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家族信托传承财富基业
  3月19日,平安信托“鸿承世家”家族信托全新升级,正式推出“平安家族信托”品牌,并启用全新品牌识别系统,致力于为不同需求的高净值客户提供高效、专享的家族信托服务。

  平安集团总经理兼平安信托董事长任汇川表示,家族信托作为财富管理的集大成者,具有整合性、灵活性、稳定性、安全性等信托制度优势,是国民财富创造和传承的重要途径,也是参与国际金融竞争的重要工具,其有利于国民合法财产的保护和传承,也是打造信托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方式。

北京第十二届国际金融博览会暨北京国际金融投资理财博览会上的中航信托展台。

  家族信托窗口期已然来临

  对于高净值人群而言,财富传承一直是家族企业家、高净值人群十分关注的问题。在欧美国家,家族信托已发展相对成熟,众多耳熟能详的家族如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等,已借助家族信托、家族基金会的财富传承机制,完成了家族财富的基业传承。

  改革开放40年间,中国私人财富迅速崛起,高净值人群比例不断扩大。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发布的《2017年私人财富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可投资1亿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或达到15万人,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23万亿元;在年龄结构上,拥有可投资金融资产6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已经以中年为主体。我国财富传承的窗口期已然来临,中国的财富管理已进入家族信托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家族信托应运而生,并发展迅速。

  自2013年信托公司和银行开展家族信托以来,截至2016年底,我国境内已有21家信托机构和14家商业银行开展家族信托业务,家族信托规模约为441.8亿元。2016年开展家族信托业务的公司更加广泛,已达21家、占行业1/3左右。其中,中建投信托推出了首单家族信托产品,中国外贸信托则完成了境内首单不动产传承家族信托。

  2017年也有不少信托公司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截止到2017年年底,中航信托以家族信托与家庭信托并进的方式,针对不同客户群体实行差异化发展策略,受托规模逾百亿元,维护客户百余位;中融信托家族办公室已积累起上百位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与多家保险公司构建了保险金信托合作生态圈,并向市场推出了第三代保险金信托产品;2017年全年,长安信托家族信托业务实现爆发式增长,业务数量较上年增长了40倍,管理规模较上年增长了56倍。

  平安信托作为家族信托的知名品牌,增长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截止到目前,平安信托家族信托业务规模约50亿元,客户签约量已超过千单,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截至2017年底,平安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规模超过6500亿元,主动管理业务占比持续提升;活跃高净值客户数超过7.5万人,同比增长超过42%;其中,存续资产1000万以上客户数达3400个,同比增长超过35%。2018年,平安信托还将在国内率先推出咨询型家族信托及更加符合高净值客户需求的保险金信托2.0。

  信托公司大展拳脚不断完善产品线

  我国家族信托在经济体量不断增长的大背景下得到了发展,开展家族信托的信托公司也在持续增长。起步较早且知名度较高的品牌有平安信托、中信信托和中国外贸信托等,而最近一两年,包括中航信托、长安信托和中融信托等后起之秀,在家族信托业务上也有迎头追赶、大展拳脚之势。

  3月19日,平安信托对家族信托业务进行了全面升级,将率先在业内实现家族信托的多产品线,推出保险金信托、定制型家族信托、专享型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四大系列产品。据记者了解,保险金信托由平安信托与平安人寿联合推出,兼具保险的保障功能和信托的财富传承、隔离和资产配置功能;定制型家族信托门槛1000万元,可接受客户提供现金、保单相关权利、金融产品等多种委托资产类别;专享型家族信托门槛3000万元,可充分按照客户的意愿,设置专享的传承方案与资产配置方案;家族办公室模式家族信托门槛1亿元,由平安信托承担受托职能,并联合委托人的家族办公室团队一起实现动态的专享家族事务管理以及资产配置功能,从而更加灵活、更加充分地实现客户大规模、全市场、多资产类别的财富传承需求。

  在服务升级方面,平安信托推出“1+N”一体化服务,前线的理财经理和中后台的业务支持团队通力打造一揽子的金融解决方案,贯穿产品设计、传承方案设计、投资管理等全过程,并提供资讯、社交、稀缺资源等一系列丰富的增值服务。

  中信家族信托在过去的一年里管理规模也在持续增长。中信信托副总经理涂一锴在中信信托主办的“家族财富传承之道——2018财富年会”上表示,中信信托已经建立起涵盖家族信托、家族慈善、家族办公室等定制化、立体化的财富管理体系,能够为客户提供以资产配置及财富管理为核心的综合金融解决方案。

  中信信托市场总监程红则表示,公司将继续发挥信托制度优势,致力打造成多功能的家族财富管理机构。据介绍,中信信托家族办公室服务现包含四大门类,一是以投融资、财富管理和保险、上市财务服务等为主的金融服务;二是法务、税务、家族信托、移民规划、艺术品管理等的家族事务服务;三是子女教育、家族宪章、家族史撰写等人文教育和传承服务;四是家族慈善、公益事务管理等。

  此外,中航信托、中融信托等新兴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业务也实现了快速增长,受托规模不断扩大,客户数量不断增长,并与多家金融机构建立了联系,构建了良好的信托合作生态圈。

  提高客户认知度完善相关制度

  虽然家族信托发展步入了窗口期,但因其进入我国的时间较晚且发展时间较短,制度方面有待健全,市场对其的认知度也有待提高,因此,未来行业健康发展仍面临着一些问题与挑战。 

  平安信托财富产品部执行总经理康朝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国内家族信托业务的客户群主要以民营企业的企业主为主。在发展该业务过程中,阻力主要来自客户对于财富传承、家族信托的结构及运作还不够了解,担心家族信托无法实现其财富世代相传及公益慈善的意愿。

  中航信托家族信托业务负责人也认为,客户方面的问题更多体现在理念的培育上。首先,家族信托在我国起步晚,信托文化氛围不够,导致客户对于家族信托的认知不够。其次,我国信托公司普遍经营时间不长,信任基础需要逐步建立。此外,资金具有天然的逐利性,部分客户对投资收益也会有较高的要求,这与家族信托稳健投资的宗旨有所出入。

  除此之外,家族信托的机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据了解,我国绝大部分的家族信托业务为资金业务,且多为被动管理模式,以依据客户或私人银行指令进行相关资产配置为主,资产包的资金配置范围较为单一。华侨银行家族信托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家族信托客户标的物资产还是以现金资产为主,但境外信托可以覆盖的标的物范围非常广泛,除了现金之外,还包括股票、债券、房产、未上市公司的股权等。”

  在新财道财富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家族办公室负责人游园看来,信托财产登记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用以设立家族信托的财产,不仅仅包括货币资金,还包括诸多其他非货币形式的财产类型。目前,国内在以非股权或房产等非现金类资产设立家族信托的时候,很多会采用迂回的方式去做;如果这些迂回的结构设置不合理的话就会产生额外的成本。因此,立法机构需要进一步完善信托财产登记操作制度,建立保护企业家财产的长效机制,并完善相关信托配套的法规。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