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小微金融服务“几家抬” 商业银行“正规军”是主力

  近半个月以来,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热度”再次明显升温,这与去杠杆导致信用趋紧的宏观环境不无关系。虽然小微金融服务需要“几家抬”,但商业银行仍是责无旁贷的最重要“一家”。

  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基石

  “整体上,十九大等会议召开以后,各方面关于发展普惠金融,包括支持小微企业的力度非常大,基本上每个月都有比较大的动作,政策红利非常多。”沪上某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

  近半个月以来,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热度”再次明显升温。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的主旨演讲即以“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为主题。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五大措施。此后,央行宣布最新一次定向降准,包括从7月5日起,下调邮储银行、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之后,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6月29日,五部门又召开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

  渣打银行中国区经济分析师申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贡献逾六成的GDP总量,逾五成税收收入,占中国所有企业总数的99%,创造城镇就业总数的80%。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向《上海金融报》记者特别提到,小微企业是支持创新创业,促进经济转型的有生力量。“从短期来看,小微企业是就业的容纳器,是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就是支持就业和稳定经济增长;而从长远看,通过支持小微企业发展,鼓励‘双创’,对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双创’催生的大批小微企业,将汇聚成巨大的动能,形成中国经济的新引擎,助推中国经济的动能转换和结构转型。同时,科技型小微企业蓬勃发展,是经济增长与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近年来,科技型小微企业悄然兴起并迅速发展,成为技术进步中最活跃的创新主体。”

  去杠杆加剧小微企业融资难

  “在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变革时代,小微企业既是经济发展的助推器,也是熨平经济波动的‘熨斗’。”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指出,“但从主要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来看,2017年三季度后,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出现了明显下滑,金融机构的信贷资源在紧信用环境下可能更多地偏向了中型企业与大型企业。”

  申岚分析称,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银行资产负债扩张受限,风险偏好下降,对私营企业及中小微企业信贷供给收缩;同时,表外融资和非银金融机构融资受资管新规等影响,大幅收缩,给中小微企业融资带来很大压力。

  “当前去杠杆导致的货币信贷增速较低和社会融资过快收缩,确实会使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更为凸显。”唐建伟指出,“首先,去杠杆导致社会融资规模和货币信贷增速过度收缩可能带来经济下行压力。由于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较低,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小微企业受冲击最大。而由于企业违约风险上升,金融机构出于防风险的考虑,在经济下行期也会主动收缩对小微企业的资金支持,这会加剧小微企业融资难。其次,去杠杆导致整体流动性紧张,信用紧缩会导致融资可得性下降。在融资过快收缩、融资渠道受阻的情况下,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其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压力更大。在当前融资形势下,非信贷社会融资的可得性明显下降,其利率已经明显上升。考虑到金融机构更倾向于给大型企业融资,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压力更大。再次,‘非对称’去杠杆给小微企业融资增加困难。去杠杆过程中,表外融资收缩比表内融资要更明显,而主要依靠表外融资、目前确实有实际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将承受相对更大的融资收缩压力。”

  “主力军”商业银行谋求平衡

  易纲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要通过正规金融渠道提供更多融资,使正规金融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主力军。“我国小微企业融资来自于正规金融机构和民间融资的比例大致为六四开,与金融市场更发达的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正规金融机构的占比还有明显提升空间。”他说,另外,由于融资成本不同,正规金融提供的融资多一些,会降低小微企业融资的加权平均成本。

  “中国的金融体系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导,因此,商业银行作为最重要的金融机构,仍将是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主要力量,是短期能出效果的最主要的‘一家’。而且从融资成本看,银行信贷也是目前小微企业众多融资来源中成本相对最低的,因此,通过加大商业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是降低小微企业整体融资成本的重要手段。”唐建伟指出。

  “我们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定价本身就不是很高,监管部门还要求我们带头降低利率,我们开始还不能理解,现在想明白了,”某国有商业银行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这是国家政策,我们要落实。另一方面,贷款利率降低后,很多客户就来了,可以达到规模效应,还有望享受到定向降准等政策红利,银行最后还是有获利的空间。”

  某股份制银行负责人则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发展小微企业金融业务,一方面是响应国家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号召,另一方面,从银行经营发展角度来看,在传统的存贷款业务越来越难做的情况下,围绕小微企业提供包括结算、交易、经营性贷款、财富管理业务等在内的综合性服务,未来也可能是一个主营业务。

  “当前,小微企业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首要目标和重要方向。服务小微企业更是商业银行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但服务小微企业也是一种商业行为,且商业银行都是市场化经营的机构。所以,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和为小微企业提供的金融服务要能够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基本覆盖成本,财务上才能够长期可持续。”唐建伟指出。

  某银行负责人日前表示,降低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成本,需要专业的手段和创新的思维。

  李奇霖表示,有条件的银行不妨抓住此次政策机遇,发展小微企业贷款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因为“一来小微企业的敏感度不高,准入困难,定价权基本掌握在银行手里,且样本大、金额小,也可分散风险。二来利用资产证券化,可以尽可能地提高资产周转率,解决信贷额度约束,调整信贷结构。”

  易纲指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要用“几家抬”的思路来共同做好。唐建伟就《意见》分析指出,各项政策主要从以下几方面着力:一是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引导金融机构聚焦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信贷投放;二是加大财税政策激励,提高金融机构支小积极性;三是加强贷款成本和贷款投放监测考核,促进企业成本明显降低;四是健全普惠金融组织体系,提高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和水平;五是大力拓宽多元化融资渠道,优化营商环境,严厉打击骗贷骗补等违法违规行为,确保政策真正惠及小微企业。

  “政府已加大对中小微企业支持力度,在保持去杠杆操作的同时,通过定向降准和再贷款鼓励银行对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同时通过减税降费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财务成本,另外还可通过对产业扶持政策以及对金融机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对中小微企业进行支持。”申岚表示。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