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CURRENT AFFAIRS
观点 / 正文
徐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要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核心的问题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表示,改善营商环境,深化要素市场改革,对经济发展和防范风险都非常重要。

  徐忠在发言中提到,在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进一步开放需把握两条主线——一是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二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而这两点都需要在全球开放的背景下看待。

  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开放条件下,各国之间的核心竞争是制度竞争。徐忠认为,目前,发达国家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推动结构性改革。“谁的结构性改革做得彻底,谁就会在下一轮经济发展中占得先机。”在他看来,当下各国进行的改革,会对今后5至10年的全球经济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些改革中,重要的一部分内容是推进要素市场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5年,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从4.73%降到1.36%。虽然2016年之后,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该数字略有回升,但整体上仍处于下降态势。

  其中的问题在哪里?徐忠直言,在全要素生产率的衡量过程中,民间投资和FDI(外商直接投资)非常重要。但近两年,前者处于低位,后者低于对外投资,对全要素生产率贡献总体呈负面。

  在世界银行公布的营商环境报告中,2017年,中国在190个国家中排名第78位。这意味着,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防范金融风险方面,徐忠指出,当前,我国利息支付总额占比较高,“不增加新的债务,仅仅是债务滚动,就导致债务比不断升高。党中央、国务院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是必然的。”而从另外一个视角来看,从2009年到2016年,我国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由7.97%持续下降到5.44%,7年累计下降46.5%,年均降幅6.64%,但利率下行的同时杠杆却在上升,同期单位GDP需要的资本投入量由3.5上升到6.7,关键还是在于资产回报率下降更快。

  综上所述,无论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换,还是防范金融风险,核心都是要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升资产回报率。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