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联合石化期货交易巨亏引发关注

国内企业该如何合理套期保值?

主持人:本报记者 田忠方
特邀嘉宾:前法国巴黎银行大宗商品衍生品业务部门执行董事 邓伟斌
     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 姜兴春
     海证期货研究所所长 蒋海峰
     中银国际期货研究部主管 顾劲涛


  日前,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全资子公司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联合石化”)因期货操作出现巨亏,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
  2018年12月27日,联合石化被曝出原油期货交易亏损,随后,该公司总经理陈波以及党委书记詹麒因“工作原因”被停职。今年1月4日中石化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在日常监管过程中发现联合石化套期保值业务出现财务指标异常,在某些原油交易过程中因油价下跌产生部分损失,公司正在评估具体影响,公司及联合石化生产经营情况一切正常。1月25日,中石化发布最新公告称,经核查,所属联合石化在采购进口原油过程中,由于对国际油价走势判断失误,部分套期保值业务的交易策略失当,造成某些场内原油套期保值业务的期货端在油价下跌过程中产生损失。

  主持人:此次联合石化出现较大亏损,你们认为是哪些因素造成的?
  邓伟斌:
目前,中石化披露的相关内容,并未指出联合石化在套期保值中采取的具体策略,因此亏损原因还不能确定。一般来讲,企业利用衍生品进行套期保值有两种方式,一是选用线性产品(期货或掉期),无论衍生品单边上涨下跌,都会有对应的实物同时反向涨跌,可以提前锁定价格,把产品采购或销售价格锁定在企业预期水平。二是运用非线性产品(期权),锁定单边的风险。如担心油价上涨,先买入看涨期权,如果油价上涨,执行买入的看涨期权,赚取行权价和市场价的差价,补贴现货价格。如果油价下跌,也可以用市场价买入现货石油,放弃看涨期权的执行权。与掉期相比,看涨期权策略能帮助采购方在套期保值上赚取油价上涨的收益,从而规避下跌的风险,不过,该策略需要买入方支付期权溢价。
  根据相关报道,此次事件中,联合石化进行的期权策略是通过卖出看跌期权收取期权金,来抵消买入看涨期权的成本。但在油价下跌的时候,其卖出的看跌期权将被执行,而买入的看涨期权已毫无价值,这一策略叠加了市场风险,并不算是真正的套期保值策略。值得关注的是,联合石化的业务模式应该是进口原油转售给相关炼厂,原油价格变动不应该是主要风险,它应该锁定买卖两个合约的时间差价。当然,也许联合石化有更具体的套保操作,但是因为缺乏相关信息,市场对此次套期保值操作带来的亏损疑问很大。我也无法作出更多评论。
  蒋海峰:首先,联合石化对于套期保值的概念并没有搞清楚,出现了一定的风险裸露,不能实现期现头寸相匹配的原则。其次,国外定价的衍生品由于定价在外,国内企业参与并没有优势,加上期货期权本身就是双方对价格看涨看跌的博弈,很容易被国外游资盯上。另外,联合石化对价格走势并没有进行深入研究,盲目根据一些投行机构的观点,导致了高位入场,给国外游资留下了搏杀套期保值盘子的机会。
  顾劲涛:从历史油价和石化企业的盈利数据来看,当原油价格下跌时,企业利润大概率会下降。因此,油价突然大幅下跌是重要原因之一。
  姜兴春:联合石化套期保值的效果不太理想,但相关事件的细节还没有完全披露,大额亏损的原因还有待解析。期货市场的亏损,现货采购成本会节约,而超出部分的亏损才是真正的风险,所以原因需要进一步了解,而不能怪罪套期保值或者期权交易。

  主持人:据悉,当前央企在参与海外大宗商品衍生品交易中,出现亏损并非个例。那么,在海外大宗商品衍生品交易中,有哪些风险因素值得关注?
  顾劲涛:
在海外大宗商品衍生品交易中存在几种风险:首先是市场性风险,包括基差变化的风险和市场流动性的风险;其次是制度性风险,因为企业对海外市场制度不够熟悉,会导致出现监管上的风险和交易所制度上的风险;再次是模型偏差风险,因为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的情况差别较大,应用的保值交易模型或数据可能有误,从而产生交易上的风险;最后是操作风险,人为操作失误同样会产生风险。
  姜兴春:海外套保面临的风险较多,主要有:期现货价格基差的风险;汇率风险;过量套保风险;资金风险;内控制度不完善导致操作风险;衍生品的不合理利用风险。
  蒋海峰:首先,对自身经营需求进行定位,确保衍生品头寸的方向必须与现货保持相反,数量匹配,避免裸露头寸。其次,对于价格的判断一定要谨慎,追高或者低卖的盲目冲动,将会导致整个套期保值计划陷入被动。另外,对于风险资金管理必须要有一套严格执行的模式,避免浮亏加仓或者将原有的套期保值模式偷换成投机模式。
  邓伟斌:目前,企业通过衍生品市场进行套期保值是一个两难问题。企业一旦进入衍生品交易市场会面对新的风险,比如,现金流动性风险、对手方信用风险以及企业在管理衍生品交易策略方面,包括定价、抵押物和结算等一系列的风险,这些都应当高度关注。期货交易是最简单透明的,而双边交易的场外市场更加复杂。

  主持人:那么,当前国内企业该如何进行合理的套期保值?
  蒋海峰:
国内企业进行套期保值应当严格遵循套期保值的理念,不要进行投机性的操作,现货和期货的头寸数量要保持一致,同时对价格要有一定的预判,在合适的点位区间入场,合理控制仓位,不能因为亏损而浮亏加仓,企图拉低成本,将原有的套期保值概念偷换成投机概念。
  姜兴春: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严格套期保值和期权交易审批管理;二是完善内控和报告制度;三是定期评估套期保值效果。
  顾劲涛:首先要梳理自身的业务流程,找出企业风险点在哪里,然后针对风险点自己设计或者寻找专业机构设计风险管理方案;其次要制定科学合理的内部管理制度和风险控制制度;最后是组建专业的部门或者团队进行套期保值。
  邓伟斌:企业需要明确其套期保值的目的,做好业务规划、确定风险管理方向和明确风险管理系统。套期保值的最终目的并不是管理风险,而是对企业盈利进行预期管理,减少市场价格因素对企业盈利带来的波动。我建议,企业应该建立一套目标明确和透明的套期保值长期策略,落实责权制度和独立的风控体系。

  主持人:我注意到,除了中石化,此前中航油也因为高盛,在原油交易中出现亏损。此次事件发生后,市场出现了“高盛布局绞杀央企”与“起诉高盛”的观点,您对此如何看待?
  邓伟斌:
首先,高盛已经发布相关声明,表示并未介入联合石化的亏损交易。其次,“起诉相关投行”并不现实。在衍生品交易市场,联合石化要指控投行在套期保值合约上对其误导和欺诈等不当行为,很难举证说服法官。企业拒付衍生品合约下的结算款项,在国际市场上是违约行为,会触发其他业务方面一系列的信用危机,所以,国内央企基本不会在衍生品亏损上拒付,也无法承担这个后果。
  中石化在海外进行交易已有近20年的历史,不太可能轻易被投行“忽悠”。国内央企选择高盛等大型国外投行,除了它们的声誉与实力外,也与央企内部风控有关。资质差的小投行,其信用评级低,报价和交易执行能力也差。而国内银行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交易能力,除黄金外,其他品种与国外大行仍有不少差距,因此,高盛等也是央企风控制度下的主要对手方。
  顾劲涛:很多企业选择与高盛合作,是认同了高盛的专业性和业内权威的地位。高盛作为一个专业的机构,我们应相信其业务是专业的。高盛布局对中国央企进行绞杀,目前没有太多确切的证据可以佐证。
  蒋海峰:企业参与套期保值是出于对自身经营风险对冲的需要并以价格的预判作为基础。国外投行发表的观点以及所提供的套期保值方案只能作为参考,这些观点出于自身对价格的判断,因此带有一定的主观性,不能将其作为企业套期保值失败的理由。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