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纠纷案件六年增6倍

融资租赁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国开行与云南东源煤电股份公司、招银金融租赁公司等被上诉人的融资租赁纠纷案,并成功调解结案。由于该案同时还涉及金融借贷、破产重整等问题,法律关系复杂,矛盾冲突十分尖锐,引起行业各方广泛关注。

  多因素致使纠纷频发

  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受理的融资租赁纠纷案件呈持续增长态势。2012年底,全国受理的融资租赁纠纷一审案件为4591件,而截至2018年11月末,该数字已上升至29543件,增长近6倍。

  “融资租赁行业近年来的发展特点可以归结为‘风起云涌、乱象丛生’。”浙江大学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理事会理事长、中国融资租赁(西湖)论坛执行理事长、中国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理事程东跃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融资租赁行业发展迅猛,规模不断扩张,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有近万家融资租赁公司,尤其在北、上、广、深、津等城市,公司数量成几何倍数增长。但是,上市公司、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各类主体在积极设立租赁公司时,更多是希望以此介入金融领域,一定程度上偏离了租赁本源,这是纠纷案件持续频发的重要因素。”

  “另一方面,融资租赁行业发展迅速,但制度环境和从业人员素质未能跟上,加之尽管近十年来行业的法制环境有了很大进步,但在实际操作层面,法律法规与实际问题仍存在脱节。”程东跃进一步强调。

  北京市租赁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天津租赁行业协会执行会长、中国绿色租赁发展共同体主席张利钧认为,近年来融资租赁行业纠纷案件持续增长,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造成的。

  “首先,2012年到2017年,包括融资租赁行业在内,各金融行业都在加杠杆。随着债务到期,还款压力变大,且兑付集中度较高,行业纠纷案件增多符合经济周期。”张利钧指出,“其次,2008年以来,融资租赁行业开始高速发展,特别是2012年包括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和大型商租公司集中成立,让行业发展进入新阶段。随着机构数量不断增加,行业资产规模也不断飙升,从2012年的约2万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近7万亿元,粗放式发展给行业带来了隐患。”

  “此外,目前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都在鼓励租赁业务回归本源,具体而言,租赁业务应该把‘物权’作为交易主体。但近年来,行业发展了很多类似‘债权’的业务,如回租业务在行业中占比很高。但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相比,租赁公司在‘债权’业务上并不占优势,因此准入门槛较低、客户质量较差。在经济下行、政策调整后,很容易发生问题,加之相关机构在发生风险后,一般优先偿还公众债权人及银行等金融机构,而拖欠租赁公司的应收账款,导致其只能选择诉讼。”张利钧强调。

  除了上述原因,沪上某大型融资租赁公司业务部项目经理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政策层面看,受资管新规及“去通道”影响,租赁公司在政信和地产等领域的投放受到较大影响,而此类项目此前承载了大量的融资租赁资金。随着监管收紧,不少融资租赁公司向普通工商企业、民生消费等领域转型,这些领域承租人数量庞大但稳定性较差,导致逾期涉诉现象多发。

  法律配套亟待健全

  “融资租赁行业纠纷案件持续增加,说明与之匹配的行业监管、配套法律不健全,导致纠纷发生后只能诉诸法院。”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美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

  在上述成功调解的融资租赁纠纷案中,担任审判长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第五巡回法庭庭长李少平指出,本案争议产生的根源在于现行法律制度对生产设备等动产的物权登记未作明确规定,不同的国家机关对融资租赁权利登记和抵押权登记分别作出规定并各自建立相应的信息系统,从而引发不同登记机关的登记权利发生冲突,既影响了不同企业的生产经营,也影响了社会融资秩序和经济发展,同时还成为困扰司法裁判的普遍性问题,法庭开庭后将依法向有关部门发送司法建议。

  据悉,目前我国尚未出台专门的融资租赁法,融资租赁行业法律问题的解决主要依托于物权法和合同法。未来,相关纠纷案件该如何妥善解决,成为融资租赁行业各参与主体关注的焦点问题。

  程东跃表示,目前,行业对融资租赁法的需求非常迫切。“此前,由于行业尚未发展到一定规模,加之租赁公司在业务实践中的问题没有充分暴露,融资租赁法被一再搁置。但鉴于各监管部门的规定实际上存在不清晰或矛盾之处,因此需要上位法来理顺现存行业法规,保护融资租赁公司和出租人权益,促进租赁行业健康持续发展。”

  “目前,融资租赁纠纷案件的处理,通常基于物权法和最高院的相关司法解释。但由于没有融资租赁法,不同区域的司法机关对租赁行业相关问题的理解不一致。因此,在立法层面需要进一步加速推进。”张利钧指出。

  “不过,立法需要很长的时间和过程,在融资租赁法没有出台的背景下,要妥善解决融资租赁行业纠纷案件,法律层面上需要最高院和地方法院根据现有案例给予更多指导意见,将相关司法解释中‘粗线条’的描述具体化,便于现实操作。”程东跃表示,“例如,上海高院今年8月下发了《关于审理融资租赁物权属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试行)》,针对租赁标的物的确权问题给予了清晰地界定,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李美云表示,上述案件审判长表示法庭开庭后将依法向有关部门发送司法建议,而司法建议是法院在审理某一案或某一类案件活动中发现的问题,它与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息息相关,如不及时解决,将来还可能会出现类似纠纷,达不到审判的社会效果。作为提升司法能力和司法公信力的重要手段,以司法建议作为化解社会矛盾、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切入点和有效方法,可以充分发挥司法建议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推动社会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不断提升人民法院化解社会矛盾和参与社会管理创新的能力和水平,努力维护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

  “融资租赁行业高速发展,但法律具有滞后性,导致与之配套的法律不健全。展望未来,立法层面要围绕建立和完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法律体系。同时,要不断提高各级执法、司法者的法律素质,建立法治社会。最后,需完善租赁行业法律体系建设,积极发挥司法解释的作用,对法律适用作出合理的司法解释。”李美云进一步指出。

  “除在法律层面需要各方协力外,融资租赁公司也需要自我完善。”张利钧表示,“在纠纷案件中,租赁物所有权的确权和行权非常重要。而要保证租赁物所有权不出现争议,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操作、产品结构设计、租赁资产管理以及对租赁物的识别能力都非常重要。因此,租赁公司需要更多做‘真租赁’,加强对行业的理解,找准融资租赁的行业差异性优势,避免自身定位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相重合。此外,由于回租业务涉及固定资产等,在诉讼纠纷中确权难度更大,很难保障出租人的权益,建议融资租赁公司更多开展直租业务。”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