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偿付能力承压 险企融资潮再起

  今年以来,国内险企掀起一轮补充资本金高潮。相关统计显示,2017年险企增资、发债累计金额634.73亿元,而2018年前8个月已达664.61亿元,超过去年全年水平。专家表示,转型压力带来业绩下滑、股市低迷导致实际资本下降等原因,都加大保险公司融资需求。未来,在资本市场尚未好转、公司盈利能力无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预计险企融资潮仍将持续。

  债市融资受青睐

  2018年上半年,银保监会批准11家保险公司增资合计181.20亿元,同比增长90.10%,批准7家保险公司发行10年期资本补充债券总计不超过445亿元(含上半年已发行的385亿元),使今年境内发债规模将大幅增长。其中,农银人寿、人保寿险、人保集团、英大泰和财险、中英人寿、中再产险、幸福人寿等7家保险机构发行资本补充债,共计获批发行债券445亿元,已达2017年全年近3倍。

  所谓资本补充债券,是指险企发行的用于补充资本,期限五年以上(含五年),清偿顺序列于保单责任和其他普通负债之后,先于险企股权资本的债券。

  沪上某保险资管公司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险企常见的融资方式包括IPO、增发股份和发债(包括次级可转换债券、次级定期债券、资本补充债券等债务工具)。“由于国内上市险企不多,能利用资本市场增发融资的保险公司较少,部分以股权形式融资的险企的增发对象也仅限于少数战略投资者。”

  安永大中华区保险业主管合伙人吴志强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上半年险企青睐通过发债方式融资,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资本市场低迷,保险类企业股票估值太低。“国内保险公司补充资本的渠道主要是发债和增发股份,对于上市险企来说,当前环境下股价较低,采用股票增发的方法讨不到‘便宜’。因为股价若很低,增发可能达不到险企预想的融资额。”

  此外,吴志强指出,尽管年内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下调多次,但市场上“钱紧”的情况并未有很大缓解,希望通过股东增资方式补足资本金缺口,显然不太现实。

  上述保险资管公司人士也指出,发行次级可转换债券、次级定期债券和资本补充债券,可以实现较低的认可负债价值,能起到增加实际资本作用,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在资本市场低迷、股权融资渠道较难落地的情况下,发债融资成为最可行的方式。”

  偿付能力不足是难题

  与前几年相比,今年上半年保险公司资本金的确有些“捉襟见肘”,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监管层对险企偿二代的要求十分严格,令险企不得不“未雨绸缪”。

  统计显示,保险行业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从2016年一季度的277%连续8个季度持续下降,直至2017年四季度的251%,部分转型困难的中小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甚至长期不达标或处于临界区间。今年二季度末,保险行业平均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6%,较年初又下降5个百分点。

  上述保险资管公司人士认为,今年以来股市表现低迷,导致保险公司实际资本出现一定程度下降,行业偿付能力充足率也不同程度下滑。同时,财险业务快速增长及寿险业回归保障,整体久期拉长也占用了大量资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今年保险公司掀起一轮补充资本金的小高潮,是为了满足偿付能力要求的无奈之举。“对中小主体来说,寿险、财险公司都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首先是寿险,自前年下半年以来,整个市场转型压力很大,很多中小保险公司原先卖了不少中短期产品,为了转型,规模保费大幅下滑,现金流也承受相当大压力,进而影响偿付能力。为支持转型,补充资本成为这些公司的自然选择。对财险来说,当前中小主体普遍承保亏损,尤其在费改背景下,利润愈发向大主体集中,市场竞争激烈。因此,不少公司偿付能力也出现问题。为支持业务继续发展,亦需加大补充资本的力度。”

  虽然险企面临“钱紧”问题,但国内资本市场没有“余粮”,险企募资遂成业界关注重点。上述保险资管公司人士表示,险企多依靠向特定投资者增发或发债方式融资。但今年以来,债市主要品种收益率高位震荡下行,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险企的发债融资成本。

  朱俊生表示,当前环境下,险企补充资本金会对行业格局带来一定影响。“补充资本主要有两种形态,一是原有股东增资,二是引入新股东,这两种情况尤其是后者,会将新的资本力量引入,通过股权投资方式间接进入保险业。”

  “从当前市场来看,既有积极增持的股东,也有收手不干,将股权转让他人的。关键在于股东对行业是否有足够信心,以及流动性紧张的程度。”吴志强认为,总的来说,国内保险公司股权对投资人仍很有吸引力,这从在监管部门排队,希望成立、收购险企的长名单可见一斑。

  融资潮还将持续

  上述保险资管公司人士表示,在资本市场尚未好转和险企盈利能力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预计险企融资潮仍将持续,以提升偿付能力。

  近期,上市险企前三季度保费数据披露完毕,虽然保费收入逐月改善,但新业务价值增长并不乐观。有行业资深专家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作为龙头企业,上市险企的经营状况有风向标作用,反映出前三季度行业新业务普遍增长乏力。“保费增速放缓的趋势可能在未来几年都会持续,直到整个经济增长渡过转型阶段,消费大幅增长,才可能转变。另外,‘严监管’仍是未来一段时间主基调,保险公司转型还在进行中,这些都决定了保险行业接下来的发展恐怕会面临一段艰难时期。”

  对于四季度乃至明年的寿险业发展,吴志强表示谨慎。“中美贸易摩擦阴云笼罩,国内GDP增速下滑,林林总总的因素叠加可能传导到国内消费领域。作为消费的一部分,保险购买力也将受制约。”

  “目前,海外险企融资的标准动作也是发债和股东投资,国内基本已与国际接轨。少数国内险企还会通过签订再保险合同,达到融资效用。”吴志强表示,除了在国内融资,近年国内险企“漂洋过海”发债案例逐渐增多。“海外发债不失为一种补充资本的好办法,但目前运用这种方式的国内险企比较少,原因在于海外投资者对中国险企缺乏了解,尤其对非上市公司的风险状况不清楚,投资兴趣不浓。鉴于此,海外发债成功的多为上市险企。”

  值得注意的是,险企融资市场中同样存在“马太效应”,与大险企相比,更需要资金的中小险企筹资可选项反倒更少。“险企做大后,能够平稳发展,赚到的业务利润可以为资本‘输血’,就会产生内生的偿付能力。但大多数中小险企规模较小,不能分摊成本,还没进入平稳发展的盈利期,融资会更难。”朱俊生指出,对其他融资工具,小险企选择的空间也不多。比如,发行次级债有门槛要求,很多小险企都不符合。海外发债同样如此。不过,由于中小险企标的较小,往往更受有意进入保险市场的新资本青睐,今后中小险企股权转让的案例可能不再鲜见。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