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标准化票据前景广阔

基础制度仍待完善

  今年8月16日,上海票据交易所(以下简称“票交所”)创设标准化票据,至今已创设4期。标准化票据有哪些好处?发展空间几何?作为新生事物,标准化票据现阶段又有哪些“成长的烦恼”?

  大有用武之地

  根据票交所《关于申报创设2019年第1期标准化票据的公告》(以下简称《第1期公告》),标准化票据是指由存托机构归集承兑人等核心信用要素相似、期限相近的票据,组建基础资产池,进行现金流重组后,以入池票据的兑付现金流为偿付支持而创设的面向银行间市场的等分化、可交易的受益凭证。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标准化票据有三大作用。“第一,提高了票据的标准化程度,有利于增强流动性。标准化票据解决了票据的等分化问题,使其交易更加便捷,提高了票据的流动性。第二,降低了票据业务操作风险,提高票据交易效率。标准化票据将票据进行整合,大幅压缩实际交易过程中票据个数,提高了票据业务交易效率,降低操作风险,真正实现操作的便捷化、高效化。第三,扩大了票据的投资者范围,有利于票据市场的扩大和发展。传统票据交易市场的参与者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少部分接入票交所的非银金融机构为主。标准化票据推出之后,银行间债券市场大量的非银金融机构也可以投资票据,投资者范围大幅扩大。”徐承远称。

  上海普兰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副总裁周海滨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标准化票据打通了票据市场与银行间债券市场连接通道,使得票据市场的参与者有望继续扩容。同时,标准化票据提高了票据的流动性,有助于中小机构健全风控体系,而原来一些中小银行承兑的票据流动性较差。事实上,《第1期公告》开头即明确指出,“为加大对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支持”,经中国人民银行同意,票交所创设标准化票据。

  在周海滨看来,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也是标准化票据的“使命”之一。票交所《关于申报创设2019年第4期标准化票据的公告》称,“为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经中国人民银行同意,票交所创设2019年第4期标准化票据。第4期标准化票据的创设规模不超过2亿元,按照公告,若所有申报机构提交的基础资产票面总额超过2亿元,“中小企业持票人优先”。

  就标准化票据对中小银行和小微企业的支持作用,徐承远指出,“一方面,标准化票据扩大了票据的投资者范围,使得大量非银金融机构也可投资票据,增加了中小银行的负债来源。受包商银行事件影响,中小银行负债能力明显下降,中小银行票据资产出现大幅收缩,标准化票据的出现将使这种现象得到缓解。另一方面,标准化票据盘活票据资产,为票据提供了新的变现方式,有助于票据开票量和贴现量回升,进而提高中小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支持。例如,票交所推出的前3期标准化票据的基础资产为锦州银行票据,并且票据申报优先是中小机构持票人,提高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周海滨指出,由于标准化票据能摆脱一些规则的约束,其市场需求很大。“标准化票据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票据,而是‘受益凭证’。投资者购买的是票据标准化后的凭证,投资者在会计处理上应当可以实现不入贴现科目,而以‘应收款项类投资’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因此或可规避一些规则上的约束,如贸易背景规则、区域内企业直贴规则、企业开户规则、资管新规限制、存贷比限制、票贷比限制等。同时也可规避在产品投向上的限制,如《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要求,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也不得超过本行上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关于信托公司票据信托业务等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信托公司不得与商业银行开展各种形式的票据资产转让/受让业务。”

  “从前4期标准化票据的情况看,股份制商业银行买了5.3亿元,城商行买了3.49亿元,农商行及农合行买了1.77亿元。同时,保险公司也买了1.87亿元,非法人产品也买了0.27亿元,其他投资者也买了0.1亿元,有很多银行之外的资金买了标准化票据。随着时间的推移,券商、信托、保险、基金公司等机构有了投资标准化票据的内部操作管理办法、运营流程等制度后,预计市场上的资金供给方会出现数十倍的增长。”周海滨表示。

  “非标转标”突破点

  10月12日央行发布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中,票据未被直接认定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不过,各方人士目前普遍对标准化票据被认定为“标债”持乐观态度。

  “根据认定标准,票据主要有2个条件不能满足标准化债权的认定:一是可等分化的条件;二是公允定价尚难满足。因此,普通的票据不符合标准化资产认定,属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而标准化票据明确可等分化,并以上清所作为其登记托管机构,基本符合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条件,未来大概率被认定为‘标债’。”徐承远指出。

  周海滨也认为,标准化票据将被认定为“标债”几无悬念。

  但徐承远指出,“目前标准化票据在满足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标准中的第二条‘信息披露充分’和第四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方面存在一定困难。从目前已发行的几期看,标准化票据尚处在试运行期,没有对信息披露作相应要求,且市场流动性不足。未来随着标准化票据发行量增长和相关制度完善,预计这一方面将逐步完善。”

  在10月15日央行举行的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业界也关注到了商业汇票的认定,根据资管新规的原则,它应该属于非标产品。为了在接续过程中更加平稳,票交所和很多机构一起做了积极的探索,尝试推出了标准化票据。标准化票据还在完善过程中,信息披露、规则确定、流动性机制、定价还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随着这些方面的完善,标准化票据将可能成为一种接续过去非标产品的很好的选择。”

  “标准化票据为票据‘非标转标’提供了可能和主要途径,未来标准化票据发行规模将持续上升,其流动性将进一步提高,或将成为市场一大主流标准化产品。”徐承远表示。

  记者还了解到,有银行建议将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电票纳入“标债”,理由是该类电票期限标准化、信息披露比较充分、全流程在票交所流转、市场流动性良好。

  基础制度尚待夯实

  银行业票据专家赵慈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已创设的标准化票据也还有不足之处,如没有管理人、缺少托管人,也没有评级机构、律师事务所等第三方机构参与其中。“标准化票据其实是契约型投资产品,必须要有管理人来进行管理。管理人是唯一代表投资人发出交易指令的责任人,通俗地讲,一旦产品出了‘问题’,投资者的相对方是管理人,而非票据债务人。此外,标准化票据还需要由托管人托管,形成破产隔离机制,以确保资产的独立性。”

  “此外,标准化票据需要有票据债务人的信用评级信息。”赵慈拉进一步指出,“目前不同债务人的信用归类是由存托机构来认定的。若由第三方评级机构建立数学模型,应用电子商业汇票系统的大数据对标准化票据基础资产池中的票据债务人进行智能化信用评分,更加客观公正,操作成本更低。”

  周海滨也认为,为了吸引更多机构参与票据市场,推出标准化票据评级制度、强化征信措施是必不可少的,包括银行承兑汇票的评级和商业承兑汇票的评级。

  徐承远表示,票据标准化下一步还面临两大挑战。第一,票据标准化成本过高,对高等级票据向标准化票据转变形成阻碍;第二,标准化票据目前发行量小,市场活跃度不高,难以实现高频次、大额度、广机构的创设发行。“建议进一步完善相关配套制度交易结构,促进标准化票据市场的活跃程度。”徐承远表示。

  对此,周海滨呼吁,监管层应尽快出台关于标准化票据的管理办法等效力较高的指导性文件,让真正想参与标准化票据的资金供给方有据可依。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