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股权质押拉响“警报”

股市风险防范配套机制亟待完善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着重讨论了网贷和股权质押的风险。将股权质押风险与网贷风险并列讨论,可见股权质押风险已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

  股权质押盛行

  自2014年起,股权质押进入加速扩张时期。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每年分别新增股权质押1.79万亿元、4.31万亿元、4.82万亿元和3.80万亿元。截至2017年末,我国股权质押总规模为4.9万亿元。而截至今年8月,涉及股权质押的上市公司约3400家,质押比例在30%至40%的公司占六成;两市股权质押规模已达6万亿元,约占A股总市值的12%。

  同时,上市公司大股东已成为股票质押的主要融资方。2018年3月初至8月中旬,大股东质押比例在70%以上的A股数量达835只,占全部股票数量的24%左右。虽然相关个股的参考总市值由1.76万亿元降至1.55万亿元,但这主要是由于股价下跌所致,质押股本数量并未明显减少。

  “上市公司大股东热衷股权质押有多方面的原因。”经济学者付立春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首先是政策因素,‘去杠杆’的大环境令上市公司融资面临更高的门槛。很多上市公司在此前融资中对社会融资的依存度高,‘去杠杆’政策对其固有融资模式影响较大,股权质押融资成为当前较为可行的融资方式。其次,前期部分大股东以股权质押的方式为员工持股计划做担保,随着市场下行、股价下跌,导致质押比例上升。”

  “值得关注的是,部分基本面并不太理想的上市公司,在炒作兴盛、二级市场相对繁荣等因素影响下,股价处于相对虚高的位置,大股东更有意愿进行股权质押融资。”付立春进一步指出。

  “爆仓”后果不容小觑

  随着股权质押规模迅速增加,相关风险逐渐累积。特别是今年以来,部分债券发行企业在质押风险爆发的影响下发生信用风险事件,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从总量和存量的角度衡量,股权解押规模或将在2018年四季度达到峰值。”川财证券分析师邓利军在研报中指出,“今年以来备受关注的与新经济产业密切相关的医药、传媒、计算机、电子元器件、机械等行业股票质押规模都相对较高,需警惕其可能受到的影响。”

  “股权质押风险一旦集中爆发,影响很大。”付立春表示,从公司角度看,可能直接导致公司资金链的断裂并面临破产风险,对其基本面和持续经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甚至会面临退市风险。

  “在市场急跌期间,股价跌破平仓线导致非正常解押的股票,或将在后期面临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邓利军进一步指出,“相关个股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能通过公司声誉、评级等定性因素,侧面影响公司经营及后续融资。”

  值得关注的是,一旦股权质押风险集中爆发,券商作为未解押股权质押规模最大的质押方,可能受到冲击。“与银行、保险机构相比,券商此前因为开展的大部分是中介业务,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杠杆比较低、轻资产的模式,其资产负债表相对银行、保险较为‘干净’。但今年以来,特别是一些小券商打破了市场对这个行业的看法。”野村中国金融业股票研究主管唐胜波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股权质押业务给券商资产质量带来了一定的风险与压力。但目前来看,影响相对可控。”

  配套机制需完善

  在“去杠杆”背景下,监管层已出台一系列规定,对股权质押的融资标准进行规范:今年1月12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证券公司参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风险管理指引》;上交所、深交所与中证登联合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以下合称“新规”),对融入方的准入门槛和资金用途、证券公司的融资规模和风控要求等提出了明确规定,并特别对股票质押率及质押比例设定了具体上限。

  “当前股权质押风险暴露,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部分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问题,因此,无论是宏观经济政策,还是涉及资本市场的政策,都应注意让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形成稳定预期,减少不必要的风险和波动。”付立春进一步指出,“不过,股权质押平仓是市场自身调节的重要方式之一。如果发生风险的股票基本面存在问题,还是要按规定退市。因此,上市公司的破产清算和退市机制,以及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机制都需尽快完善。事实上,在打破‘刚兑’、市场风险充分暴露的趋势下,市场对相关配套机制的需求非常迫切。”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