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阿根廷为何“哭泣”? 全球化下新兴市场面临困境

  北京时间6月30日晚10点,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1/8淘汰赛第一场比赛在喀山竞技场展开,经过近2个小时的激烈角逐,阿根廷最终以3:4败给法国,就此告别本届世界杯。有观点认为,阿根廷足球的衰退与其经济状况密不可分,阿根廷足球的发展趋势下滑是全球化浪潮下金元足球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折射出当下新兴市场面临的尴尬境地。

  业内人士指出,阿根廷足球的发展呈下滑趋势,有内部和外部两大原因。从内部看,导致阿根廷本土足球人才培训能力缺乏、青训退步的直接原因,是阿根廷的足球俱乐部和基层足球机构已拿不出更多资金投资未来,只能靠出售潜力球员来换取现金维持。从外部看,欧盟法院1995年废除欧盟俱乐部对于欧盟成员国球员的身份限制后,欧洲大俱乐部以重金从世界各地尤其是南美,将潜力球员召入麾下。

  不仅是足球,据新华社报道,阿根廷货币比索对美元汇率6月29日再次大跌,今年以来贬值幅度已超过50%。虽然6月初阿根廷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贷款协议,但也未能稳住比索价格。专家认为,阿根廷汇率危机折射出阿在货币政策等方面面临多重困境。此前,阿根廷央行已经连续三次加息,5月已将基准利率上调到了40%。而据国际金融协会2017年估算,阿根廷持有美元债务2310亿美元,每年要偿还大量外债利息,美元升值势必增加外债偿还负担。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全球化过程中,全球商品和服务的流动会加快各国经济交流和社会交往,而新兴国家在全球经济社会事务中,虽然可能在某些领域和某些方面有一定优势,但无论从全局还是区域看,都非强者。”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何代欣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全球化会带来一个很特殊的情况,就是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价值如何、是否具有可替代性,将影响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例如,过去20年,韩国提供了尖端电子产品和优质机械制造设备,因此国力上升。而另外一些国家,如以旅游立国或以农产品立国的国家,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虽在全球范围内有较强竞争力,但其价值和附加值并没有那么高,造成产业升级较慢,国家发展动力较弱。”

  “就世界杯而言,阿根廷、墨西哥、巴西等足球强国是典型的新兴国家,目前经济状况确实较脆弱,特别是金融和财政状况。以阿根廷为例,该国近期在IMF大规模贷款,以稳定本国财政状况,且对内实行紧缩政策以维持财政平衡。其实,维持财政平衡的核心,不是让财政没有赤字,而应该是通过财政平衡来稳定国内的经济乃至金融环境,保持本币稳定。”何代欣表示。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逆全球化趋势显现,民粹主义有所抬头的背景下,新兴市场也将受到进一步冲击。“逆全球化对各国的影响显而易见。虽然一些发展中国家或者新兴经济体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不具有很强竞争力,可替代性也较强,但全球化可以让他们输出产品和产能,如果逆全球化加剧,则这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所有商品和服务就只能成为内需,而内需的市场又是很难建立的。从服务和货物贸易的角度看,这种依靠内需来消耗本国产品和服务的模式,将加剧新兴市场国家的困境。”何代欣进一步指出,“大多数新兴国家的本币价值和稳定性较差,在面对全球化和逆全球化频繁波动的国际环境时,如何确立竞争优势和自身的不可替代性是必须要思考的。”

  “当然,新兴国家仍然有发展机会。”何代欣指出,“新兴市场要立足于本国的发展,提高国家的经济增长效率。具体而言就是发展创新性,寻找新增长点。这需要稳定的经济、财政和金融环境,更重要的是稳定的政治局面。这种情况下才可能制定比较稳定的发展目标,进而推动长久的可持续的发展。对部分国家来说,病急时反而不宜下猛药。目前要稳定民众对未来的预期,不能在经济不太稳定的时候,贸然实施过于紧缩或者过于扩张的财政政策或货币政策。在现行的国际经济体系和运行规则下,逐步恢复实力,建立民众对于政府和经济发展的信心非常重要。稳定住发展预期,制定良好的发展策略,同时争取内部和外部相对宽松的环境,用时间换空间,是比较有效的做法。比如,希腊等一些曾经遇到过危机的国家,能够逐步地走出困境,就是用这种方法。”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