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务CURRENT AFFAIRS
银行业务 / 正文
中行强化村镇银行布局再出手 建行27家村镇银行将并入中银富登

  继去年成功收购国家开发银行持有的15家村镇银行股权后,中国银行强化村镇银行战略布局再出大手笔。

  8月27日,中国银行及新加坡富登金控就联合收购建设银行于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转让的27家村镇银行股权事宜与建设银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标志着本次交易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本次交易最终转让价格为16.06亿元。

  当日,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副书记刘连舸、副行长张青松、副行长刘强,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行长王祖继、副行长黄毅和富登金控首席执行官颜志贤、首席财务官卢业元等出席签约仪式。本次签约后,有关各方将依法履行必要的监管审批等程序。

  据悉,本次收购的27家村镇银行,将并入中银富登村镇银行。至此,中行在县域设立村镇银行法人机构将达到127家。

  “中行通过收购,快速扩大了村镇银行机构覆盖范围,巩固了在村镇银行领域的领先地位,将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战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管理总部负责人王晓明向媒体表示。

  为何选择国有大行

  建行为何要出售旗下的27家村镇银行?中银富登为何两度出手均选择了国有大行的村镇银行?此前收购的国开行村镇银行目前运营情况如何?

  据了解,建行此次出售27家村镇银行,主要原因在于,建行整体战略是全集团做普惠小微,而村镇银行在资源的倾斜等方面帮助并不显著。而据王晓明介绍,27家村镇银行整体情况不错,只有个别出现了问题。由于建行的村镇银行资本金较高,即使出现一点亏损对整体影响也不大。

  “因为是整体出售,我们综合评估后,觉得收购还是合适的。接手之后,改造和下一步整合的基础条件还是比较好的。”王晓明说。

  事实上,并购村镇银行过程十分复杂,对此王晓明称,并购之所以先从国有大行中选择,一是经营理念相同、基因相似;二是资产状况整合难度相对较低;三是虽然并购的家数多且法人不同,但无论开行还是建行做的都是最基础的存贷汇业务——“在这一点上,国有银行确实是坚持得比较好”——因而产品结构简单、客户结构相同。

  不过,王晓明坦言,从收购开行村镇银行后一年多的实践看,还是打了几场硬仗。首先是监管报批以及第三方沟通,一路经过了多个主体的磨合,沟通压力和难度虽然很大,但最终得到了认可和支持,形成了中银富登自己的标准流程。

  其次是系统切换。“银行是高度依赖信息科技系统的主体,而开行的村镇银行却用了三套不同的系统。为此,我们进行了三次系统切换,相当于给村镇银行换血,最终都取得了成功,没有引起一例客户投诉,这也使我们信心大增。” 王晓明告诉记者,有了统一的系统,下一步除了股权收购之外,中银富登还要对外输出技术和服务。

  第三个挑战来自资产质量。并不是收购的所有村镇银行都是好的,其中一些也面临较大的压力,需要进行资产质量修复。不过,王晓明认为,无论开行还是建行旗下的村镇银行,收购之后,凭借中银富登资产修复的经验和能力,它们很快也能走上正轨。

  “毕竟我们的产品体系和系统与开行、建行的模式有差别,如何让我们的商业模式及早在收购的村镇银行落地也是个挑战。”王晓明介绍,“我们采取一对一结队、帮扶工作组等多重组合的方式予以支援,从目前看进展良好。”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和基础,“应该说,此次对建行项目的收购比开行还要顺利。”王晓明说。

  为何是中银富登

  作为落实“乡村振兴”战略、支持“三农”发展和普惠金融的重要举措,2011年,中行与新加坡淡马锡下属的富登金控合作,规模化、批量化发起设立中银富登村镇银行,目前已形成独具品牌特色的信贷产品和经营模式,初步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型银行发展普惠金融之路。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中行在县域设立村镇银行法人机构近100家,在乡镇设立支行网点119家,在行政村设立助农服务站297家,形成了覆盖全国19个省(市)的农村金融服务网络,建成了全国最大的村镇银行集团。值得一提的是,在地区分布上,中西部地区占比76%,国定贫困县占比28%。

  “我们始终坚持支农支小的战略定位,户均贷款只有22万元,而全国村镇银行的户均贷款约40多万元。”王晓明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中银富登累计投放贷款逾千亿元,有效存款客户数约160万户,贷款客户数超21万户。涉农及小微贷款占全部贷款的90.03%,农户贷款占全部贷款的41.91%。

  “中银富登只做存贷汇等基本业务,从源头上规避了偏离主业、脱实向虚等行为。”王晓明告诉《金融时报》记者,目前,中银富登贷存比约为100%,真正做到了立足县域,将当地资金投放当地,既不做农村地区资金的‘抽水机’,还能把吸收的存款以及中国银行支持的货币现金,百分百送达“三农”小微这些实体经济。

  “如果真正做到支农支小,这不仅是中行发起建设村镇银行的初心,实际上更是我们商业模式可持续的可靠保障。”王晓明说。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中银富登自设村镇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72%,关注类贷款占比仅为0.84%,拨贷比4.30%,拨备覆盖率249.52%。开业满三年的56家自设村镇银行中,51家实现盈利,37家ROE超过10%。资产质量可靠,体现了审慎经营和商业可持续。

  下一步如何运作

  “农村金融基础设施是一个弱项,下一步,我们可能不仅通过自设和并购来服务于农村和乡村振兴,还要进一步通过中银富登的核心技术,向一些没股权关系的农村其他金融机构进行辐射——这也是我们正在考虑的一个模式。”

  事实上,中银富登村镇银行发展模式之所以成功,金融科技功不可没。用王晓明的话说:“村镇银行虽然服务领域在农村县域,但服务的方式不能太土。”而坚持科技引领、创新驱动,打造县域农村金融服务生态圈,已经成为中银富登运营的一大亮点。

  目前,中银富登初步建成了以CRM(客户关系管理)、CBS(核心银行系统)、CMS(信贷管理系统)为核心,包括几十个外围系统的IT系统平台,并且实现了数据大集中。

  据悉,中银富登坚持创新发展,依托集约化的集团科技体系优势,构建完善的电子渠道产品体系,打造助农服务、便民服务、电商服务、金融服务“四大服务”体系,提供买卖通、取贷缴“六大功能”,初步建立农村金融服务生态圈,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问题。

  截至今年上半年,中银富登手机银行客户26.9万户,网上银行客户33万户,支付宝快捷支付15.3万户,电子渠道转账交易累计160万笔,交易额近221亿元,发展二维码商户约26870户,交易金额超过2.6亿元。

  “下一步,中银富登将着力实现村镇银行业务数字化升级。”王晓明据透露,一方面,中银富登将通过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线上渠道建设和线下移动终端的使用,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O2O业务模式,切实增强移动获客、快速审批、在线放款等功能,不断提升经营管理效率;另一方面,进一步探索大数据等新技术应用,打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驱动的纯线上业务模式。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