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美国中期选举对市场影响几何

  美国将在当地时间11月6日迎来中期选举投票,其对于美国政治经济政策影响深远。在市场风险情绪和避险情绪变幻下,股市、汇市、金市等各市场将面临不同的短期和中长期走势前景。

  对美元指数影响偏空

  兴业研究首席汇率分析师郭嘉沂、张峻滔表示,2018年中期选举有三种可能情景:共和党继续控制参众两院;民主党控制其中一院(众议院的可能性更大);民主党重夺参众两院控制权。这三种情况对美元的短期和中期影响各有不同。

  “若共和党继续控制参众两院,延续当前政策的可能性较高。财政方面,可能效仿里根和小布什推出第二轮减税,同时可能加快推进边境墙、交运等基建项目;贸易方面,除了延续当前的强硬态度,还可能谋求退出WTO。在共和党控制两院的情况下,要发起弹劾案的可能性很低。”郭嘉沂、张峻滔指出,“财政刺激的延续将给美元指数带来短期利好,但中长期财政赤字恶化的风险不容忽视,中期将给予美元指数贬值压力。”

  郭嘉沂、张峻滔认为,中期选举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民主党夺回一院(更可能是众议院)的控制权,这在一定程度上将限制特朗普的作为。在这种情况下,财政方面,民主党可能加强财政约束,使特朗普继续加码财政刺激的立法难度加大;贸易方面,民主党对待欧盟和日本的态度可能更加温和,但在中国问题上可能支持特朗普的强硬做派。特朗普退出WTO的可能性下降。若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可能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案。“短期而言,民主党夺回一院,将使市场对加码财政刺激的预期下降,利空美元指数。中长期而言,财政约束将减轻未来美元指数的贬值压力。但同时,财政刺激受约束后,经济增长和通胀回升的动能趋弱,使得美联储加息迫切性下降。中期对美元影响中性。”

  郭嘉沂、张峻滔同时指出,若民主党夺回参众两院控制权,可能使得美国国内政治局势突变。“财政方面,特朗普加码财政刺激的难度大大增加,民主党可能重启医改法案;贸易方面,有望加速与欧盟、日本达成贸易协定,但在中国问题上可能支持特朗普的强硬做派。特朗普退出WTO的可能性下降。特朗普遭弹劾的风险骤增。短期而言,这可能是最为利空美元指数的情况,‘特朗普交易’的逻辑可能彻底反转。但和情景二类似,对美元指数的中期影响趋于中性。”。

  花旗也称:“如果共和党大获全胜,可能会继续推动‘税改2.0’以及放松监管等政策实施,导致美元指数短期进一步强势。然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取得优势,或对税改等政策进行调整,进而可能会成为美元走弱的转折点。”

  光大证券分析师张文朗同时表示,如果共和党超预期赢得两院,美元、美股均可能上涨,不利于新兴市场货币汇率。

  花旗则指出,若民主党掌控众议院,或导致投资者规避风险,进而给新兴市场货币带来压力。“一方面,‘税改2.0’的推进难度加大或导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可能性升高;另一方面,民主党掌控众议院或对‘通俄门’事件进一步深入调查,进而使特朗普遭遇弹劾甚至定罪的风险升高。投资者风险厌恶情绪或不利于新兴市场货币走势。”花旗称,“除了风险偏好因素之外,另一个对新兴市场有重要影响的则为贸易摩擦因素。如果共和党在国会中遭遇掣肘,特朗普或加大对于贸易摩擦的政策执行力度,进而可能导致新兴市场货币表现不佳。但中长期而言,美元指数走弱仍有望给新兴市场货币创造上行空间。”

  “从历史经验看,共和党总统任内的中期选举前夕美元指数涨跌参半,但在选举后整体倾向于走弱。这与当前可能性最高的民主党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对美元指数的影响一致。我们倾向于认为此次中期选举对于美元指数的影响偏空。”郭嘉沂、张峻滔指出,“但回顾2016年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民调的失败教训,民调可能并不可靠。中期选举当天的市场可能急剧波动,存在利空或利多出尽后日内行情急剧反转的可能性,需保持谨慎。”

  FXTM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Jameel Ahmad表示,欧元估值尚未反映美国中期选举因素,如果选举的不确定性因素导致美元下滑,欧元表现将超出预期。他认为,美元可能在中期选举前后遭遇一轮大规模获利回吐。

  黄金或受益于避险情绪

  花旗表示,由于中期选举后美国外交政策以及贸易摩擦现状可能不会发生实质性转变,因此在短期内,中期选举结果不太可能对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产生重大影响。但花旗也指出,贸易摩擦对基础金属、黄金和农产品价格有显著下行压力,如果贸易摩擦风险降低,或有利于此类商品走势,其中基础金属和部分农产品价格有望迅速回升5%-10%。此外,如果民主党大获全胜,可能会导致长期美元指数下行,黄金在此种情形下有望大涨3%-5%。

  FXTM研究分析师Lukman Otunuga表示,黄金投资者密切关注美国中期选举,想从中了解美国贸易政策是否可能发生变化,这进而会影响美元人气。“金价短期至中期内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仍将受美元走势、加息预期以及新兴市场状况影响。长期前景将取决于全球贸易关系紧张程度。如果贸易争端达到危险临界点并转为全面贸易战,那么黄金将重获青睐。”Lukman Otunuga表示。

  道明证券报告则表示,中期选举结束后的市场环境应该会保持避险主题,这对收益率曲线和黄金有利。该报告称,民调的结果指向共和党和民主党会分别掌管参议院和众议院,“国会分治意味着政治不确定性下的避险反应,这会促使收益率曲线变陡。”

  OANDA亚太交易主管Stephen Innes称,美国中期选举的尾部风险和地缘政治升温让黄金成为很好的对冲工具。MarketPulse也表示,围绕美国中期选举、意大利预算案被欧盟否决、美国与沙特之间的紧张关系引发的政治风暴,有利于黄金的上行,因为黄金是对这些风险事件升级的尾部对冲。

  鉴于通胀预期叠加避险需求,中信证券分析师敖翀看多黄金。就避险需求而言,敖翀表示,“近期美股及新兴市场股市的大幅波动及美债收益率上升使得投资者风险偏好有所下降,叠加全球多重地缘政治风险,促使投资者转向更安全的资产类别,黄金价格有望上涨。”

  渣打表示继续看好黄金的短期前景。“技术指标显示,金价在突破1210美元/盎司后可能会打开通往1250美元/盎司的通道。我们还认为,黄金(可能还有白银)可以帮助投资者进行更平衡多元的资产配置。”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