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破“7”一步之遥 人民币会否持续贬值?

  近段时间以来,人民币持续面临贬值压力。10月3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在6.9646元,11月1日较上一日下跌24个基点,报6.9670,续创2008年5月中旬以来的逾10年新低。从走势看,人民币破“7”似乎只有一步之遥。究竟人民币贬值原因何在?未来能否稳定?

  贬值压力何来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系教授华民认为,本次人民币贬值主要由两个因素导致。一是在金融层面,受美联储加息影响;二是在基本面,受中美贸易摩擦加剧造成的出口下降影响。“虽然美国进一步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的时间窗口期未至,还没产生实际影响,但预期已经形成。”

  “最近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受外部因素影响。”上海发展研究会研究员何知仁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历史经验看,美联储加息、全球风险感知上行,对新兴市场汇率的影响有一个扩散的过程,总会有一些较脆弱的货币先贬值,然后才轮到人民币。”此外,何知仁认为,近期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股市下跌,可能也是人民币贬值的触发因素,但并非主要原因。

  在10月26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变化主要是对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今年以来美联储连续加息,美元走强,新兴经济体出现金融动荡,加上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造成了一定的扰动,所以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人民币汇率有所贬值。“美联储今年已经连续加息了三次,美元指数今年以来上涨约5%,新兴市场的货币指数下降11%,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国际金融市场美元加息、美元指数走强、国际金融市场扰动以及贸易摩擦等共同作用的结果。”

  何知仁认为,人民币贬值对中国经济总体影响不大。“因为我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已经不大,企业外债头寸不多,不会引起额外的金融风险。”

  伦敦固定收益投资专家Stratton Street首席投资官Andy Seaman认为,尽管目前市场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有很多关注,但考虑到紧张的中美贸易局势,这是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出现的。“人民币近期疲软是暂时的,且这是因为紧张的中美贸易局势,以及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加剧而造成。中国有一个积极的净外国资产(NFA)地位和缓冲空间,可以应对诸如此类的困难。此外,人民币国际化正在不断发展,中国金融市场在对外开放,越来越多贸易活动采用人民币计价,这些仍然是中期内的积极驱动因素。”

  重在稳定预期

  在26日发布会上潘功胜表示,今年以来受外部国际金融市场变化的影响,包括发达国家在内不少国家的货币都面临贬值压力,一众新兴经济体货币更是大幅贬值。新兴经济体平均货币指数下降11%,欧元指数下降4.9%,英镑指数下降4.6%,而人民币从年初到现在下降5.9%。如此看来,无论与新兴经济体货币还是其他发达经济体货币相比较,人民币虽有贬值,但表现总体稳健。人民银行也积极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稳定预期,包括不断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机制,保持汇率弹性;同时,针对外汇市场顺周期的行为,已经并将继续积极采取宏观审慎政策等措施来稳定外汇市场预期。此外,中国经济基本面稳健,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财政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今年国际收支也大体平衡。根据外汇局发布的相关数据,外汇储备充足。这些因素为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提供了基本面支撑。

  潘功胜还表示,中国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同时,近年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外汇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可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

  华民认为,潘功胜的表态将对稳定人民币预期产生一定影响,但具体情况仍要看后续政策。

  何知仁认为,潘功胜重申“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不会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的扰动”,而目前特朗普恰恰想要弱美元。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为控制形势,双方政府在汇率方面应该会存在一定的默契。

  值得关注的是,央行10月31日发布公告称,11月7日将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招标发行2018年第一期3个月期和第二期1年期中央银行票据,发行量均为100亿元人民币。

  3年来,央行再次发行200亿元离岸央票,被视为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举措之一。业内人士认为,发行离岸央行票据可以有效管理汇率走势。因为,离岸人民币资金成本对于离岸汇率具有显著影响,即央行可以通过控制离岸的拆借利率来影响汇率,提高做空成本、降低套利动机。通过发行离岸央行票据的方式管理资金价格,则能促使投资者产生稳定的预期。

  政策应有作为

  针对人民币下阶段的走势,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集中在是否会“破7”。

  何知仁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汇率的短期波动由市场主导,长期走势则由经济基本面和政治因素主导。中国经济基本面是好的(即便充分考虑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不利影响),所以不排除今年或明年人民币“破7”的可能性。但即便“破7”,人民币仍会保持相对稳定,不会像其他新兴市场货币那样大幅贬值。“当前人民币处于慢慢寻底的过程,随着美国经济繁荣周期接近尾声,明年人民币可能会转为升势。”

  华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如果下一阶段,中国的出口继续下跌,美元继续加息,短期内人民币贬值趋势或将难以改变,进一步还会影响投资。“因为在本币贬值的情况下,投资带来的远期收益会因之折价。本币持续贬值也会影响资产价格,首先是反应敏感的股市。在本币贬值预期的作用下,对出口也会产生不利影响,因为买方会期望更低的价格。”

  华民认为,为防止人民币持续贬值,必须在相关政策上有所作为,比如出台一些促进出口的政策。“促进出口才能增加外汇供给,方法是以减税对冲关税上升,而不能指望汇率贬值。如果以汇率贬值来促进出口,则与稳定外汇的政策目标冲突,不利于稳住人民币汇率。”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