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解问题 调结构 促转型

中铁信托研发负责人谈信托公司应充分利用资管新规过渡期

  日前,一则关于加强规范资产管理业务过渡期内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信托函”)引发信托公司的广泛关注。该信托函对资管新规过渡期内信托业如何做好相关工作、防范风险、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作出了相应安排和部署。中铁信托研发负责人管百海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对于信托公司而言,需要认真领会信托函的精神,利用好过渡期这一宝贵时间段,解决好历史问题,处置好风险项目,发展新兴业务,调整业务结构。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业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积累了不少问题,主要有哪些?

  管百海:对于大部分信托公司而言,基本都存在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通道业务占比较大。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行业事务管理类业务规模为15.65万亿元,占全年信托资产的59.62%;以前通道业务的发起目的大多是利用不同行业监管标准差异来逃避监管,实现监管套利。二是房地产信托业务占比较大。中国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信托资金投向房地产方面的信托规模为2.28万亿元,占全年信托资产的10.42%。尤其对于集合资金信托项目,相当大比例的资金流入了房地产行业。如果金融监管部门直接禁止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将对信托公司形成较大影响。三是长期以来的刚性兑付。由于各种历史原因,信托行业一直以来形成了刚性兑付的“潜规则”,没有体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不利于资管市场的发展,也不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四是存在资金池现象。在刚性兑付的背景下,为了解决一些项目的暂时流动性问题,不少信托公司设置了资金池。资金池大多存在期限错配问题,一旦某个项目或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后续资金筹集跟不上,则极易引发连锁反应,导致金融风险;一旦爆发,则整个信托公司就会发生流动性风险,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五是净值化管理方面基础薄弱。长期以来,信托业务集中在非标领域,由于标的项目的特殊性,很难进行净值化管理,因此,在这方面做的工作较少,基础较为薄弱。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过渡期内信托公司应主要解决哪些问题?

  管百海:一是处置风险项目,化解风险。信托函用较大篇幅就过渡期内信托公司风险管理方面作出了要求,要求信托公司全面摸排、逐笔建立台账,制定整改措施;同时,还允许发行老产品对接存量未到期资产,过渡期结束后,不得再发行或存续违反资管新规的信托产品。对于存在风险项目的信托公司,要好好利用过渡期的相关支持政策,加强风险化解力度,争取在过渡期内完成风险项目的处置。二是解决好资金池问题。信托公司在过渡期内应采取强有力措施逐步降低资金池的规模,降低对资金池的依赖,争取在过渡期结束前,完全消灭资金池现象,使资金端符合资管新规要求。

  同时,在过渡期内,信托公司还应花大力气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实现转型升级。信托函提出“引导信托公司转型发展”,说明监管部门对于目前信托公司的业务结构不是很满意,信托公司需要进行转型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公司未来的转型方向有哪些?

  管百海:大力发展家族信托。在信托函中,明确提出家族信托不适用资管新规的相关规定,并对家族信托进行了定义。家族信托与信托的本源十分契合,且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推进,中国的第一代创业者现在都基本到了该退休的年龄,处于需要交接班的阶段。在其后代不愿或无能力接手管理其所创立企业的情况下,其积累的大量财富需要以家族信托等形式来进行合理安排,以保证其家族企业和家族财富的继承和传承。家族信托业务发展面临一片蓝海。

  大力发展公募的标准化业务。以前信托业务都是以私募形式开展,社会上也只有高净值客户投资信托产品,受众面较窄。根据资管新规,只要用途符合相关规定和条件,资管产品就可以以公募方式发行;这对于信托公司而言,相当于开拓了资金渠道,尤其对于证券信托业务,能以更广阔的渠道筹集更低成本的资金。并且,公募基金在我国已有20年的发展历程,老百姓已普遍接受其打破刚兑的做法,这有利于信托公司以公募为突破口来打破刚兑。

  进军养老地产及住房租赁市场。信托资金大量进入一般房地产市场,已引起社会相关方的诟病,甚至有人认为,资金通过信托渠道进入房地产,影响了我国房地产调控的效果。在某种程度上而言,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受国家政策鼓励和支持。而从我国的城市化进程来看,当前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已完成较大部分;同时,国家提倡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综合以上几方面因素来看,整个社会对商品房地产的需求也没有前10多年那么大。而随着我国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对养老行业的需求大幅度增加,市场前景广阔。因此,信托公司应逐步减少普通房地产信托业务,加大养老地产和住房租赁这两个方面的开发力度。

  加大对高新产业的投资银行业务开发。以前信托公司主要做的是债权信托业务,股权投资业务占比较小。虽然不少信托公司设置了投资银行部这个部门,但投资银行业务开展不多。进入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从注重规模转向注重发展质量,高新技术产业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信托公司可以大力发展投资银行业务,为高新技术产业提供资金支持,分享高新技术产业成长带来的红利。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扩大国际影响力的重要举措,在此后多年都会大力推进。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我国会有大量企业“走出去”,他们需要得到国内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信托公司应抓紧“一带一路”建设所带来的大量业务机会,以基础设施先行的惯例,首先为国内企业投资沿线国家基础设施项目提供金融支持,随之为其他产业投资提供金融支持,在响应国家号召的同时,开辟新的业务领域,获取经营收益。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