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专项债加速发行 首月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1月6日,中国债券信息网公布了2020年深圳市政府专项债券(1至22期)信息披露文件。根据公告,深圳市政府本次共发行政府专项债券22期,总规模160亿元,其中包括市本级77.4亿元以及辖内各区82.6亿元。本次深圳市政府发行的221期专项债投向包括轨道交通、机场、公立医院、产业园区等。

  这只是近期公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的一个缩影。早在半个月前,即有多个省份开始陆续发布专项债发行计划。四川、河南等省更是在元旦后第一个工作日就进行了专项债发行。有统计显示,2020年1月,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长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赵伟表示,在一般财政收支平衡压力上升、土地财政收入承压背景下,专项债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专项债近年来发行规模保持高速增长,从2017年接近8000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15万亿元,2020年有望进一步大幅增加。而专项债加快发行节奏、“资金跟项目走”等趋势,有利于财政政策“加力提效”。

  1月发行规模有望超5000亿元

  2019年11月27日,财政部预算司发布消息,提前下达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限额1万亿元。市场各方曾一度据此推测,2020年地方专项债有望在2019年12月提前“开闸”。但从实际发行节奏看,新增专项债在2020年元旦后正式开始启动发行,且发行速度显著加快。

  1月2日,河南省、四川省等地拉开了2020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大幕。其中,四川省发行专项债24只,规模总计356.71亿元。河南省发行专项债12只,合计规模519亿元。与此同时,多个省市近日也紧锣密鼓公布了专项债发行披露文件。

  赵伟表示,今年初专项债开始加快发行,1月计划发行规模已超过去年1月。且1月2日河南和四川率先开始发行地方债,发行时间明显早于2019年的开始时间。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4日,共有16个省市公布1月或一季度发行计划,1月专项债已发行和计划发行规模合计达5018亿元,远超2019年1月专项债的发行规模,占2020年提前下达额度的比重超过50%。

  实际上,从2019年开始,地方债发行进度明显加快。2019年5月底完成新增债券提前下达额度1.39万亿元,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债券发行任务,10月底新增专项债券资金基本全部拨付到项目,全部序时进度较往年大幅提前。

  从专项债发行规模看,我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量呈现逐年增加趋势。从2016年至2019年,专项债新增限额分别为4000亿元、8000亿元、1.35万亿元、2.15万亿元。有市场机构预计,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规模将再扩大1万亿元,即增加到3.15万亿元。

  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表示,新年后首个工作日便开始2020年的地方债发行,是为了尽快让“提前批次”的地方债资金使用见效。预计“提前批次”专项债额度会向手续完备、前期工作准备充分的项目倾斜,优选经济社会效益比较明显、群众期盼的项目;在区域的选择上,优先考虑了前期专项债额度使用充分且拨付及时的地区和今年春天具备施工条件的地区,确保项目建设取得实效。

  政策合力保障发行顺利

  在专项债快速发行以及发行规模不断增加的同时,各项政策合力为专项债发行保驾护航。

  2019年6月,中办、国办发布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配合做好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此后不久金融委会议再次强调,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把财政政策与货币金融政策更好地结合起来。金融部门继续做好支持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相关工作。

  对于今年元旦当天央行宣布降准,有市场机构就认为有配合专项债发行之意。光大证券宏观研究表示,央行宣布于1月6日普遍性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8000亿元,此举主要为配合一季度地方专项债提前发行以及年初信贷投放。

  中信证券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同样表示,在地方债发行量较大的时期,为对冲地方政府发行缴款,央行会采取公开市场操作(OMO)、中期借贷便利(MLF)等操作,提供相对稳定的流动性支持。

  从发行渠道看,地方债发行渠道更加多元。在主要通过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面向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发行的基础上,2019年3月,地方债券柜台发行工作正式启动,宁波、浙江、广东等12省区(市)先后通过商业银行柜台发行地方债券111.3亿元,个人和中小机构认购踊跃,个人投资者占比约37%,投资者多元化程度进一步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相关部门也在积极稳妥推进政府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财政部国库司近日发布消息称,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财政部积极指导各地财政部门修改完善地方政府债券承销团组建办法,放开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外国银行分行(以下统称“外资银行”)加入地方政府债券承销团的资格限制,按程序吸收外资银行加入承销团。

  实际上,截至目前,已有富邦华一银行(台资)加入宁波市、重庆市政府债券承销团,东亚银行(中国)(港资)加入天津市、广东省政府债券承销团,德意志银行(中国)(德资)加入青岛市政府债券承销团。

  业内专家表示,外资银行加入地方政府债券承销团,有利于拓宽发行渠道,促进地方政府债券投资主体多元化,保障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长期可持续,也有利于扩大政府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助推人民币国际化,提高我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影响力。

  基建投向占比提升

  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地方政府专项债的提前发行,被视为稳投资、稳经济的重要举措。

  业内人士表示,专项债是地方政府稳基建,进而稳投资和稳增长的重要资金来源。此前财政部提前下达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限额,近期各地陆续加快发行节奏,显然是稳投资的一项重要举措,有望对2020年初的基建投资增速形成较为有力的支撑。

  从具体投向看,新增专项债券的投资领域涵盖土地储备、收费公路、棚户区改造以及轨道交通、教育、医疗、环境、水务、扶贫等具有稳定现金流入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有分析称,2019年前10个月,土储和棚改两大类专项债券发行规模合计占比达33%。但土储、棚改债的资金投向主要用于支付增加土地储备的费用,对基建投资与实体经济并没有形成直接的提振,使2019年基建投资增速反弹乏力。

  东方金诚分析师马丽雅表示,2020年专项债资金投向与2019年有所不同,由土储和棚改转移至基建投资,并重点用于铁路、轨道交通、城市停车场等交通基础设施,城乡电网、天然气管网和储气设施等能源项目领域。非标准化的各类项目收益专项债券将优先发力,以切实提振基建投资的增长。赵伟同样表示,目前发行的专项债投向基建占比大幅提升,主要投向交通运输、市政建设等领域。

  从此前河南、四川、云南等6省市已披露的专项债募资用途看,投向收费公路和其他基建的专项债占比合计达到65.6%,高于2019年的25%。赵伟分析表示,由于2019年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明确指出,“专项债资金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这意味着今年将没有土地储备专项债发行,而棚改专项债也暂未有发行计划,这使得基建占比大幅抬升。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