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业内人士谈信披

  结合信托公司信息披露的情况,《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多年研究信托年报的业内人士,了解他们对信披的看法与评价。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公司年报信息披露质量参差不齐,原因何在?

  翟立宏(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从信息披露角度看,对于非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要求不够严格,对于相应责任的审查与追究也有所缺乏。至于数据错误原因,是相关人员操作层面问题,还是主观层面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需与相关机构进行核实。

  李旸(用益信托首席分析师):信托公司信息披露没有可操作的细则与规范作为指引,各家公司根据自己的喜好、特点、意愿进行选择性披露,隐去对公司不利的事实,或对相关处罚含糊其词。数据方面的缺失,比如不披露净资本,原因可能是风险资本高,已近临界值。建议组织信托公司信披标准、规范的研讨,统一格式,这对行业规范健康发展有利。

  某信托分析人士:监管部门似乎从不对这方面检查指导,所以现在信托公司年报信息披露质量参差不齐。

  《金融时报》记者:您在研究信托公司年报中发现哪些问题?

  邢成(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信托投资公司信息披露管理暂行办法》中有严格要求和规范,但还有信托公司披露的内容不全面、不充分,诸多关键指标都未披露,避重就轻。此外,数据口径不统一,比如有的披露营业收入,有的披露营业总收入等;部分企业披露用“管理费用”,部分企业用“业务及管理费”;有的公司把贷款及应收款项合并起来列示,有的分别列示。另外,还有公司不遵守披露时间,不在官网公示等等,不一而足。

  某信托分析人士:年报对于信托业务风险、诉讼,披露信息很少;对于重点数据缺乏解释,比如个别信托公司信托投向中,“其他类”占比很高,但是没有具体说明“其他类”包括什么,当然这可能不是监管要求必须做的,但是对于理解信托公司业务发展很有帮助。各家公司对事物管理类业务理解不一致,尤其是在被动管理业务中,有的信托公司全部将被动管理业务归入事物管理类业务中,而有的信托公司不是这样。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哪些机构的年报相对较规范?

  李旸:一些具有上市公司、金融机构以及央企背景的机构,年报较为规范标准,而非央企背景、非金融机构背景的信托公司年报略逊。

  某信托分析人士:中信信托、平安信托等大型机构年报较为规范,其他公司在做年报之初都会参考。

  袁吉伟(任职于某信托公司):盘点2017年年报,我个人认为,万向信托的年报是最“美”的。相比其他信托公司的年报,万向信托的年报明显进行了更多美工和排版,读来赏心悦目。我认为,年报披露不仅是在例行公事,更是品牌和市场宣传的良好契机,各家公司多用些心思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