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证监会拟推进试点 股权众筹重回视线

  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局长李至斌透露,证监会目前正在制定完善《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准备先行开展股权众筹试点,建立小额投融资制度,缓解小微初创企业的融资难题,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

  业内人士认为,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创新,股权众筹有存在的必要性和自身的发展空间,目前也是开展股权众筹试点的最好时机。

  监管细则长期“难产”

  “股权众筹是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新之一,跟随整个互金行业获得过快速的发展。”零壹财经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海金融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股权众筹融资平台开始在我国出现;2014、2015年,众筹平台迅速增加,大量融资项目上线。然而,高速发展也带来了诸多乱象。“股权众筹中逐渐暴露了一些问题,如误导性的违法宣传、发布虚假标语,甚至出现非法融资、非法发行股票、金融诈骗等犯罪活动。”李至斌指出。

  2016年4月,监管层对股权众筹风险开展了专项整治。“随着《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等监管政策落地,‘股权众筹’被界定为‘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具体是指创新创业者或小微企业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互联网平台(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类似的电子媒介)公开募集股本的活动’。”于百程表示,“监管层明确,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由于相关政策一直未发布,市场上尚无机构获得股权众筹的展业资格。目前在进行的所谓‘众筹’也都是以非公开股权融资的形式进行,对投资人的门槛和专业性要求高,导致市场持续萎缩。”

  “股权众筹是典型的高风险业务,尤其是互联网资本寒冬来临后,创业项目的死亡率很高,活着的项目估值也大幅缩水。”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项目的高风险性,监管机构一直没有在公募层面放开股权众筹业务试点,股权众筹整体局限于一个小圈子里。即使在这个小圈子中,也存在众多的基于信息不对称、管理权不对称等的‘割韭菜’现象。”

  健全适当性管理成关键

  对于监管层此次再次提及股权众筹,薛洪言认为,“抛开各种套路和风险不提,股权众筹可为创业型企业补充前期资金提供可行的渠道。只要做好用户适当性管理、制定完善的监管框架等,可以在有效控制股权众筹风险的前提下,最大化发挥其在普惠金融领域的积极作用。因此,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创新,股权众筹仍有存在的必要性和自身的发展空间。”

  “不过,试点办法不会改变创业项目股权投资本身的高风险性,而股权众筹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建立在充分保障投资者利益的基础上。”薛洪言进一步提出,“对于此类高风险项目投资,保障投资者利益首先要进行适当性管理,即明确投资者的参与门槛,并严格执行,确保把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群体排除在外。其次是投资标的的分散化。股权投资之所以在商业模式上可行,是基于充分的分散化,即利用少数项目的盈利弥补大多数项目的亏损。但股权众筹的参与者为个人,资金实力有限,很难做到充分的分散化,需要通过产品设计层面的创新来保障。”

  “目前是开展股权众筹试点的最好时机。”中文伦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陈云峰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几年股权众筹风险专项整治已取得良好成效,为股权众筹的再次推出营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同时,监管层拟建立小额投融资制度,为股权众筹提供制度保障。”

  陈云峰建议,小额投融资应当关注平台规模、股东背景,防止一些没有经济实力的企业进入行业。同时,小额投融资应当明确额度限制、投资范围等,对于敏感领域投资要特别谨慎。

  不过,对于股权众筹的准入方式,业内看法不一。“由于符合相关资质的企业、业务规模必须满足一定的标准方可开展,采取牌照制更有利于监管的执行。”陈云峰预测。但在薛洪言看来,参照P2P和私募股权融资等行业监管,我国股权众筹行业大概率会实行备案制。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