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先上车,后补票” “相互保”并非免费午餐

  10月16日,由蚂蚁保险和信美相互保险公司联手推出的“相互保”服务正式上线,短短几日参与者突破780万人。专家表示,未来随着应用的增加,相互保险或将成为社会医疗保险和传统商业保险有益的补充。

  本质是收费产品

  事实上,许多人在尚未弄清相互保来龙去脉的情况下,先被“加入时无需任何费用,0元投保,先享受保障,后分摊费用”的模式所吸引。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相互保的“零元入保”算是保险营销一个不错的噱头。“多数投保人一看到这样的条款,再看到即便有出险案例,每个用户分摊金额也不会超过1毛钱,就会被这种价格优势吸引。而实际上,一旦运营起来,每月保费不会只有这么一点。一方面,投保人关注相互保的价格到底便宜与否。另一方面,由于不先交保费,险企没有相应的资金池,在偿付能力上能经受考验吗?”

  郭振华指出,现代保险都是预付费,先交费后赔付,因此险企有了大笔负债和资产。这是优势,也是负担,因为险企需为负债风险和资产风险提供资本。“但相互保采用后付费,且保险期限缩短到半个月,使收费总是大于赔付(有10%的管理费),消除了险企的承保风险,不需为风险准备资本。此外,相互保收费=赔款×110%,险企的收入实际等于‘赔款×10%’,意味着参与者出险案例越多,赔款越多,险企实际收入越高。”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互联网重疾保障年付费最低在200—300元,相互保能否维持在此价格之下,仍有待产品运营检验。

  郭振华表示,相互保有不到330万人参与自动解散的条款,对于相互保险来说,由于事先不预收保费,当人数达不到要求,随时可以解散,因此不会给信美相互保险公司带来不能填补的巨大资金漏洞。但对投保人来说,就决定了此类产品只能作为补充,不能将自身健康保障完全托付。“一般的重疾险有明确保障期限,一旦投保,险企会保障在相应时间内为投保人避险,且不少重疾险能起到年轻投保、老来享受保障的功能,这些都是相互保险不能实现的。”郭振华表示,从保障作用来说,相互保与市场上常见的重疾险不能互相替代,其对互联网短期健康险,比如防癌险的替代性更强一些。

  据信美相互总精算师曾卓介绍,目前全国大病重疾人口有300万,据其估算,相互保用户第一年分摊费用可能在100—200元之间。而根据支付宝官方微博透露,每期分摊到的钱最多十余元左右。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相互保的产品设计可以看出“先上车,后补票”,本质还是收费的健康险产品,投保人购买时对于交多少保费要有心理预估,这并不是免费的产品。

  防止道德风险

  “相互保运用互助保险机制,有助于拓展普惠性健康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相互保与已有产品有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更是相互补充的关系。相对于重疾产生的费用而言,相互保目前的两档保险金额提供的保障有待提高。随着被保险人年龄增长及医疗费用不断攀升,保障不充分的问题更显突出。因此,相互保还不能完全替代其他健康保险,特别是长期性的重疾险,二者可以形成补充。此外,相互保主要是在产品层面上互助,在运行机制方面尚需进一步探索。

  王绪瑾指出,相互保险能在较大程度上防止道德风险,逆选择风险也较小。从国际市场来看,相互保险在20世纪90年代曾经历快速增长期,1999年全球500强中有53家险企,其中20家是相互保险。但随着全球化发展,由于无法实现全球融资,该类保险形式在行业中占比逐渐下降。“国内相互保险刚刚起步,对商业险市场来说是很好的补充,能填补一些尚得不到满足的市场需求,比如医责险就是相互保险运用非常好的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保险迅速发展的背景下,网络技术的成熟和网络人口基数的厚度,正推动相互保险更多创新和发展。

  但有保险公司人士指出,互联网相互保险产品运作仍需面对不少难题,比如理赔依据不够完善清晰,财务报告透明度不够,信息公开不及时,可能造成道德风险,甚至出现骗保现象。另外,如果从未出险的投保人从实际利益出发,可能选择退出,退出的人数太多会对运营造成困扰。

  另外,如何对相互保险形式公司的偿付能力进行监管,也是颇具争议的话题。从欧洲偿一代开始,相互制险企与股份制险企的监管就不相同,在股份制险企逐渐落实偿二代的情况下,针对相互保险组织的偿付能力监管亟待出台具体细则。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