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区块链“忽如一夜春风来”

“区块链+”潜力如何释放?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充分肯定区块链技术对产业变革的重要性,将给区块链行业带来重大的历史机遇。但不可否认的是,自诞生以来,区块链亦始终伴随着争议。

  区块链“链”向未来

  “区块链的价值体现,源于数字化革命。互联网技术令信息快速数字化,如今全球任何资产,如房地产、黄金、石油、艺术品等都在数字化,但这些资产的价值很难进行转移,也很难进行交易,需要一个中心去控制全部交易(银行),来解决信任问题。”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金融学副教授宋思齐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区块链技术则提供了一个可以直接进行交易的方式,可以像传递信息一样方便、快捷、低成本地传递价值。”

  “区块链提高了透明度。以往,每一笔交易都需要靠中心化的银行记录好总账目,而通过区块链技术可去中心化地将这笔总账放在云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同时,该账目一旦录入,任何人都无法篡改。更重要的是,信任是交易过程中最重要的机制,而区块链解决了信任问题。通俗地讲,在虚拟世界中,区块链扮演着如同道路交通、水电等公共服务等基础设施的角色。”宋思齐进一步解释称。

  不过,宋思齐也指出,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虽是区块链技术的首个应用,但其仅是区块链的一种形式——公链。“参与者不需要获得事先授权,在其社区中,它是对矿工挖矿的激励,由此创生区块,形成账本,提升记账能力,其工作量证明是保障信息安全的重要机制。2016-2017年,在没有任何规则、商业模式不成熟、缺乏相应监管的情况下,区块链玩家们通过ICO(首次代币发行)等形式提升了全球对区块链的关注度,也促使泡沫产生。2017年9月4日,我国七部委联合发文取缔ICO,市场对于虚拟货币和区块链的关注迅速降温。”宋思齐称。

  “但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区块链又有了新玩法。”宋思齐表示,“2018年是一个分水岭,2019年以来,区块链有了更多应用场景的落地,区块链技术开始真正解决某个行业或领域的痛点问题。如今,区块链玩家已转变为高盛、摩根打通、花旗、汇丰等一众大型金融机构,麻省理工、哈佛、斯坦福、旧金山养老基金等比较成熟和保守的资金都在购买金融数字资产。虽然Facebook今年6月宣布将于明年年中发行数字货币Libra(天秤币),在全球范围内引发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跨境贸易和金融活动中,虚拟货币有其存在价值。”

  就我国而言,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在区块链领域拥有良好基础。当前,中国的区块链专利数量越来越多,占全球新增专利比重也逐年升高——从2014年的33.33%上升到2018年的82.1%。这得益于国家政策的高度重视、相关机构的持续投入以及行业人才的不断涌入。

  “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在国际上亦引发震动。事实上,自2014年开始,中国就已在准备并持续研究区块链技术。目前,中国央行拥有全球最多的区块链技术知识产权。”宋思齐强调,“部分国家进行区块链实验的规模非常小,而我国拥有54个城市链接起来的测试网,这样的规模和资源是其他国家无法做到的。从国际角度看,中国未来的区块链发展空间巨大。比如,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应用区块链,可在交通、资源等领域外催生新玩法和新的商业模式,甚至可围绕国家数字货币的建立和发展,使数字资产链交易进一步合规化,可能产生一个国家主导、各方力量参与的新市场体系,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望大大加速。”

  “爱链”不能搞噱头

  随着此次政治局的定调,区块链再度站上投资“风口”,二级市场上的区块链概念股近期也颇为活跃。但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区块链技术与实体经济的结合仍处于初期阶段,应用落地不成熟、相关实质性投资内容较少。那么,哪些区块链应用真正具有发展前景呢?

  “区块链应用如果仅是加密,不涉及多个(少于4个)利益方共同参与的区块链,就是噱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王志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区块链必须要有多重循环博弈,必须要有迭代,才有链的价值。也就是说,如果只有区块,而没有形成完整的链,也是噱头。”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认为,国外的区块链技术主要以公有链为驱动,我国区块链主流是以联盟链技术作为依托。

  实际上,数字货币仅是区块链的一种应用形式,而区块链技术目前已被广泛应用到多个领域。外滩金融峰会组委会主席、CF40常务理事会主席、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表示,区块链技术能够提高结算清算效率,降低交易成本,也有力地推动了数字货币的创新与应用。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透露,外汇局正在推动区块链等技术在跨境贸易融资、宏观审慎管理中的应用场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表示,“在区块链的众多应用领域中,区块链和金融的结合度很高,落地程度也较为完善。”

  “区块链与金融的结合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宋思齐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任何资产,包括房地产、股票、艺术品、黄金、钻石等都可通过一个法律认可的平台实现数字化,进而碎片化。而碎片化的数字资产可以进一步分拆,加入区块链技术的信任机制,将全部世界数字资产流动起来,即利用金融技术进行交易,创造新的金融产品。”

  在王志诚看来,虽然在实际应用中还没有突破性进展,但区块链技术在推进信用建设方面有着最好的应用场景,“运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很好地解决征信场景的痛点。”

  “区块链实际上是一个新的‘信任’基础设施,甚至整个数字经济都可放在区块链的信任体系上来构建。”蚂蚁区块链副总裁李怀勇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区块链能非常好地助力普惠金融新生态发展,主要体现在契约凭证的可信存证、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应用最多、数据价值的可信共享。”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区块链作为重要的底层基础设施,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必须高度重视安全问题,这对区块链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监管机构应在鼓励创新与风险控制平衡点的前提下,推动区块链技术与监管技术的融合。结合国际上已试用若干年的“监管沙盒”和中国长期存在的“试点”机制,推出中国特色的区块链“沙盒”。

  此外,就人才储备而言,区块链的人才队伍建设还需进一步加强。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表示,该领域人才培养体系尚处在早期阶段,人才规模和质量目前难以满足行业快节奏的发展需求。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