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人民币兑美元短期贬值压力犹存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日前跌至今年最低水平,跌破6.60。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6月27日指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可能存在超调,但贬值压力并未根除。

  人民币缘何贬值

  “二季度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虽然贬值,但对一篮子货币依然是升值的,说明人民币对美元走弱的主要原因是美元指数的走高。”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梁中华指出,“今年以来美元指数走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在减税的刺激下持续回升,而欧元区和日本去年的强势复苏在今年则开始转弱。在经济表现分化的基础上,美国通胀预期持续升温,而欧洲经济还受到政治风险的扰动,导致美、欧的货币政策倾向也出现差异。美欧、美日的10年期国债利差,较今年初分别扩大了60个和50个基点,美元资产的吸引力进一步增强,也推升美元走高。”

  招商证券谢亚轩等分析师指出,人民币贬值原因主要是两个:“一是美元指数为代表的篮子货币汇率。过去10日美元指数上升0.93%,美元强,人民币弱,这可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25%。二是外汇市场供求状况。外汇供小于求,汇率走弱,供求因素可以解释人民币汇率贬值的75%。外汇供求的边际变化,既受国内股票价格剧烈波动和外汇市场各种传言引发的恐慌情绪的干扰,也受资本市场资金外流引发的购汇需求的影响。”谢亚轩等人指出,资本市场逐步开放的条件下,“猴性”外资的流出和流入会放大外汇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波动,“2017年下半年,特别是2018年4月和5月外资通过陆股通不断流入,是人民币汇率相对篮子货币走强的重要原因。同样,近期外资已连续两周减持A股,这不仅可能对A股走势造成边际影响,也已反映在了汇率走势上。”

  邵宇日前指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短期可能存在超调,但贬值压力并未根除,压力来自五个方面:中美利差重新缩小;中国通胀持续高于美国;中美竞争力差距缩小;中国金融风险上升导致资本外流;潜在的中美贸易冲突。预计下一阶段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为6.4-6.8。

  贸易战或为关键

  “中美贸易摩擦形势是2018年人民币汇率超预期的变量之一。”招商银行外汇首席分析师李刘阳表示,“今年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乃至全球贸易争端的激烈程度远超往年。因此,在今年汇率市场的风险定价中,贸易摩擦成为了一个异军突起的重要影响因素。今年中美贸易摩擦不同于以往,已经从市场的争夺升格为模式的对抗。整个贸易谈判过程相当反复,进出口企业的信心也随着贸易战的形势变化而波动。在6月15日美方公布500亿美元关税征收清单之后,境内人民币汇率预期显著恶化,这带动了一波贬值行情。”

  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认为,越来越明显的是,全球贸易局势的发展严重拖累了人民币走势。他表示,如果中美贸易关系开始缓解,人民币可能反弹;而任何贸易战升级的迹象将使人民币承压。

  花旗银行也表示,人民币汇率短期内可能再次面临压力,并接近花旗今年对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预测的6.2-6.6区间的弱势端。花旗称,未来中美贸易关系或仍为牵动人民币汇率的主要因素。花旗对美元兑人民币0-3个月预测值为6.45,6-12个月预测值为6.37。

  李刘阳预计,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先跌后涨,转折在秋季。“中美贸易谈判在上半年的最后期限为7月6日。如果双方难以达成协议,那么首批500亿美元商品的惩罚性关税将正式实施。夏天美国国会将进入夏休期,在此期间,中美双方恐怕难有实质性的谈判成果。因此,我们预计人民币汇率将在整个夏天承受一定压力。三季度末,美国国会重开,美国中期国会选举日益临近。为了团结贸易战中受损的利益群体获得选票,美国政府将会有更强的动机与中方达成协议。当贸易战的风险暂时解除,市场情绪的修复将促使人民币启动反弹。而经过了整个夏天的筑底,欧元、英镑等主要非美货币预计也将在8月份展开反攻,人民币的反弹条件也因此成熟。在美元重新回落和贸易战谈判阶段取得成果这两个利好带动下,人民币在年底前有望重回6.40下方。”

  国内黄金的机会?

  国际金价也已于日前跌至2018年新低。但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走弱,导致国内黄金价格的表现首次好于国际金价的表现。

  民生银行分析师汤湘滨指出,虽然国际金价走势仍显低迷,但是人民币汇率走弱将对国内金银价格形成支撑。“近期境内外人民币汇率转向明显贬值。上周境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