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银保销售“误导潮”缘何再起?

  豪掷840万元买理财产品,应该称得上是投资“大户”,但若这笔巨款实际买了须活满108岁才能“兑现”本金的保险,岂非成了“冤大头”?很不幸,这并非天方夜谭,而是在现实生活中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先回顾一下案情。2016年10月,时年36岁的哈尔滨市民朱小姐到某银行购买理财产品。经两位“工作人员”推介,她相中一款“利率远高于定存,五年期满即可还本付息”的保险产品。鉴于这笔投资“挺合适”,朱小姐邀约母亲及姨妈,三人合计砸下840万元,坐等产品到期数钱(收益)。但2017年交费期至,朱小姐却从险企售后部门获悉该产品并非五年期,而须71年后等她108岁才能返本,且利息远低于银行活期存款利率。

  闻此真相,朱小姐懵了。翻翻保单,只见上书“保险期间终身”,另有“保单年度末1到71”字样,并无具体文字解释。显然,自己被两位负责推销的“工作人员”坑了。朱小姐急忙电话联系他们,发现一个停机,另一个成了空号,遂找该银行讨说法,但对方回复,现任行长新近刚调来,对以前发生的事情和代销的保险并不清楚,而且销售产品的是险企人员,现已不再驻银行网点,无法联系,需由险企处理。没辙,朱小姐去敲险企大门,结果仅“确认”两件事:其一,她所购产品系终身型,除非投保人去世,否则不能在交满5年保费后拿回本金。其二,两位始作俑者均已从公司离职,如何解决问题,需等上层消息。

  整起事件来龙去脉就是这样。从中,我们分明看到两个令人遗憾的现象。首先,涉事银行的态度令人遗憾。一方面,朱小姐在该行购买理财产品被忽悠,事发2016年10月。查阅监管部门历年发布“禁令”,可知早在2010年11月,原银监会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合规销售与风险管理的通知》,2011年3月更是联合原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监管指引》,再三强调银行代理保险不得误导客户,并明确叫停险企在银行驻点销售。由此试问涉事银行,允可险企员工身穿本行制服推销产品,“顶风作案”底气何来?岂非有错在先?站在这个角度,哪怕新调任的行长对这一情况不甚了解,但秉持“客户至上”原则,也应与前任接洽,了解详情,与朱小姐沟通协商。现在一个“皮球”直接踢给险企,算哪门子道理?另一方面,朱小姐到银行本意是买理财产品,这与买保险有本质区别。不然,监管部门何必三令五申强调银行不得将保险与理财产品相混淆,尤其不得与存款作类比,归根到底就是考虑到不同消费者的风险承受能力不一。然而,朱小姐偏偏在涉事银行“入坑”,虽说此乃险企人员“打擦边球”,但他们天天在网点信口雌黄,银行方面不会绝无耳闻,却从不过问,提醒推销产品务必充分告知,以免将消费者带入误区。站在这个角度,涉事银行须为朱小姐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责任,新行长初来乍到亦不该事不关己,让客户心寒。

  其次,银保销售“误导潮”再起令人遗憾。此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不仅朱小姐一案事发后经媒体传播,2018年持续发酵。更严重的是,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类似存款变保单、放贷时变相要求购买特定险企产品等银保销售误导屡有发生,已有逾10家险企因之受罚,另有超过8家银行因违规销售保险从监管部门领受罚单。如9月19日,保监会内蒙古监管局公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呼和浩特分行工作人员销售保险产品时,使用与保险不符的表述,涉及9笔保单存在欺骗保险人、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违法行为。就此,该行被处以22万元罚款并责令改正。

  由此可见,纵有“红头”监管文件一道道下发,银保销售“误导潮”却再起,说明总有一些金融机构胆大妄为,不惜以身试法。这就警示监管部门,除了不断制定政策,还须落实后期督改,唯将跟踪检查常态化,才能防止“治标不治本”。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据说,经相关部门介入,朱小姐近日终于成功退保并拿回退款,这个结果还算庆幸。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恐怕也不算真正的好消息,毕竟这是朱小姐与银行、险企纠葛近一年并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广泛关注才“换来的”。而其他诸如此类未被曝光,或者尚未妥善解决的银行销售误导纠纷,是否也得如此闹腾,消费者才有可能维权成功?

  这绝非说笑话,前车之鉴实际早已有之。今年6月6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一起银保销售误导典型案例,其“动静”比朱小姐的经历要大得多。据称,2016年末,王先生到某银行打算存款500万元,却被自称银行工作人员的险企员工及该行行长联合欺骗,买了一份100周岁后才能取回本金的保单。事发后,银保双方互相推诿,不肯担责,一拖就是一年。王先生万般无奈,于今年2月8日登上楼顶,准备以命维权,幸好被警方及时劝阻。眼见难以收场,险企才同意返还其500万元本金和27.5万元利息。对此,银保监会予以严肃查处,停止涉事银行代理保险新业务1年,并处罚款30万元,同时处保险公司60万元罚款,两家机构的责任人也受到警告及3万至5万元罚款的处分。

  瞧,与王先生相比,被“套”资金更多的朱小姐,其解决问题的态度尚属理性,这也算涉事银行的“福分”。试想,倘若每位被银保销售误导的消费者都以走极端来维权,就不是“令人遗憾”那么简单了。如此“细思极恐”的场景,当真值得各金融机构好好思量。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