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信托行业:压缩存量通道业务

  作为资管新规整顿的重点——通道业务首当其中,而此前被戏称为“通道之王”的信托业自然压力倍增。行业人士表示,信托通道业务面临整顿压力,规模预计大幅收缩,但与此同时,资管新规倒逼信托业回归资产管理本质,未来信托公司不得不挖掘自身潜力,在差异化的资管市场中发挥优势,有益于信托业长远发展。

  行业发展仍具优势

  说起资管新规对信托业的影响,最直接的莫过于通道业务。财富证券分析师马林认为,一旦通道业务受限制,信托业总资产规模下降几乎是肯定的,但限制通道业务对营收影响并不大。

  “就直接影响而言,由于多头共同监管成为必然,大数据平台正在建设和完善,套利空间逐步消亡,结构化产品、通道、多层嵌套TOT(信托中的信托)等均受不同程度不利影响;银信合作的业务规模将大幅下降;房地产业务和政信业务受影响大。另外,产品销售将受资产质量、管理团队业绩等直接影响;而投资者门槛提高,可能增加募集难度。”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其实在资管新规之前,部分新规的原则性开始落实,如证券投资杠杆水平有下降,通道业务有较大压制,很多信托公司都是存续规模只减不增。”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新规对于资管嵌套、资金池规范的要求等都已开始得到落实,但估值、整改计划等方面还需等细则出台。

  “在资管新规影响下,通道业务会逐步走向‘落寞’,这主要在于各资管业务市场地位更平等,不需通过通道业务实现监管套利;未来穿透监管会更严格,给予通道业务更小生存空间。另外,由于资管新规不适用资产证券化业务,未来相关业务在政策推动及市场需求促进下,会有较高发展态势。”袁吉伟说。

  那么,未来的资管市场上,信托业能否保持竞争力?“由于信托规模中通道业务占比达70%以上,在去通道大背景下,信托业务规模走低是大趋势。从主动管理类信托来看,信托资管在非标领域的竞争力会更大,这主要在于委托贷款新规等限制了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资管参与其中的能力。但考虑到资管新规限制非标业务投资,未来信托资管的资金端将向个人客户及非银客户转变,资金端的变革会突出些。”袁吉伟表示,综合来看,信托资管业务仍有区别于其他资管的竞争力,但也不会呈现非常快的发展态势。

  “相比商业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其他资管机构,信托公司无论是在信托财产来源、交易结构的设计,还是服务领域方面,在支持实体经济上具有天然优势。”平安信托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资管新规将引导信托业进入高质量发展轨道。

  转型路径可能不同

  事实上,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政策下,金融各行业都面临转型问题,就信托公司转型方向而言,专家认为私募投行、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是三个关键领域。

  “信托公司转型‘箭在弦上’,但转型过程会有一个漫长过程,因为这涉及公司战略、能力建设、内部文化、机制体制等方面调整。现在信托公司转型的共识在于三大方向,包括私募投行、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但针对三大业务所需核心能力建设及如何通过具体切入,把这些大的业务板块做好、做精、做出品牌,还有一定分歧或不明确,未来各信托公司实现的具体路径可能不同。”袁吉伟表示。

  “面对大资管时代金融业激烈竞争,信托业立足自身多市场、跨领域、财产独立性、风险隔离等独特制度优势,积极回归业务本源。”平安信托上述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其一,信托公司可借助自身在优质资产获取能力、风控能力和产品设计能力等方面优势,积极帮助交易对手发行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新型产品,努力实现非标业务向标准化模式转型。其二,在传统行业转型升级、产能过剩行业并购整合、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开展新业务,支持实体经济。其三,抓住节能环保、生物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发展带来的机会,以股权投资或股债结合的方式开展业务,为新兴产业提供综合的投融资服务。其四,充分发挥自身资产获取能力强,交易结构设计灵活等优势,拓展在现金管理、资产证券化、受托服务等业务领域的合作。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