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首页
行情CURRENT AFFAIRS
行情 / 正文

嘀嗒赴港IPO 滴滴发力下沉市场 资本入局高端出行

共享出行市场多方角力

  编者按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持续的盈利能力是最重要的。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滴滴出行、高德等越来越多公司不断加大布局力度,可能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再次引发出行“补贴大战”,而低价竞争缺乏可持续性。要实现长期稳定盈利,共享出行行业需要更长远的规划和努力。

  2015年的情人节,酣战多时的滴滴出行和快的宣布合并;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与优步中国宣布合并。此后一段时间,网约车大战暂告一段落,市场进入平稳发展期。同时,数家网约车品牌在各地成立,各自摸索着细分市场的发展方向。

  而今,国内网约车市场“战火”有重燃之势。10月8日晚间,嘀嗒出行宣布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即将先于滴滴出行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滴滴旗下的“花小猪”从三四线城市开始发力,逐渐在一线城市占有了一席之地;9月8日,量子出行宣布完成近亿元Pre A轮融资,专注于高端出行领域,领投方为一嗨租车。

  有数据显示,2019年,包括顺风车、出租车及网约车在内的四轮出行市场规模约为7119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至11005亿元。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万亿元市场,足以承载多个行业巨头和若干个细分赛道中的小巨头。

  率先盈利

  “共享出行第一股”或花落嘀嗒出行

  相比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滴滴出行,嘀嗒出行并没有那么出名。不过,与滴滴出行一样,嘀嗒出行当年也是资本看中的一块“香饽饽”。资料显示,嘀嗒出行的前身为嘀嗒拼车,于2014年成立,2014年4月上线;同年11月,嘀嗒出行获得IDG资本的1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1月,获得易车领投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5月,获得由崇德投资领投,挚信资本、易车网、IDG等跟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2017年,蔚来资本领投嘀嗒出行的D轮融资。

  嘀嗒出行主要在顺风车领域发力。有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嘀嗒出行在顺风车市场占有率66.5%,是国内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在出租车网约市场中则排名第二。嘀嗒出行虽然在规模上不及滴滴出行,但是躲过了前期的烧钱大战,嘀嗒出行比滴滴出行早一步实现盈利。数据显示,依靠顺风车业务,嘀嗒出行在2019年就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2019年,嘀嗒出行的顺风车业务收入占比达到91.9%,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72亿元;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的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1.51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率为48.6%。

  实现盈利在共享出行领域实属不易。今年5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滴滴的核心业务网约车已经开始盈利。不过,据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7月,滴滴出行累计亏损金额已经超过300亿元。国外网约车两巨头优步(Uber)和来福车(Lyft)去年依然未能实现盈利,分别亏损85.06亿美元和26亿美元。

  市场下沉

  滴滴出行加力“收复失地”

  早在2018年,滴滴出行就流露出上市融资的意向,但是当年接连出现的多起安全事故、刑事案件,让滴滴出行上市计划抛锚了。2018年,滴滴出行全面下线了顺风车业务,直到2019年11月,滴滴顺风车在整改之后重新在7座城市上线试运营。

  在滴滴顺风车空缺的一年多时间里,新的竞争者不断涌现。2019年1月,哈啰出行上线顺风车业务;6月,高德地图宣布零抽成试运营顺风车业务;7月,曹操出行推出顺风车;嘀嗒出行也借此机会加大补贴力度揽客。9月1日,嘀嗒出行公布的成绩单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出行的整体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8亿人;注册车主数突破1900万人,认证通过车主超过1000万人;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数量超过190万人,累计认证通过出租车司机数量超80万人;顺风车累计共享座位超24亿个。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对网约车行业构成一定打击。下半年,滴滴出行开始发力“收复失地”。今年9月,滴滴出行对传统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同时宣布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为出租车乘客发放打车券拉动消费。另外,滴滴出行将拼车业务独立为“青菜拼车”,并推出低价的“花小猪”进军下沉市场,通过补贴、用户拉新等方式为滴滴带来新的业务增量。

  滴滴“花小猪”总经理孙枢曾向媒体表示,因为出行市场大,还有很多滴滴尚未触及的地方,而滴滴想要推出更便宜的网约车产品,通过新产品来激发创新,从而更多地触及下沉市场。

  长远规划

  出行行业需“精耕细作”

  若一切顺利,嘀嗒出行将成为国内“共享出行第一股”。但上市远非终点。

  首先,作为新兴的出行模式,顺风车的安全性和合规性一直是市场关注的重点。嘀嗒出行的招股书显示,有关嘀嗒出行的顺风车平台曾累计接获77宗行政罚款,每宗罚款金额从5000元至30000元不等,合计约207万元。此外,嘀嗒出行还卷入20宗被列为被告的未决诉讼,其中19宗与私家车主及乘客就顺风车旅行发生的汽车事故及争议所导致的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有关,总索偿金额约为590万元,以及一宗涉及顺风车乘客有关支付总额少于1400元的车费纠纷。其次,共享出行行业还面临政策法规的不断完善。嘀嗒出行招股书表示,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通常适用于网约车服务,无法直接应用于嘀嗒出行的业务模式以及顺风车、智慧出租车服务。今后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对顺风车平台的监管审查水平,同时新法律及法规的出台可能对嘀嗒出行的业务有影响。而这些问题和变量并非嘀嗒出行一家公司需要面对。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持续的盈利能力是最重要的。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滴滴出行、高德等越来越多公司不断加注布局共享出行,可能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再次引发出行“补贴大战”。但是这种靠低价吸引而来的用户黏性并不高,一旦补贴结束,各平台间的价格战仍不可避免,甚至长期存在,对平台的盈利能力产生影响。因此,要实现长期稳定盈利,共享出行行业需要更长远的规划和努力。

  首汽约车首席执行官魏东表示,共享出行行业面临着短期机会、中期机会和长期机会,网约车需回归本质,从“野蛮圈地”走向“精耕细作”。他认为,当前,做口碑、做体验、做特色,已经成为出行公司发展的重中之重。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