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断银行直连 集中交存备付金

第三方支付告别“躺着赚钱”

  2017年央行发文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必须断开与银行直连(以下简称“断直连”),接入合法清算组织(网联或银联),时间大限是在今年6月30日。而在“断直连”大限前一日,央行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支付机构的竞争环境相对公平,中小支付机构需要做好细分行业和自身潜能的深度挖掘。

  存量迁移需时间

  根据央行支付结算司去年8月下发的通知,从今年7月开始,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各家银行的清算账户都会被直接切断,必须经过网联或者银联系统之后才能连接到银行。记者了解到,目前业内大部分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基本已接入网联或者银联系统,有些机构是两家清算机构都有接入。但截至目前,尤其是支付宝和微信两大支付巨头与网联和银联的合作仅局限于收单侧,发卡侧仍没有最新消息。

  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支付机构增量业务,网联可以直接承担,但存量业务迁移仍需要时间。“与网联银联平台的对接工作不仅涉及第三方支付本身,还涉及与网联、银联业务系统对接,以及和银行商户洽谈重签协议等工作,需多方参与配合,技术和业务协调工作量都比较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宝付相关负责人向《上海金融报》记者透露,目前相关工作进展顺利,已向市场推出部分能适用网联和银联的新支付产品,还有部分与网联/银联的合作点仍在协商中,后续将争取早日完成“断直连”工作。

  “网联和银行两者的技术接口、商务合作模式都存在一定区别。与网联的合作除了技术上要满足网联接口要求,目前还要与银行逐一签订业务合作协议,约定费率等关键要素。与银联的合作,技术上满足银联接口要求后,与银联签定业务合作协议即可,无须再与银行逐一签约。”上述宝付负责人进一步表示,“网联是支付公司与银行之间的指定转接机构,银联则是专业清算组织,因此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果分别与网联和银联对接,符合人民银行现行监管要求。对支付公司来说,‘断直连’后在合规框架下,能够有网联和银联两处与银行之间互通的出口,业务成本、灵活性和稳定性等方面也会有更多的保障。”

  行业“洗牌”将加速

  除了“断直连”外,集中交存备付金也给第三方支付行业带来不小“震动”。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2018年1月末,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款突破千亿元,而截至4月,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已达4995.04亿元,环比增长近六成。

  业内人士指出,对于支付机构来说,大量备付金不仅可作为与银行谈判费率的筹码,还可以收入大笔“利息”。而客户备付金全额缴存,则意味着支付机构将告别“躺着赚利息”的好日子。

  “理论上讲,支付机构的规模越大,所受利差收入的影响越大,但事实上,一些小型支付机构的利差收入在其主营收的占比较大,所受到的影响会更大。”易观支付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断直连”和收入结构变化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影响已有所显现。7月1日,腾讯理财通宣布,微信的信用卡还款功能将进行调整,自2018年8月1日起,将对每笔微信信用卡还款按还款金额的0.1%收取费用,但部分会员仍可继续享受手续费减免活动。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调整主要是因为支付通道手续费成本的增加,使得财付通不堪重负,不得不做出一些平衡成本和业务发展的调整。

  “‘断直连’更多地是对支付公司自身产品形态和支撑体系的改造和优化,对消费者和商户的影响不大。但接入网联后的较大挑战在于,支付机构需要和每家银行重新谈判并签订新的业务合作协议,由于银行众多,这个工作覆盖面较广,双方博弈的过程也会比较长。”上述宝付负责人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接入网联后,网联提供的产品形态会更规范合规,但市场上存量业务的现有处理流程和用户感知相比有一定的区别,需要事先做好商户和用户的培育和转化工作。”

  不过,该负责人也指出,目前第三方支付双巨头局面是多方面因素叠加的结果,“断直连”不会改变这一局面,中小支付机构总的市场份额也不会有很大的变化。但“断直连”有助于净化支付行业,部分不规范运营的中小支付机构会被逐步清理出市场,中小支付机构之间的竞争环境将得到一定改善,将更考验自身的营销能力、服务能力、产品能力和市场应变能力,这些方面领先的中小支付机构有机会获得相对更大的市场份额。

  王蓬博也指出,“断直连”以后,支付机构的费率被拉平,各类型支付机构的竞争相对公平,但“大盘”一定,行业未来是“深度挖潜”的过程。“不同行业对于支付解决方案的需求不同,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来说,需要做好细分行业和自身潜能的深度挖掘。与此同时,行业并购与合作也会不断增加。”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