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挂牌 建行变革金融科技
  4月10日,上海,建行无人银行悄然开业。当本刊记者闻讯赶到这里时,发现名为“无人”的银行却随处站满了人,其中有同业、有媒体,还有好奇的消费者。

4月18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左)共同为建信金融科技公司揭牌。

  但记者在这里找不到柜员、也找不到大堂经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现代化、带有科技感的陈设:人脸识别的闸门和敏锐的摄像头,会说俏皮话并且不失时机介绍产品和新业务的机器人,还有更高效率的智能柜员机。此外,“无人银行”还是一个拥有5万册书的“图书馆”,是一个实现了AR、VR多项技术的“游戏厅”,坐下来就能把建行建融家园中所有租赁房源一览无余……所有这一切,都在向外界宣示,在科技创新推动下,银行的服务和职能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人银行开业,表明建行的信息化发展水平已经走在同业的前列。站在更高的平台上,我们也有了更高的追求。”建行信息技术管理部总经理兼建信金融科技公司副董事长朱玉红表示,建行已决定实施金融科技战略,并制定了系统的科技体制改革方案。“这个改革方案对建行而言,是一个结构性的优化。目的是要将‘新一代’优势尽快转化为先进生产力,构建与建行市场体量相匹配的科技创新力和影响力。”

  4月18日在上海成立的建信金融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信金融科技”),便是建行金融科技战略下的重要改革措施。

建行上海无人银行

  打造市场化金融科技创新力量

  “作为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设立的第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建信金融科技由建行体系内直属的7家开发中心和1家研发中心整体转制而来,也是国内商业银行内部科研力量整体市场化运作的第一家公司。”建信金融科技公司总裁雷鸣表示。

  建信金融科技作为建设银行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6亿元人民币,初期规模为3000人,是迄今为止中国商业银行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雷鸣介绍,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软件科技、平台运营及金融信息服务等,在服务建设银行集团及所属子公司的同时,也将开展科技创新能力输出。

  雷鸣认为,建信金融科技公司的成立可谓得天时地利人和。“我们的定位是赋能传统金融的实践者、整合集团资源的链接者以及引领银行转型的推动者。”他说,通过构建新的组织架构、运营机制及人才战略,科技公司将真正实现以“科技”激发金融供给侧输出能力、进而推动银行商业模式乃至发展方式的变革,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挂牌仪式上,建信金融科技宣布将与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开展共建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的战略合作,三方将发挥各自优势,对未来有望重塑金融业务模式的核心技术,如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虚拟现实、生物技术等主流和热点技术应用开展前瞻性、创新性的应用研究,着力打造中国金融科技创新的“贝尔实验室”。

  朱玉红告诉记者:“与互联网企业相比,建行以前更多地开展应用业务,技术储备还不充分,因此下一步打算通过合作共同打造一些场景。如在公有云的构建上,建行将与腾讯、阿里、金山展开合作,引进更为先进的技术,补足短板。”

  建信科技金融公司的成立是建行结合实际情况主动谋划实施的一次战略性、系统性和全方位的自我变革,也是通过打造完全市场化的金融科技创新力量,开拓未来金融新蓝海,推动传统商业银行变革的一次积极的尝试。朱玉红说:“建行科技金融公司的设立将突出科技创新的作用,保持建设银行的科技领先,为建行的发展构筑新的动能。”

4月12日,前来建行无人银行体验的市民在向银行内的流动服务机器人咨询。

  解码科技体制改革

  自2017年历时六年的“新一代”核心系统全面竣工,建行便拥有国内银行业规模最大的私有云和国际领先的航母级信息技术平台,锻造出一支规模达数千人、能打硬仗的复合型科技人才队伍,拥有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在金融科技发展新阶段具有了先发优势。

  朱玉红表示,科技体制改革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最终要达到管理架构清晰、需求响应敏捷、资源保障充沛、人才管理灵活、技术与业务深度融合的目标。由此出发改革的切入点是调整建行研发项目的管理,增强企业和总部管控能力,重构科技创新的管理中枢,并从改善需求质量,增加供给侧能力的角度、建立新的供需关系以及完善人事激励约束机制。

  “企业级管控是实施整体工程非常重要的举措和重要内容。”朱玉红表示,原先建行设有与信息技术创新有关的三大委员会,分别为产品创新委员会、大数据委员会和信息技术委员会。“我们这次改革将三个委员会整合在一起,由行长担任委员会主任,从而为企业级的战略把控、规划把控和资源统筹搭建了更高级别的管理平台。”

4月12日,用户刷身份证并进行人脸识别后出入建行无人银行。

  朱玉红补充说,建行此番要建立一个全新的金融科技创新治理结构。集团仍然在企业战略规划、企业资源统筹、生产安全运行等关键环节发挥作用。与之相对应的,建信金融科技公司、数据中心、各地分行的科技力量分工协作,共同打造建行的治理体系。其中,科技公司采用不同形式成立创新实验室,深入跟踪研究新技术,创新服务场景,研发金融新产品,通过整合社会优秀资源,加强分布式平台等研发力度,从顶层架构增强可用性、可靠性和可扩展性。“这一结构非常符合建设银行未来的战略诉求。”

  “在建行科技业务发展战略整体转型的背景下,我们要大力提升供给侧的科研创新能力和供给质量。”朱玉红强调,将来科技创新要与银行业务变革如影随形,业务走到哪儿,科技就要跟到哪儿,将来还要走出去服务建行的合作伙伴。“建行科技服务的供给能力还要加大,供给质量还要提高。金融科技公司的成立,也意在激发金融供给侧输出能力。”

  同时,建行还要着力提升需求端的企业级整合,改善质量。这也是建行多年来在“新一代”建设的基础上总结出的经验。朱玉红坦言:“建行在业务企业级管控改革中尝到了甜头。因此在继续扩张业务的过程中,企业级管控将扮演‘大脑中枢’的角色。如有了科技的支撑,网络金融部门也可以和个人金融部门一样对外拓展市场。”

  原先建行有1万多种产品,有不同的凭证、流程和风险管控要求。在完成企业级架构整合之后,这些业务精简为800种标准活动。“你会发现这些业务不再散了,如要某项业务需要授权,可以直接调用这些模块。”朱玉红表示,从技术角度看也一样,以前系统之间不仅有交易校验的关系,也有数据传输关系。如今这些关系都变成一个个模块,所有人开发业务只需要直接调用就行,这样就使得业务架构能为所有人共用。建行内部就好比有了一个零部件装配车间,在标准的结构中,每个人各司其职,需要组装什么就调配什么。在完成企业级的架构后,基于全景客户视图,便可以对客户进行全面画像。“客户无论是进入物理渠道还是电子渠道,银行均可以迅速看到客户的行为偏好,并推荐相应的产品。”朱玉红说。

  脱胎换骨式的“新一代”系统的成功应用,让建行实现了类似“书同文、车同轨”式的革新,筋骨更加强健。未来消费者能越来越多地体验到科技为金融服务带来的变化。雷鸣最后透露:“基于新技术的应用,建行已经储备了很多新产品在路上。”

4月12日,一位用户通过刷身份证绑定人脸识别信息准备进入建行无人银行内的VR体验区。

  记者手记:建行!越来越智慧

  4月10日,建行第一家无人银行在上海开业。这是建行运用金融科技提升服务效能的新尝试。

  实际上,科技手段在建行早已得到充分应用。目前建行有14810多个网点和2900家自助银行,从识别客户到身份审核全流程应用人脸识别技术。500元以下取款刷脸输入手机号即可,500元以上要验密。在方便快捷的同时,更重要的是防范身份冒领。“建行通过刷脸技术的应用,已配合公安机关抓获142个犯罪分子,赌截了几百起冒领事件。”建行渠道与运营管理部副总经理兼渠道管理部总经理陈德告诉记者。

  建行的脸库如今已经建立了8000多万张人脸的数据资料,每天新增40万张,目标则是要建立6亿人的数据库。“即便客户进行过整容或者有细微变化,并不影响对人脸的识别。与人工比对脸和身份证相较,基于骨头定位算法的刷脸应用科技更易识别、也更准确。这和我们原有运用比较成功的电子验印原理差不多。”

  建行一直在向前推进刷脸技术的应用。除了取款方便快捷之外,同时也在理财、消费等领域广泛应用。“我们每个月都有一个新版本在推进,无论是营业网点、自助银行还是手机渠道都已全面铺开。”陈德说。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