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鏖战”跨境支付 第三方支付“出海”意欲何为

  时下,跨境支付正成为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新“战场”。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支付机构“出海”面临诸多挑战,创新服务的企业未来将抢占更多市场份额。

  “掘金”各有“底气”

  今年“十一”假期,国内支付机构为布局海外市场展开激烈竞争:银联在境外2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万家商户推出专属优惠活动;支付宝宣称已在超过40个国家接入数十万商户,其中9个国家通过与本土品牌合作完成了本地化布局;微信财付通重点升级退税通系列3大新功能,支持全球81个机场实时退税。

  事实上,不仅是上述三家行业巨头,诸如连连支付、宝股、汇付天下等将发展的着力点放在B端的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均将目光瞄准海外,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不久前宣布投入30亿元布局跨境市场的连连支付CEO潘国栋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公司此举基于两大原因。首先,近年跨境电商蓬勃发展,尤其跨境出口电商行业增长迅猛,是新兴蓝海市场,而跨境支付市场与跨境电商行业发展息息相关。2017年,中国跨境电商行业交易总额达7.6万亿元,未来将保持快速发展势头。据机构预测,未来5年跨境电商将发展为年交易额20万亿元的庞大市场。其次,连连支付有开展跨境支付的牌照优势,在国内有跨境支付业务试点,在境外则获得了美国、英国、香港等地支付牌照。”

  “宝付是2017年唯一获批跨境外汇支付试点资质的支付机构,自2017年2月底获得试点资质后,一直致力于打造电商‘一站式跨境收付平台’,并积极开拓跨境支付新市场。”宝付国际事业部总经理林勇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宝付跨境支付业务专注于电商零售行业,因为这类货物贸易平台与企业对跨境支付的需求较为强烈,随之带动仓储、物流等上下游相关服务行业也有强烈的跨境支付需求。宝付跨境已着手布局全球战略,现阶段聚焦美国、日本和欧洲。“一方面,这些地区是中国制造、中国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另一方面,美国、日本和欧洲的金融市场相对成熟,支付作为新兴服务产品,能快速切入市场。”

  “从国内看,第三方支付市场已在一二线城市相对饱和,面临巨大竞争压力;从技术输出看,经过多年积累,我国第三方支付不论技术层面还是模式层面均已领先世界。”易观高级分析师王蓬勃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生态建设看,支付作为商业的闭环和用户金融行为的第一入口,第三方支付企业积累用户,为未来全方位增值服务奠定基础;从利润层面看,相较海外动辄1.5-3%的费率,中国市场费率最高0.6%,却仍存在下行空间,去海外市场追求利润成为必然。”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也向《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宏观层面看,我国经济各领域开放度逐步加大,国内外经常账户往来日益增多,国内企业和个人加速“走出去”,客观上为跨境支付业务提供了广阔市场空间。从行业层面看,随着国内移动支付渗透率趋于饱和,以及市场格局固化,拓展跨境业务也被不少支付机构视作新的增长来源。

  挑战不容小觑

  据了解,跨境支付可细分为跨境人民币支付和跨境外汇支付,业务类型主要包括跨境转账汇款、境外旅游消费支付、跨境网络消费支付等。

  “跨境支付的参与者,除了传统银行和卡组织外,第三方支付机构成为一支重要力量。其中,跨境汇款、境外消费等C端业务主要掌握在几大巨头手中,中小支付机构则主要发力B端跨境支付业务,集中于跨境电子商务、旅游教育、酒店住宿等领域。”薛洪言指出,从模式、场景、客群等方面看,整体上仍是同质化的,但从战略决心、业务深度看,不同机构的差异非常大,尤其支付宝和微信仍走在市场前列。

  但在网贷之家高级研究员张叶霞看来,境外市场的同质化水平不高,支付机构各有特色和重点战略方向。“境外消费场景中,银联的占有率较高,合作覆盖的国家与地区多,和境外卡组织合作密切;支付宝在机场免税店、奥特莱斯折扣店、街边小店等涉及境外旅游焦点的场景上布局较好;腾讯发力香港、马来西亚等微信用户量较大的地区,提供钱包等本土化支付服务;诸如连连支付等关注收结汇业务,如跨境收款,以及为电商平台搭建支付系统或提供完整的支付解决方案。”张叶霞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互联网巨头利用自身巨大的流量布局境外C端市场,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则更多布局结售汇和人民跨境支付。各类参与者在跨境贸易、旅游场景、本地化业务渗透、机构合作或科技输出等领域发挥各自所长。

  不过,国内支付机构“出海”难免水土不服。“在海外市场拓展过程中,会遇到许多困难。比如,对海外市场缺乏深度了解、对海外金融监管复杂性认识不够等。尤其在海外支付牌照申请上,有比较大的挑战。”潘国栋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境外主要国家、地区对于金融机构的监管通常比较复杂,有的国家规定支付机构需同时满足多项法律法规要求,同时受到不同职能部门监管。此外,国内企业由于存在文化差异、法律理念差异、监管重心差异,无论在哪个境外国家地区申请支付牌照,都是一项艰巨挑战,需不断与当地监管部门交流、沟通,根据其意见调整商业计划、反洗钱风控策略、消费者权益保护政策等细节,这就需要一支熟悉当地法律法规,重视细节,理解文化差异并善于沟通的专业团队。”

  王蓬勃指出,支付机构“出海”首先面临复杂的国际监管环境及合规性问题。除了与当地代理商合作,目前国内支付机构已开始探索通过收购和自营来弥补不足;其次,不同国家的金融市场成熟度不同,欧美国家金融市场成熟度较高,国内支付机构面临巨大竞争压力,尤其成熟市场培育出的用户黏性更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国内支付机构在海外运营的难度。此外,防范欺诈和洗钱风险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张叶霞表示,拓展境外支付需要较好的境外合作资源,并获得相应的支付牌照和客户资源。不过,境外支付牌照的申请难度较高,部分地区基础设施不完善,会使支付机构面临较多技术难题;另一方面,境外市场拓展成本投入高,相比互联网巨头,一般支付机构不具备充足的资本投入,需要外部资本参与支持。此外,由于境外支付市场参与者包括传统银行、国际支付公司、互联网巨头、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以及其他非持牌的支付公司,另一大难点就在于如何从较强的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

  “每个国家的国情、市场格局、监管环境不同,且金融开放程度和态度也有很大不同。”薛洪言指出,“就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而言,跟随中国用户‘走出去’相对比较容易,毕竟中国游客超强的消费能力是场景方愿意接纳国内支付工具的根本原因,但中国游客集中的热门场景有限,后续渗透本地化场景会遭遇很大挑战。所以,在初期高速增长之后,要让‘出海’业务保持高增长很难。”

  未来“强者恒强”

  那么,支付机构该如何应对海外市场的激烈竞争?潘国栋认为,首先要具备基本的合规要求,在风控和反洗钱等方面都要达标,否则无法满足境外金融监管要求;其次,持牌合规经营是全球性趋势,要建立完善的海外牌照体系;第三,要对打算进入的海外市场环境有深刻洞察,才能有的放矢,降低经营风险;第四,要有清晰的战略,且能投入充足的资源。“尽管海外支付市场是蓝海,但要实现战略意图,建立竞争壁垒,仍需长期而充分的资源投入。”

  王蓬勃建议,支付机构要想弱化“出海”面临的挑战,首要解决合规方面可能遇到的问题。专注商户端跨境支付服务的机构要灵活推出跨境支付解决方案,看清企业刚需,在分账、清关、税改等方面解决平台实际问题;专注用户端服务的机构要更多地适应当地环境,从用户运营入手,匹配或改变用户习惯,和当地企业一起布局更多移动支付场景。

  “通过深入消费、贸易场景,优化C端的用户体验,针对B端不同行业的客户定制综合解决方案,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有望形成新格局。”张叶霞指出,创新境外支付服务的机构未来将占据更多市场份额。

  “从战略重要性来看,绝大多数支付机构跨境支付业务服务的还是中国用户,可视作消费场景的多覆盖,意在提升用户黏性,扩大交易规模;对少数几家巨头来说,国际布局属于集团性战略,在本地化渗透、属地化牌照布局、机构合作、科技输出等方面有一整套策略,‘出海’只是前站,未来布局可期。”薛洪言认为,鉴于战略决心不同、投入资源不同,假以时日,不同机构的跨境支付业务布局会出现明显分化,但市场仍会集中在少数机构手中。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