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合规检查“大限”将至 网贷行业加速“去芜存菁”

  时近岁末,网贷合规检查接近尾声,一些具备实力的行业“头部”平台已将目光瞄准终极目标——备案,而不具备备案条件的平台也在逐步清退中。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网贷行业“出清”将进一步加剧,平台将进入优胜劣汰阶段。

  近半数平台提交合规自查报告

  根据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8月中旬下发的《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P2P网贷平台应在12月底前完成合规检查,而今留给平台的时间仅剩不到1个月。

  据第三方检测机构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下旬,提交合规自查报告的网贷平台数共532家(剔除问题平台),占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1102家)的48.27%。北京、广东、上海提交报告的平台数最多,其中,广东290家正常运营平台中至少有156家;北京227家正常运营平台中至少有150家;上海102家正常运营平台中至少有70家。

  与此同时,《上海金融报》记者根据各家通过测评的存管银行公开数据统计,目前共有828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换句话说,全行业仍有近25%的平台未上线符合要求的银行存管。

  “部分平台在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与存管银行披露的数据不一致。例如,博金贷在互金协会及官网披露其截至9月30日的借贷余额为14.15亿元,而江西银行披露博金贷截至9月30日的待收余额为15.19亿元。对此,博金贷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银行与互金协会的统计口径有别。”融360网贷评级组分析师吕佳琦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平台在银行存管账户产生余额的原因,主要是借款人提前将资金存入,以便借款到期直接扣款;投资标的到期后,出借人未及时提现;出借人充值,但未及时投资等。

  此外,根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消息,截至11月末,协会共披露27家存管银行信息,共涉及网贷机构523家,包括全量业务上线机构443家,已签约未全量上线机构80家。值得注意的是,行业“头部”平台陆金服、小赢网金、信而富等,均未全量上线银行存管系统。

  小赢网金相关负责人向《上海金融报》记者透露,小赢之前已全量上线华瑞银行存管,后因更换存管银行,不得不重新迁移。由于平台体量较大,迁移需耗费一定时间,预计年底全部迁完。该负责人表示,导致平台未全量上线银行存管的因素很多,如现有业务或历史存量业务不合规等。出借人应分清原因,规避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提交自查报告的平台中,银行存管、信息安全“三级等保”(指对应的保护能力级别是地市级以上政府内部重要信息系统加密)、ICP经营许可证三者齐全者不足四成。据融360评级组不完全统计,目前仅300家平台有ICP经营许可证;上线银行资金存管的800多家平台中,有600家上线了“白名单”银行;180多家平台通过了公安机关的信息安全“三级等保”。

  “至少有一半平台已基本无缘备案,行业‘出清’将进一步加剧。”捷越联合副总裁段建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已提交自查报告的平台,如捷越联合旗下的向前金服、向上金服,现阶段主要精力都放在自律检查和行政核查上。

  融360网贷分析师艾亚文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合规检查后,网贷平台还需接入互金协会的信披及登记系统,运行半年后再行备案。

  各地开启平台“清退潮”

  近期,各省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开启了一轮网贷平台“清退潮”。

  11月7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告称,该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一批取缔类机构名单已确定,包括53家P2P网贷机构。11月12日,杭州监管部门清退予财缘、贵人贷等平台,并宣称当地“存量不足1亿元的平台都将被清退”。11月13日,北京监管部门称,存量低于5000万元的P2P平台将不予备案。11月16日,江西省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江西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退出指引(试行)》。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1个省市发布了网贷平台退出指引。

  融360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共1099家,较1月的1718家下降36%,新增问题平台30家,其中提现困难15家,跑路失联4家,经侦介入3家,良性退出2家,暂停运营1家,转型1家,有争议的4家。

  业内人士指出,在1000多家正常运营的平台中,提交自查报告的只有500多家,意味着未提交自查报告的平台,都可能面临被清退的风险。

  “监管层整治网贷市场,目的就是加以规范,降低风险。在此过程中,不合规或者无法达到合规要求、运营出现风险的平台退出市场,是自然结果。”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按规定提交自查报告,或者未被纳入整治范围的机构,后期都将不得继续开展网贷业务。

  “清退的平台首先会集中在问题平台和‘僵尸平台’,尤其是跑路失联和经侦介入的平台,应会被有序引导出局。”艾亚文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但在宣布清盘、公布兑付方案后,完成兑付流程的网贷平台仅为少数。”

  艾亚文进一步指出,目前来看,完全清退成功的平台很少,仅少数平台承诺将如期兑付出借人资金。“难点与障碍主要在于借款人无法如期还款。很多借款项目期限很长,有些借款人能配合平台提前还款,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借款人不能按时还款,或者无法还款,这就涉及法律诉讼。而一旦进入法律诉讼,期限会很长。另外,出借人对平台清退方案不满意,与平台长时间协商也非常耗时间。还有一部分平台是因经侦介入,立案、侦查、起诉、审判流程比较长。”

  行业还将大规模整合

  经过此轮行业整治后,网贷行业的未来会怎样?对于这个问题,一些分析师的“答案”是:预计“幸存者”寥寥无几。

  于百程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目前网络行业的整治过程中,政策是最大变量;其次是行业遇冷导致平台抗风险能力发生变化。”

  前不久,《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出台,意味着P2P网贷正式被纳入银保监会管辖范畴。“但这并不意味着将网贷平台等同于金融机构。”于百程认为,“根据新规,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负责制定行业监督管理制度,并实施行为监管。各省级人民政府,即各地金融监督管理局负责本辖区网贷信息中介机构的监管。”

  于百程预计,根据“合规一家,备案一家”的监管要求,最终通过备案的平台不会太多。“在目前的备案政策下,最终可能会留下一两百家平台。”

  在野村证券分析师唐圣波看来,此后网贷行业将迈向大规模整合,预计目前剩余的平台,未来至少会有80%倒闭。

  “进入整治的‘下半场’,网贷行业监管政策更明朗,风险得到有效防范,投资者权益得到较好保护,平台将进入优胜劣汰阶段,有实力的合规平台会在这一轮洗牌中得到更稳健的发展,根基会更牢固。”艾亚文表示,“通过备案的平台,意味着各方面已得到监管部门认可,资质相对健全,合规程度更高,信披更全面。可以预见,通过备案的平台,其体量会有较大幅度提升。”

  于百程也表示,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业态,网贷行业部分解决了小微企业和个人的借款需求,部分满足了出借人的资金回报需求,且积累较多风控经验的部分平台已具备一定的创新和持续经营能力,竞争力和市场份额还将进一步提升。“未来优势平台与银行、小贷公司在技术等方面的业务融合将进一步加强,市场非常广阔。”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