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金融重磅新政频现 定向降准创新“吸睛”

  根据上海金融报社舆情组的监测,刚刚过去的一周(6月25日至29日),尽管海内外新闻“花团锦簇”,但众多媒体仍将注意力集中于国内金融业,随时捕捉监管部门与金融机构的一举一动。

  舆情观察 金融重磅新政频现

  在监管方面,6月25日,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发改委和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了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6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向上海黄金交易所各黄金市场参与主体印发了《关于黄金资产管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黄金积存业务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黄金资管产品仅限金融机构发起设立,且是机构表外业务,代销其发行的黄金资管产品须符合金融监管规定;黄金积存业务则仅限银行业存款类金融机构开办。

  6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公估业务的通知》和《关于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的通知》,旨在进一步扩大保险业对外开放,促进国内保险公估、代理行业的发展。

  上周,随着金融业重磅新政接连出台,媒体当然也不会作“壁上观”,从介绍政策内容到分析后续影响,多角度、全方位地告诉公众,金融监管部门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在机构方面,上周商业银行同样消息不断。有的银行深入开展“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教育工作,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的走进校园,面向莘莘学子普及金融安全知识;有的银行首家启动“新一代税费电子支付系统”全国试点推广,并配合海关总署首推汇总征税保函服务;还有的特邀名师现场指点,为有高考子女的客户提供免费辅导高考志愿填报服务,受到广泛好评。

  其实,上周类似的亮点并不鲜见,经由媒体传播,成为了金融业内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周热议 定向降准创新“吸睛”

  6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决定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等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定向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和支持小微企业融资。作为年内第三次降准,央行此举迅即引发业内人士热议。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央行这次定向降准支持“债转股”,对准备金的使用限定前提条件、规定用途、强调结构性,应该说是一种创新。正常而言,货币政策管总量、监管管结构,这种差别化降准相当于总量、结构均兼顾。

  @财经专栏作家刘晓忠:当前定向降准并非“大水漫灌”的货币政策刺激,而是通过创造性的货币政策工具实施“精准灌溉”,盘活实体经济中的存量资产。如这次决策层希望新投放5000亿元左右基础货币用于债转股,能产生“药引子”效果,促使银行通过新增贷款等形式助力“债转股”工程,进而切断债务紧缩、信用紧缩持续循环的链条,增强实体经济的造血功能。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央行此次定向降准仍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的体现,降准的原因在于金融去杠杆持续,M2增速处于历史低位附近,也考虑到了未来一段时间金融市场流动性的状况。下阶段定向降准仍有空间、有必要,至年底可能还有1-2次定向降准操作。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央行本次定向降准,支持法制化、市场化的“债转股”这一招很妙,大约释放5000亿元。银行真正做“债转股”的时候,再告诉央行,才可以动这个钱,这是一个正向激励,实际就是用“长钱”支持结构性去杠杆。

  @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研究员莫开伟:央行此次定向降准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缓冲美联储加息导致的市场流动性趋紧,以及应对资金外流等方面的压力,而且,对纾缓当前股市情绪、提振投资者信心都将产生一定作用。

  “小金”视点 严惩违规者毫不手软

  凡有心者,可能会注意到上周另一则与国内金融业休戚相关的新闻: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新闻发布会,明确未来三年检察机关将从严惩处危害金融安全领域的刑事犯罪,包括依法严惩擅自设立金融机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网络传销、高利转贷及“校园贷”、“套路贷”,以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侮辱等非法手段催收民间贷款等严重危害金融安全、破坏社会稳定的犯罪行为;严惩金融从业人员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内外勾连的“内鬼”及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金融大鳄”。

  说来并不奇怪,金融业只有不断清除“害群之马”,努力铲除“毒瘤”,确保体系“健康”,才能充分发挥其在服务实体经济中的作用。认识到这一点,当能体会最高检的良苦用心。

  面对违规行为就必须出重拳。就在上周,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天津市某营业所因为原负责人私售外部理财产品,被天津银监局罚款50万元,当事人更被终身禁入银行业。无独有偶,某农商银行无锡市月城支行一名信贷员虚构事实,多次骗取客户财物,数额高达3600余万元,日前被当地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15万元。

  或许有人说,上述案件只不过危害到小部分群体的利益,不算啥。那么试问,让诸多承贷者承受巨大经济与精神双重压力,甚至酿成一幕幕悲剧的“变味”现金贷当如何?欺诈手段不断翻新,涉及金额少则几十万元、上百万元,多则几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的非法集资又当如何?至于此番被最高检点名的其他金融犯罪手段,想来公众并不陌生,且很多人本身就在受害者之列。

  由此,不论犯案手段新旧,也无论涉众范围大小,各类金融违法违规行为与案件高发势头必须进一步加以遏制,方能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从这个角度看,在金融监管部门不断补齐制度“短板”的当下,以最高检为代表的司法机关同时发力,加快完善金融法制建设,坚持从严惩治执法导向,从而切实保障金融领域安全稳定,对于这些举措我们必须点赞!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