确定对方的需求,俨然成为了宜君县农产品的代言人和推销员,“宜君县的苹果、核桃等产品安全、优质、味道好,只是没有形成品牌。联系大家来买是双赢。”崔海洋不厌其烦地告诉每个人。

  他的努力成效显著。自2016年9月起,从距离宜君县最近的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到南边的南昌印钞厂、东边的上海,人民银行系统内部多家单位在崔海洋的坚持“吆喝”之下,购买了近250万元的农产品。

  这样的成绩已经让县里的领导、地方上的供应商、村里的乡亲们十分兴奋。但崔海洋想得更远,“系统内部的帮扶与支持固然高效,不过真正拓展销售渠道、打造品牌还得运用现代传媒手段和营销办法,继续造声势。”

  2016年9月,受县长委托,崔海洋组织了第一届网络核桃节,旨在宣传打造宜君县核桃品牌。“县长对这件事特别重视。他和当地农业部门、林业部门一起研究了活动方案。开始争取到了14.5万元赞助经费,然后邀请杭州农淘公司为这次宣传活动进行专业策划。最终,在各大电商网站销售近20万元。”

  “今年、以后核桃节还要办下去,像与人民银行这样的合作销售也会继续。宜君县的农产品品质不错,但只有销售渠道通畅了、形成了规模、打造出了品牌,才有议价权,老百姓的收入才能有保障。”崔海洋期待着宜君县的农产品能在市场上形成更大的影响力。

  最“充实”的一年

  “崔县长这一年实实在在做了不少事。”“他是来干事的、来解决问题的。”提起崔海洋这位挂职干部,宜君县当地的干部群众几乎都表示,他是个做实事的人,没把自己当外人、当客人。

  回顾一年来的工作,崔海洋很坦然地说:“在铜川市挂职期间,我时时刻刻牢记自己是人民银行派来的干部。在这段时间里我也遇到了很多问题,但在当地政府领导和群众的支持下,我克服了很多困难,所做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兑现了我自己最初的承诺——雁过留声。到铜川市挂职是意料之外的事,但我的性格决定了,到一个地方就要踏踏实实做好那里的工作。来了,就要干好;干了,就要出实效。希望我做的这些事,能够实实在在地帮助到当地的百姓,也希望这些措施未来还能坚持下去、有所发展。”

责任编辑:liang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