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雷声大雨点小 市场化债转股“说易行难”

  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拉开序幕。两年间,为推进本轮债转股进程,一系列定向激励措施陆续出台,五大行在去年均已成立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但项目实际落地较慢,其中有债转股项目资金来源、银行风险偏好等多方面原因。穆迪副总裁、高级分析师尹劲桦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推行债转股项目落地不易实属正常,但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一定要坚持。

  签约多、落地难

  就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进展情况,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方面,政府支持力度较大,政策不断完善,为债转股提供了有利的政策环境。监管层陆续发布了《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商业银行新设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等政策文件,就债转股资金来源、资金退出、实施机构等重点方面进行部署。另一方面,债转股整体签约规模大,但落地成功率并不高。根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截至7月31日,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达到17325亿元,资金到位3516亿元,资金到位率为20.29%,到位率仍较低。

  李茜表示,造成市场化债转股“签约多、落地难”困局的主要原因在于: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对债转股标的风险和收益的不确定性缺乏合理预期,从而导致参与机构观望情绪浓厚,筹集债转股资金困难。

  尹劲桦指出,债转股本身就是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这与银行对稳健经营的要求有天然的不一致,同时,很多企业本身竞争力存疑——这是债转股难以实际推行的两个最根本原因。“很多企业面临的不是简单的短期债务结构问题,而是产品、管理的问题,这样的企业债转股之后,经营效益不一定能得到实质性的扭转。如果企业最后破产清算,银行作为股权持有人,偿付顺序是排在最后的,损失反倒会更大。”尹劲桦表示,“债转股本身是一个财务上的调整。如果企业自身的产品竞争力、经营管理没有实质改善,那最终不行的企业还是不行,这是债转股最大的风险。”

  “所以,要寻找到真正的外部资金是比较困难的。部分债转股项目还是银行的理财资金在接,但理财资金也会对回报率有要求。这也导致在实际操作里的灰色地带,比如明股实债的安排,但明股实债并不是真正市场化的债转股。”尹劲桦指出,“对于银行而言,除了资金安全性以外,如果严格按照股权投资的风险权重来计提资本的话,资本消耗会比较大。”

  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高志刚指出,虽然从2016年至今监管层不断出台政策推动市场化债转股,但目前债转股落地推进的情况仍然有待加强,具体困难包括:银行目前按主流的“发股还债”模式做债转股,这就涉及到资本占用问题,会产生一定的资本成本;资金来源不足,且需要与持有期匹配,缺乏低成本资金来源也会导致储备项目难以落地;退出机制不健全;要选择出既经营良好,又杠杆过高的企业,也存在一定困难;转股定价难。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债转股项目正式实施前,市场化的谈判需要时间,包括转让的价格和被持股企业的转股权的价格,以及银行持有股权的比例等。“对企业未来发展前景,包括现金流状况、信用状况等,债转股实施机构和被转股企业肯定会有不同的判断,也有不同的诉求。银行一旦持有股权,在公司治理中,包括在一些重大事项的决策中承担多大的角色,这可能也会存在认识上的分歧。”温彬指出,由于宏观经济面临新的不确定性,债转股项目的谈判、实施过程也相应面临着更多不确定性。

  “同时,目前只有大银行成立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而且其资金到位需要一个过程,这会影响到债转股项目的推进和落地。”温彬指出,资金来源包括发行债券、引入社会资金,以及央行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等。

  李茜建议,应充分利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方式拓展债转股交易的资金来源,丰富市场参与主体的类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优势在于可以通过基金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的形式,来扩充债转股的资金来源,吸引各类社会资金。”同时,应充分利用债转股专项债这一债券融资渠道,“目前债转股专项债成功发行主体仅1家,与当前债转股市场资金需求量明显不匹配。”

  市场化原则须坚持

  “债转股是实体部门结构性去杠杆的重要途径之一,政策上是鼓励的。金融机构和被债转股企业都有债转股的需求。对企业而言,债转股总体上还是有好处的,因为会直接降低企业的财务成本和杠杆率,对企业更好地应对外部环境变化有正面促进作用。”温彬指出,未来应更注重债转股项目的落地和实效,而非比较空泛的签约金额。

  温彬强调,债转股应坚持市场化原则,不能为债转股而债转股。“政策应创造一个有利于债转股实施的环境,不仅是金融政策,也包括财政政策。同时,要坚持市场化,而不能由地方政府或者监管机构主导,更多的还是由债转股实施机构和被转股企业之间通过市场化的竞争来推进。”

  尹劲桦也表示,一定要坚持市场化的原则,不能为了追求规模而强化行政干预,这是本轮债转股的基本原则。同时,一定要坚持透明原则,明确各方权责,不能异化为帮助企业融资加杠杆的工具。“要确保是真正的债转股,而不是明股实债、隐性担保,结果只是把问题推后。”

  除了融资渠道以外,李茜就下一步的市场化债转股建议道:首先,进一步为市场化债转股优化政策环境,稳定交易各方的政策预期,包括进一步理清债转股交易过程中定价机制、风险承担机制以及退出机制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完善相应配套政策。其次,采取多种方式降低债转股交易成本,如加大税收优惠力度、发挥产业基金激励引导作用等。此外,加强债转股交易的信息披露质量和信用记录管理,引入第三方信用评级机构开展信用风险评估,提高参与机构对债转股项目风险的识别能力。

  尹劲桦还提到,银行在债转股实际操作中的一些细节问题还有待监管部门加以明确。“例如,新一轮市场化债权股实施过程中,实施机构往往设立表外债转股投资基金,以此为主体开展债转股。实施机构自己出小部分资金,大部分资金可能出自别处,如理财资金。问题在于,在计算资本占用的时候,是把整个基金全都并表来算资本消耗,还是只以实施机构在基金里面的小部分出资作为计算的基础?”尹劲桦表示,当政策不够明确的时候,实际执行尺度的松或紧会有明显的区别。

  【延伸阅读】

  一文读懂“债转股”

  债转股(Debt for Equity Swap),是指由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投资的主体,将商业银行原有的不良信贷资产,也就是将企业的债务转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企业的股权。这不是将企业债务转为国家资本金,也不是将企业债务一笔勾销,而是由原来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企业间的持股与被持股、控股与被控股的关系,由原来的还本付息转变为按股分红。

  当前实施的政策性债转股,其内涵和整个模式已经从改革和发展两方面扩展。从改革意义来说,债转股的内在含义实际上与十五大所规定的推进现代企业制度、发展多元化产权结构和国有资本实施战略性重组这些改革目标密切联系在一起,为这些改革提供了一个好的条件。从发展方面看,与解决当前国有企业面临的许多重大难题有密切关系。债转股不意味着国家或有国家背景的金融机构把企业的烂账认下来,而是淘汰旧的生产能力、调整产权结构、促进技术设备更新,以及在全社会的空间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等。

  债转股兼顾了财政、银行、企业三方面的利益。国家银行债权变股权,没有简单勾销债务,而是改变了偿债方式,从借贷关系改变成不需还本的投资合作,既没有增加财政支出,又减轻了企业还债负担,银行也获得了管理权。这是一种现实代价最小的债务重组方案,社会震动小,所以可以在较大规模上运用,有利于在较短时间内收到解脱银行和国有企业债务症结的成效。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