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首只银行系私募产品“现身” 银行为私募牌照“竞折腰”

  日前,农业银行旗下私募持牌机构农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并完成备案首只股权投资基金。值得关注的是,这也是银行系私募成立的首只基金产品。而自8月以来,工行、农行、建行旗下子公司都已先后取得私募牌照,银行系私募正快步发展。

  “进军”私募有因

  相关统计显示,在中基协备案、管理人为农银资本管理的股权投资基金名为“润农瑞行一号(嘉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润农瑞行一号基金”)。据悉,该产品成立时间为9月20日,备案时间为10月16日,托管人为农业银行,目前正在运作。而当前,工银投资、建信金投虽然也已完成私募管理人备案登记,但尚无产品成立。

  事实上,8月以来,国有大行就开始“进军”私募。8月3日,由工商银行100%控股、注册资本金达120亿元的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率先完成了私募管理人登记备案;8月27日,由农业银行旗下债转股实施机构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农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也完成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注册资本金为5亿元,实缴资本2亿元;9月29日,由建设银行旗下债转股实施机构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建信金投基金管理(天津)有限公司,同样完成私募管理人备案登记,注册资本金2亿元,实缴资本5000万元。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银行的债转股实施机构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9月30日成立了投资子公司中银资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虽然目前未在中基协进行私募管理人登记备案,但参照工行与建行,其未来取得私募牌照为大概率事件。

  “今年,资管新规、商业银行理财新规等文件相继出台,基本涵盖商业银行在表外进行资产管理、理财等业务的规定。”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银行业研究与诊断中心主任王勇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这些新政对商业银行跨领域业务的规定更加明确,对商业银行如何更好参与私募行业的规定也更加具体。

  “银行进军私募并非毫无征兆,成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来进行债转股工作,其实银行已计划有一段时间,只不过近期纷纷落地。”华泰资管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吴明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在资产新规大的框架明确、相关细则出台后,银行纷纷成立私募子公司,以此进行表内表外业务管理和风险资产剥离工作。

  “近期几大行集中进军私募行业,主要是政策原因。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改委等相关部门出台的政策明确提出,支持运用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方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某国有商业银行上海分行金融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年初开始,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政策文件不止一个。债转股作为债务重组的一种金融创新,其相关探索一直在持续。

  8月份,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五部门印发了《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其中明确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通过发行专项用于市场化债转股的私募资管产品、设立子公司作为管理人发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多种方式,募集股权性资金开展市场化债转股。而时间回溯到1月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做好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相关工作的通知》,允许实施机构发起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开展市场化债转股;6月,银保监会发布《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指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以设立附属机构,由其依据相关行业主管部门规定申请成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进军私募时,工行直接将债转股实施机构工银投资登记成私募基金管理人,农行和建行则是在债转股实施机构之下,再成立一家投资公司备案成私募管理人,即农银资本和建信金投。两者之间有何区别?对此,吴明义指出,“采用何种形式完成私募管理人登记,与各银行本身有多少待处理的资产有关,同时也与实际执行准备充分度有关,本质上并没有特别的不同。”

  王勇也表示,如何完成备案工作,虽然各银行采取不同的办法,主要是依据各自情况,但殊途同归,本质区别不大。

  市场影响待定

  随着8月以来,银行纷纷“进军”私募,鉴于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的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不论资金规模还是盈利水平都很高,因此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据统计,在市场化债转股拉开帷幕后,五大行均设立了债转股实施机构,分别为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工银投资)、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农银投资)、中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中银资产)、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建信投资)、交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交银投资),试点开展债转股及配套支持业务。

  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五大行的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合计净赚7.23亿元。其中,盈利最多的为工银投资,上半年实现净利润达2.73亿元;中银资产实现净利润1.64亿元;交银投资实现净利润1.38亿元;农银投资实现净利润1.17亿元;建信投资实现净利润0.31亿元。规模方面,工银投资的总资产为125.88亿元,净资产达124.66亿元;中银资产的资产总额为101.30 亿元,净资产达100.98亿元;交银投资的总资产为101.68亿元,净资产达101.43亿元;农银投资总资产为113.45亿元,净资产达102.30亿元;建信投资的总资产为123.60亿元,净资产达120.59亿元。

  那么,国有大行“进军”私募行业,会带来哪些市场影响?在王勇看来,“商业银行进军私募,能够更好地进行债转股工作。同时,银行系私募的发展也让私募市场‘蛋糕’由更多的市场机构来分享,市场竞争会更加激烈。”

  东方金城研报指出,当前的债转股实施机构以国有商业银行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为主,鼓励债转股实施机构通过私募基金撬动社会资本参与,可以规避银行资本高损耗对债转股空间的制约。实际上,由于债转股回报周期长,且银行等主流实施机构缺乏股权投资操作能力,私募股权基金能有效弥补债转股实施机构的专业度短板。

  “当前,这些银行系私募机构在市场上属于类别较特殊的私募,与一般私募不同,其是为了专门实现债转股或剥离特定资产的存在。市场上关于债转股或表内不良资产的产品本来就不多,即便这些银行系私募机构进入市场,挤出效应应该也不大,市场影响可能有限。”吴明义指出,按照资管新规,银行目前可以成立资产管理子公司,如果银行有资产管理团队,则可参与一般意义的公募、私募市场。目前,已有银行做了这方面的相关准备,可能对市场影响更大。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