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发挥专业管理优势 慈善信托助力公益事业可持续发展

  慈善法正式实施已有4年。4年来,作为信托公司履行社会责任、发力转型的重要切入点,慈善信托无论是项目数量还是财产规模均稳步增长。特别是今年疫情发生后,其以“善”为本、服务社会的公益属性更加凸显,通过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和功能优势,在精准服务有需要的困难群体和企业方面作用显著,已形成规模化的发展趋势,并已成为社会慈善事业的重要工具和渠道。

  今年以来,在外部环境持续变化的形势下,慈善信托发展情况如何?有哪些突出的变化?

  从备案的项目看,“慈善中国”网站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8月末,全国已有27个省市自治区备案慈善信托,其中有4个省级行政区首次成功备案慈善信托项目,分别为湖北、河北、云南和新疆。全国慈善信托的备案数量达到449单,受托财产总规模达到32.34亿元;其中,2020年前8个月有22个省市备案了慈善信托,共备案180单,涉及的公益慈善领域涵盖了疫情防控、医疗卫生、教育助学、文化、扶贫、环保等。

  慈善信托本身具有灵活、高效、持续、透明等制度优势,是汇聚社会慈善力量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途径。慈善信托可将政府资源、金融资源与社会需求进行有效对接,为社会力量参与公益慈善事业提供更畅通的途径,提升疫情防控效率,形成长效防控机制。此外,慈善信托还可发挥受托人保值增值和专业管理优势,提升疫情防控慈善效果。我们能够看到,在此次疫情防控期间,慈善信托表现突出。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统计,截至今年5月末,全国共备案抗疫相关的慈善信托79单,财产总规模达1.41亿元。比如,上海信托第一时间直接出资认购了“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以及“上海赴鄂救援医护人员关爱补助慈善信托”等。

  2020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响应政策号召,以脱贫攻坚为主要目的的慈善信托今年也有明显增加。如上海信托、五矿信托、万向信托于近期相继备案的“‘上善’系列携手奔小康村企帮扶慈善信托”“五矿信托—三江源习行众善慈善信托”和“杭州高新开发区(滨江)慈善总会·东西部扶贫慈善信托”,信托目的均是扶贫济困、教育助学、扶老救孤等。

  除了大力支持疫情防控与脱贫攻坚任务,各家信托公司与慈善机构今年创新项目模式,拓展覆盖范围与公益目的,实现了多项突破。2月,建信信托设立全国首只“建筑农民工关爱慈善信托”。7月,平安信托携手万科公益基金会成立“平安*万科公益基金会减少食物损耗和浪费、倡导健康饮食慈善信托计划”,初始规模为320万元,是国内首只以减少食物浪费为公益目的慈善信托。8月,昆山市慈善总会设立首笔以“金融+慈善”为模式的慈善信托,总规模为1.3亿元。金谷信托与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镇赵庄子村共同发起设立的全国首单群众性互助慈善信托项目——“金谷信托2020赵庄子益民(医疗)慈善信托”在9月初落地。

  相较早期少数信托公司零星“试水”,如今,信托公司在实践中已经能够有的放矢,充分运用慈善信托,承担社会责任,建立信托参与公益的长效路径,从而在精准参与服务扶贫、环保、文卫事业的同时,激发自身内在的转型发展动力。

  中诚信托发布的《2020年度慈善信托研究报告》称,慈善信托在覆盖慈善法列举的诸多慈善领域后,正向更聚焦、更精准、更创新的方向发展。社会各界不断挖掘慈善信托的功能价值,慈善信托的发展进入了新阶段。

  当前,信托公司已经找到了信托制度结构与公益服务、慈善理念有机结合的有效方式,在慈善信托规模、数量双增长的同时,受托机构、受托结构、受托财产以及受托模式、受托目的呈现规模化、多元化和品牌化的发展趋势。

  比如,在注重慈善信托品牌打造方面,上海信托2016年注册“上善公益”商标并推出“上善”系列慈善信托,汇集社会资源,助力教育助学、医疗救助、艺术文化、绿色环保、济贫救困、助残救灾等多个领域公益活动的开展;光大信托打造的“光信善”慈善信托品牌和五矿信托打造的“三江源”慈善信托品牌,分别将信托目的投向了精准扶贫、生态保护等领域。

  实践证明,慈善信托作为一种新型慈善方式,具有信托制度特有的安全性、灵活性、长期性、创新性等制度优势。慈善信托可通过搭建平台、持续创新、优化模式,从财产来源、项目管理、运行机制等方面推动我国公益慈善事业可持续发展。

  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一方面,在开展慈善信托的过程中,能够持续深入挖掘慈善信托价值链,注重慈善信托对信托公司内外的协同效应和综合效益,满足股东、家族信托客户、合作客户的慈善需求;另一方面,在信托加速回归本源的过程中,可以通过参与慈善事业这一渠道,为信托公司在资产管理方面创造更多的增值空间。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