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险企发力“掘金” 主:深耕信用保证保险待补齐“短板”



 
  作为国内财险公司着力探索的业务新领域,信用保证保险规模近几年增长较快,甚至成为部分险企保费收入的主要增长点。然而,信用保证保险“高收益、高风险”的特点,令行业马太效应凸显——做得好的险企赚得盆满钵满,反之则可能面临大量赔付。专家表示,开展信用保险与保证保险业务,风险管理与稳健的承保是维持盈利的关键,险企需要在人才和系统等方面加大投资力度。

险企纷纷发力
  “信用保证保险以信用作为保险标的,根据法律关系主体的不同,可分为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假设A为债权人,B为债务人,承担A投保的可能因B不履行义务而遭受损失的风险,就是信用保险;承担B投保的因自己无法履行义务而使A损失的风险,则是保证保险。目前,国内保险公司经营的网贷履约险是信用保证保险的一种。”
  在郭振华看来,信用保证保险在国内发展的时间不长,近几年之所以“火起来”,一方面得益于头部财险公司的示范效应。“前几年,部分大型财险公司看到国内信用保证保险市场的空白,率先布局,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让不少中小财险公司看到了新的商机,尝试探索这一新的业务领域。”
  “同时,近年来车险业务竞争愈加激烈,保费规模亦受制于汽车销量下滑无法快速增长。加之该业务领域‘马太效应’明显,财险公司不得不将目光投向非车险业务,而信用保证保险尤其是与消费金融合作的相关产品,能贡献大量的保费,形成规模效应,足以成为财险公司经营的新支点。”郭振华指出。
  事实上,随着国内财险市场近年来不断发展,信用保证保险在多个领域已有所突破。“最近几年,中国市场有越来越多的保证保险产品上市,特别是与建筑工程相关的履约保证保险,如投标保证、履约保证和付款保证。”瑞士再保险中国信用保证保险副总裁、资深核保人毛树琳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保证保险的优势在于灵活性强,可有效减轻承包商的资本负担。过去只有押金和银行保函被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承认。2016年,住建部官方正式接受履约保证作为银行保函与押金的替代,为保险公司发展保证保险打开了机遇之门。”
  同时,消费金融也是信用保证保险有所作为的重要领域。去年9月,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保险公司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由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与保险机构加强合作,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创新,为消费信贷提供融资增信支持,保证信贷风险可控。

真正做好不容易
  尽管市场前景诱人,但险企要想真正做好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却并非易事。1月14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开了向长安责任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发的监管函。其中显示,该公司因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不达标、风险综合评级为D类。业界普遍认为,此前过度开展保证保险业务,是导致长安责任保险偿付能力不足的重要原因。
  2017年7月,监管层下发《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专门针对“网贷平台信保业务”提出了具体要求,如经营信保业务的保险公司上一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应当不低于75%,而长安责任保险在偿付能力仅为76%的情况下,仍然进行大规模的网贷责任承保。同时,对于网贷平台资质也未尽到审慎经营的义务,在与长安责任保险合作的10余家网贷平台中,不少平台待收规模较小,多家甚至未接入银行存管系统。
  “我国财产保险由于一直集中于车险业务,业内有能力运营信用保证保险的专业人士较为匮乏。”普华永道中国保险业主管合伙人周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信用保证保险保障的是金融相关风险,一旦风险评估不足,很容易造成巨大损失,在经济下行时还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
  “信用保证保险需要保险公司对于所投保的信用风险有较强的定价能力。经营信用保证保险,不仅要懂得保险行业的业务规律,更要懂得银行业、信托业、证券业的业务规律,同时对于各种信贷业务、衍生金融工具、通道业务的风险特性都有比较深入的理解,才能真正做好信用保证保险的定价和核保工作。”周星进一步指出。
  某财险公司人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信用保证保险业务面对的资产情况比较复杂,相比传统业务对风控的要求更加严格。“开展该项业务的财险公司要确保对风险的识别穿透到资产底层,并结合业务特点,利用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基础的保险科技,不断升级针对新型资产的风控能力,将智能风控贯彻到保前、保中、保后的全链条中。”
  郭振华亦表示,国内信用保证保险仍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可以成为财险公司的又一“蓝海”,但前提是实现严格的风险控制。

人才和系统建设是关键
  知易行难。那么,面对信用保证保险这一新“蓝海”,财险公司该如何深耕呢?周星认为,险企需在两个方面进行投资。“一是人才。传统产险特别是以经营车险业务为主的保险公司,人才储备不足以支持信用保证保险的运营,需要建立起在信用风险领域有多年、深入、广泛研究与实践的人才队伍。二是系统。由于经济发展的复杂性和多样性,现在的信用风险评估已不能简单地靠人工去做,银行、信托、证券行业都在信用风险管理和风险评估的系统建设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保险公司对相关业务的风险进行保险,也需要依靠足够强大的系统。同时,在信用风险评估方面,前瞻性模型的建立既是比较领先也是比较复杂的技术,对系统投资、人工智能等都有很高的要求。”
  周星进一步指出,除人才与系统外,险企在进行信用保证保险时,还要特别关注两种风险。一是衍生金融工具的定价风险。衍生金融工具架构复杂和定价中存在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前瞻性评估,对此类产品进行保险定价更为复杂,所需的专业人才不仅要理解这种产品风险,还要有非常强的数据建模能力,才有可能做好此类产品信用保证保险的定价核保工作。“目前很多保险公司对此类产品尚不具备自主风险定价能力,主要还靠对方提供模型测算结果。”
  “二是利用保险增信提升债券评级可能带来的循环性风险。保险公司不仅是金融工具信用风险保障的提供者,同时也是金融工具的重要机构投资者。一旦投资亏损,对于保险集团是双重打击。”周星表示。
  毛树琳认为,对于信用保险与保证保险来说,风险管理与稳健的承保,是管理业务组合并在周期中维持盈利的关键。“前者包括控制风险敞口管理、保单特征、信用与国家评级、监测业务表现等,以及将保险公司自身不愿意承担的高频率或冗余风险转移给再保险公司或者资本市场等;后者则需严格执行承保纪律,包括评估风险方的资本实力,研究风险方的财务概况、过往记录与应急方案,判断风险方是否遵循道德准则,倾向于审慎还是投机等。”毛树琳进一步指出,“从过去保证保险损失周期的经验看,防止大额损失的关键是避免降低承保条件,以及避免产品的实际潜在风险与最初预计潜在风险有所差异。”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