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CURRENT AFFAIRS
期货 / 正文
绘就期货业服务实体经济新画卷

  特邀嘉宾:

  新湖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 马文胜

  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罗旭峰

  主持人:

  《金融时报》记者 杨毅

  我国期货市场的创立和发展,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历史中的一段缩影。我国期货行业探索发展至今已近3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期货市场在价格发现、风险管理、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三农”以及助力脱贫攻坚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进入2018年,我国期货市场以原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为突破口,在对外开放方面迈出了实质性步伐。

  作为期货市场的重要参与者,期货公司通过经纪业务、资管业务、风险管理业务等,搭建起多层次的服务实体经济的网络,承担起市场培育、投资者教育、风险防范等职责,有力地推动了期货市场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功能的发挥。

  在近30年创新发展历程中,期货业资深人士如何看待期货业服务实体经济取得的成就?在参与对外开放过程中,期货公司如何发挥自身职能作用?对于推动市场未来更好发展有何建议?带着这些问题,《金融时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新湖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文胜、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旭峰。

  期货发展需贴近实体产业链

  主持人:期货市场作为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重要标志和成果之一。在近30年的培育和发展过程中,我国期货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日益拓展。请问,在与期货市场共同成长的过程中,您有哪些深刻的感受与认识?

  马文胜:从1991年第一张标准化合约上市,中国期货市场到现在有27年的发展历史,经历了起步探索、治理与整顿、规范发展到创新发展四个阶段。现在总结来看,只有紧紧围绕实体经济的需求来发展,行业的发展才有基础、才有动力,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正是印证了这点。

  首先,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正是在服务中国实体经济的过程中找到了市场功能发挥的切入点,这使得今天的期货市场在服务实体经济的过程中有了强大的功能以及发展的动力。

  其次,中国实体产业链的发展也需要中国期货市场为实体企业的发展保驾护航。

  再次,期货经营机构也正是在期货市场发挥功能以及实体企业更需要期货市场的过程中,找到了发展定位和前景。通过新湖期货10年来的发展,我们深刻感受到只有更贴近市场、更贴近实体产业链,为中国实体经济服务,企业才能有更好的创新和发展动力。

  新湖期货近几年很多创新都来源于实体经济,同时,当期货经营机构定位于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基础的业务模式发展时,其经纪业务、咨询业务,资产管理业务、风险管理业务、国际业务等的发展成长空间较大,同时还利于人才培养以及突出期货经营机构在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

  罗旭峰:作为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我日益深刻地意识到只有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使命,充分利用期货市场价格发现、风险规避、资源配置的功能作用,协助各类实体企业做好经营过程中的风险管理工作,才能有效地服务于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等,这才是行业存在的意义,也是期货公司生存发展的基础。

  近年来期货市场一直在不断创新发展,以提高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在传统的期货经纪业务基础上,投资咨询、资产管理、基金销售、境外业务、风险管理业务等稳步推出,期货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方法与工具日益丰富。期货公司为实体企业的服务能力稳步提升,也更能满足企业个性化、差异化的风险管理需求。近年来,公司以南华资本为服务实体经济的主要抓手,通过开展“保险+期货”、基差贸易等风险管理业务扎扎实实地做好服务实体企业的工作,未来,公司将进一步提升自身的专业能力和服务能力,以更好地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自己的贡献。

  引导海外机构熟悉中国规则

  主持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原油期货上市、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已受到各方高度关注,这对进一步推进期货市场稳步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请问,在期货市场加速对外开放的当下,期货公司可以做好哪些工作以保障市场平稳有序运行?

  马文胜:原油期货上市、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是今年中国期货市场重要的制度创新,当国内更多特定品种国际化之后,我们会看到中国期货市场将迎来中国期货交易所、中国期货经营机构与全球投资者共存的格局。在这个过程中,期货经营机构要做好以下6个层面的工作:

  第一,做好海外投资者的筛选和引入工作。从目前看,进入中国期货市场的投资者结构有几个类型:一个是以海外FCM(期货佣金商)为核心的IB(介绍经纪商)机构和二级代理机构,通过这些机构的服务可以直接引进海外投资者;二是和大宗商品相关的海外商业机构直接进入中国期货市场交易;第三类是以海外对冲基金为核心的机构投资者的进入;第四类是以风险管理、服务为核心的海外场外商业机构的引入。

  第二,要做好中国市场对海外投资者的培育和服务工作,中国期货市场交易交割体系和制度有一定的特色,如穿透式监管、对交易实际控制人的制度、投资者适当性制度等,需要对海外投资者进行培训和辅导,使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国规则。

  第三,关注IT技术,中国市场IT技术接口的开放方式与海外交易所有一定的差异性,要为与海外IT技术的对接进行服务和设计。

  第四,在海外投资者参与中国期货市场人才的培养上,特别是对海外投资者中后台运营运作人员的培训培养上,需要期货经营机构做大量的工作。

  第五,期货经营机构需要不断把中国的产品推向海外,通过进行投资者教育培训,把中国的产品推广到全球市场,使有风险管理和定价管理需求的海外机构和投资者更加便捷地进入中国期货市场。

  第六,需要不断地培养国际化的人才。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期货经营机构在服务过程中也会感受到海外投资者更多的需求,可以将海外投资者的需求与中国市场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相结合,进一步促进国内期货市场规则向国际靠拢,促使中国的服务产品更加国际化。

  罗旭峰:原油期货的上市、铁矿石期货的国际化,使得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首次迎来了境外的投资机构。期货品种的国际化对整个期货市场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尤其是这两个品种都是我国对外依存度比较高的大宗商品,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具有深刻的意义和作用。后续,期货公司可以开展以下几方面工作。

  首先,在引入境外交易者的过程中,期货公司可以依托境外分支机构,积极引入境外交易机构,从而进一步优化我国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并提升相关期货品种的定价能力。南华期货作为首批赴港设立分支机构的期货公司之一,已在香港、芝加哥、新加坡设立分支机构,取得CME(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等15家境外交易所会员资格,包括其中的10家交易所的清算会员资格。后续,公司将根据中国证监会以及交易所的相关要求,引入符合标准的境外交易者,逐步提升国际化期货品种在国际期货市场上的影响力。

  其次,大力开展投资者教育工作,积极培育国内的产业链企业参与相关品种,以更好地服务实体企业,同时有力地促进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的发挥。期货公司应加强与产业链企业,尤其是产业链上下游龙头企业的沟通与交流,开展有针对性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增强其对国际化期货品种的认识,提高各类产业企业对国际化期货品种的参与度。

  再次,充分发挥风险管理子公司的专业优势,积极介入国际化商品期货,通过开展基层贸易、仓单服务等方式,进一步促进期货市场的功能发挥,稳步推进期货市场的发展。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子公司在期现结合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同时对于期货工具的理解和认识更为深刻。风险管理子公司将成为产业链企业利用期货及衍生品工具的一个平台和纽带。

  “保险+期货”:精准扶贫利器

  主持人:伴随着改革创新,期货市场品种体系逐步完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日益明显,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战略的能力得到显著增强。请您谈下,在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期货公司应如何配合做好有关工作?有哪些典型的行业案例可供分享?

  马文胜:中国期货市场形成了“五纵六横”的产业链产品系列体系,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体的投资者群体正在形成,同时以期货经营机构为核心的机构间的市场也在逐步形成。

  随着业务创新和业务范围的增长,期货经营机构有了更多为产业链、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抓手,从经纪业务到咨询业务、资管业务、风险管理业务和国际化业务,每个业务都可以形成具有特色的商业模式,使期货市场的功能可以进一步发挥。

  以“保险+期货”服务模式为例,新湖期货的风险管理子公司从2014年开始尝试探索辽宁义县模式,从二次点价、服务“三农”到2015年开始的全国第一单“保险+期货”的创新,“保险+期货”成为目前中国期货市场服务“三农”非常有效的金融创新手段,得到有关领导及各省市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保险+期货”业务模式已成为金融扶贫、精准扶贫的利器。

  另一个案例是我们在服务实体企业过程中进行的含权现货、含权贸易的尝试,就是把期权的运作和企业的库存管理相结合,形成含权现货,把期权和企业的贸易管理相结合,形成含权贸易,进一步提升企业的风险管理定价能力,改变企业风险管理和定价的精细化以及价格的层次化,提升企业风险管理的商业模式。

  罗旭峰:期货公司是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中介和主要管道,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期货公司已经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未来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首先,利用“保险+期货”服务“三农”。近年来,“保险+期货”连续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试点业务规模也逐步提升。“保险+期货”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在服务“三农”方面探索出了一条专业支农的新模式,且能有效的与专业扶贫相结合,如,2017年南华期货在云南沧源佤族自治县开展了橡胶“保险+期货”业务,试点覆盖土地面积1万多亩,惠及胶农超过1000户,其中80%以上的胶农为当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为当地胶农的收益提供了有力保护。

  其次,服务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企业在开展业务过程中原材料价格与产品销售价格波动,风险不断加大,需要个性化和专业化的风险管理服务。我国3500余家上市公司中,利用期货及衍生品进行风险管理操作的仅逾100家,占比约为3%,而2009年国际互换和衍生品协会调查显示全球500强企业中利用衍生品企业占比达94%。我国大量规模以上企业由于人才、内部机制、资金等各种原因没有有效利用期货及衍生品进行风险管理操作。期货公司可以为各类有需求的实体企业提供风险管理服务,协助企业提高经营效率,助推企业扩大优质增量供给,培育更多的“百年老店”企业。

  再次,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我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面临着更复杂的贸易环境和风险,包括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外汇汇率波动风险和不同市场之间的利率波动等各种风险。期货公司可以利用境外分支机构为有需求的实体企业提供差异化的境外配套风险管理服务,以协助其有效规避相应价格风险,提高其国际竞争力,从而更好地助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

  多维度促行业迈向纵深

  主持人:在期货市场制度不断完善与国际化步伐加快的当下,您对市场未来发展的建议有哪些?

  马文胜:第一,建议进一步完善期货市场多元化品种和工具的创新。目前看,上市一个期货品种就会使该品种背后的产业链数字化,通过产业链数字化进一步使产业更加透明。更多的品种上市,将进一步完善产业链的风险管理和产业链的透明度,通过期货期权以及场外市场的建设,避险工具和风险管理的手段将更加丰富。

  第二,建议推动场外市场发展。场内市场提供丰富的产品、工具,场外市场则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风险管理定价和资产管理解决方案,实体的需求一定会推动场外市场快速扩容,行业要制定场外市场的基础框架以及基础的监管和合规体系。

  第三,进一步推动期货市场机构投资者的快速扩容。由于期货经营机构经营范围的扩张和服务能力的提升,期货经营机构通过资产管理以及子公司业务,有望成为中国期货市场最重要的机构投资者。我们希望通过政策的引导,来推动中国期货经营机构更好地服务实体产业发展。

  第四,进一步推动中国期货市场迎接国际化带来的新机遇和新挑战。

  第五,在市场的发展中,要关注围绕着产业链定价体系、融资模式、风险管理工具以及商业运行模式的业务创新。

  罗旭峰:首先,近期证券市场波动较大,而股指期货作为规避证券市场系统性风险的有效工具,其流动性受到较大的制约,因此,建议尽快放宽对于股指期货的相应限制。

  其次,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和国际化,汇率的大幅波动成为各类实体企业的重要风险之一。因此,建议能尽快推出外汇期货,进一步丰富和完善期货市场的品种体系。

  再次,期货公司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且各类实体企业对于风险管理的需求日益提升,但期货公司受制于资本实力,其服务范围和服务能力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建议鼓励和支持优质期货公司IPO,从而进一步提升行业的整体服务能力。

  最后,风险管理业务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已经发挥了显著的作用,包括仓单服务、场外衍生品业务等,建议进一步完善风险管理业务开展的配套措施,使得资产管理业务、投资咨询业务等能与风险管理业务有机结合,从而更好地提升期货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