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素园石谱》有盛名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古代上海”展区,展示有一幅明代“陈所蕴《日涉园图》”。这是一幅册页,原为《日涉园三十六景图》之一(现只存十幅)。陈所蕴是明代上海老城厢日涉园的园主。这幅画其实并非是其所画,画中左上角有落款:“日涉园。林有麟写(印)”。
  熟悉赏石文化史的人,一定会知道林有麟这个大名。他在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间所刊印的《素园石谱》,是古代最早的画石谱。但是,有关他的事迹和文物传世极少,这幅画也是其传世极少的画作之一。
  《日涉园图》,设色雅丽,构图疏朗,为日涉园的全景俯图,以水池为中心,中间大片留白,围绕水池四周则小桥流水,回廊楼轩,梅柳山石,乃至人物、仙鹤历历在目,大体是左疏右密,左边以树木为主,右边则以湖石为主,左下方还有园门,充分显示了画家娴熟的技艺。上面还有两处题诗,一为“会心在林泉,双屐足吾事。朝斯夕于斯,不知老将至。子有。”子有,即园主陈所蕴之字。另一首为和诗:“为圃与为农,岂是公卿事。园林最近家,不妨日一至。绍文和。”绍文,指李绍文,是园主的好友。这幅园林画足以证明林有麟画技不一般。
  日涉园建成于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该园占地有二十多亩,曾经与豫园、露香园并称明代上海三大私家园林(也有添入也是园称四大名园者)。当时陈所蕴聘请上海著名叠山大师张南阳为之造园叠山。张南阳,又名张山人,号卧石生。曾经跟父亲学画,后来为人叠山造园,颇有成就,闻名乡里,上海豫园、太仓弇山园等均为其手笔。可惜张南阳造日涉园十二年,未及完工就去世了。这也是这位造园大师的“绝笔”之作,后来由另一造园高手曹谅完工。二十年后,陈所蕴又扩其规模,成为三十六景,并请画家为之写真。其时,林有麟《素园石谱》一书已经付刊(万历癸丑,即四十一年),声名四起,自然为陈所蕴所青眼,故有此画作。
  《素园石谱》其实文字并不足观,其中有关赏石叙述,大致多是沿用前人(尤其是宋代杜绾《云林石谱》和赵希鹄《洞天清录》)的记载——这也是当时的一种流行,也有的是引自明代文人(如陈继儒)的著述,有的甚至有所错讹,不少历史名石的形象也是其臆想的,未必可以当真。所以,清代《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十六)仅收录其为存目(浙江汪启淑家藏本),并评价道:“是编乃有麟于所居素园辟元池馆以聚奇石,因采宣和以后石之见于往籍者凡百种,具绘为图,缀以前人题咏。始蜀中永宁石,终于松江普照寺达摩石。大抵以意摹写,未必能一一肖其真也。”
  不过,《素园石谱》也存留了当时名人的赏石事迹,包括一些名人的咏石诗文,以及作者家传赏石。他家藏有两方砚山不同凡响。一方“峰峦起伏、岩壑晦明”的“玉恩堂砚山”,“高可径寸,广不盈握”,黑白相间,玲珑窈窕,变化多端。系其祖父林正荫(曾任南京太仆寺卿)得之元代书法家张雨的遗爱石。玉恩堂,系林有麟其父林景旸(官至太常寺少卿)之室名,据载,唐代宰相藏书家李泌的“端居室”玉印(系斋轩印的鼻祖)曾为林景旸所获,并建同室名以珍藏之。另一方“青莲舫砚山”,“广狭高卑仅足盈握,出入怀袖者是也”,而峰峦起伏,洞壑曲深,并有钓址平台坡陀沙屿,深得作者赏识。
  此外,《素园石谱》压轴的“青莲舫绮石”,收录了作者收藏的35方六合石(雨花石)图绘,多以诗意题名,如“渔浦归帆”、“凤鸣高冈”、“目送归鸿”、“峨眉积雪”、“莲花法相”、“红霞映雪”、“面壁初祖”、“赤云驾龙”、“女娲补石”等,这也是历史上雨花石图绘首次入谱,极有史料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林有麟与松江乡贤、画家孙克弘关系不同寻常,他在“梦石”图绘(卷之四)后,专门写到年轻时(万历己亥,1599年,时年作者22岁)与孙克弘一起的赏石故事。孙克弘大林有麟45岁,与林父景旸友善,算是林有麟的父辈。明代中晚期,画石曾经成为一时风气,其中荦荦大者,应该数孙克弘。
  孙克弘(1533—1611)为明嘉靖礼部尚书孙承恩子,官至汉阳知府。39岁便免官归里,余生在治园、收藏、作画中度过。生性巧慧,喜交友。善书法,擅花鸟、人物,画名远扬,以至于当时很多人靠伪造其画谋生。他因为喜好奇石(迄今松江方塔园尚存其刻铭的太湖石“美人峰”),所以在画作中多有反映,有的还是写实一路,包括赏石的木座也有描绘。
  据《素园石谱》(卷之四)记载,“孙汉阳(指孙克弘)平生好石,闻蓄石名家靡不发藏索观,随观随绘,数年来不知凡几,时一展玩,未始不神游其间也。”林有麟的画石,应该多少受到这位乡贤前辈的影响,如《素园石谱》中有的画石,与孙克弘的画作几乎一样。其中,至少有近十件供石有木座描摹,为当时流行的几种款式,也是明代赏石底座的形象图绘,从中可以一窥明代赏石的面貌,十分难得。
  林有麟夫妇死后,与其父林景旸葬在一起,墓地在松江东外二圈(今华阳桥镇三里桥西南),《松江文物志》有载。大概在十七八年前,笔者在松江博物馆庭院中,曾经见到过林有麟夫妇墓志铭,志盖、志石均为青石,保存完好,60厘米见方,厚12厘米,志盖上刻“明故中宪大夫四川龙安府知府衷斋林公暨配诰赠宜人惠淑徐氏之墓”篆文;志石为楷体:“明故中宪大夫四川龙安府知府衷斋林公……公生于万历戊寅年十月二十有七日,繇恩生授通政通经历,历任都察院都事,太仆寺寺丞,刑部主事员外郎郎中,陛任四川龙安府知府。卒于丁亥年十二月二日,年七十岁。……”
  据此记载,林有麟生于1578年(万历六年),卒于1647年(清顺治四年)。四十多岁时曾官至四川龙安府知府,在当时是四品官。据载,其为政休养生息,颇得民望:“在官二载,百废具举,案无留牍,龙人呼为‘林青天’。去之日哭泣奔送者三百余里。”《素园石谱》一书,是林有麟35岁时所作,其时孙克弘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是很可惜,如今林有麟夫妇墓志铭已经不知所踪。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