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科技让金融更有效率 科博会2018中国金融论坛侧记

  站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关键节点上,金融业对外开放路线图越来越清晰。在开放发展、科技崛起的时代背景下,中国金融业如何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发展?参加科博会2018中国金融论坛的国内外金融界官员、专家、学者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和观点。

  金融业如何深化改革开放?

  新一轮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大。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如何在扩大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不断完善自身,真正走向高质量发展?

  中国银保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表示,总体来看,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大部分时间货币信用管控松驰是主流,少部分时间或短暂情况下管控是比较严格的。那么,在货币信用偏宽松的环境下,为何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足的问题迟迟得不到真正解决?

5月16日,中国金融论坛在北京金隅喜来登大酒店召开。

  在于学军看来,金融机构之间相互交叉持有大量资金,金融市场快速膨胀并交易活跃,资金大部分流向地方政府、大型国有企业、房地产市场等领域,这些是近几年有关中国金融脱实向虚、以钱炒钱等现象的根本原因。“我相信随着货币政策操作工具的改变,基础货币投放的渠道、属性会发生变化,这将会更有利于实体企业融资。”他表示:“相信实体企业的融资感受会逐渐得到明显的改善。”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过去中国的金融业靠管制赚钱,随着中国金融贸易领域的进一步开放,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放松,商业银行、券商、保险面临着内部人才储存、业务能力提升和外部国际先进金融机构竞争的双重压力。他指出,金融领域对外开放还不够细致,比如资本项下还未实现自由流动,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没有资本的自由流动,就没有办法开放国门,金融开放要配合资本对外开放。”他说。对于资本市场改革的展望,他认为,虽然目前缺乏可供投资的更多资产,但中国创造资产的能力还是很大,可通过创造资产避免资产泡沫化。

  金融科技如何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随着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快速发展,金融与科技的融合也呈现出快速迭代、螺旋上升之势。金融科技如何重塑金融业的内核,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银行需要主动拥抱大数据时代催生的金融创新和变革,运用金融科技创新提升金融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充分挖掘发挥数据的价值,有效解决金融服务中面临的短板,让金融创新的‘点’更多、‘线’更长、‘面’更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智慧银行。”北京银行董事长张东宁认为,新一轮科技革命推动了银行的三个深刻变革,一是从金融的脱媒向资金、支付双重脱媒转变;二是从传统的柜台服务向智能服务转变;三是从传统网点向线上线下多渠道服务转变。“我们前瞻布局,高标准建成了占地188亩、建筑面积37万平米的科技研发中心,其中包括亚洲单体面积最大的数据中心,满足北京银行未来50年科技发展的需求。”张东宁说。

  “自2014年以来,中国人寿推进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应用。在移动化应用上,目前95%以上出单都通过移动化设备,与过去依靠柜面、营销员的模式有了很大改观,提高了实施效率;在语音、图像识别方面,中国人寿对客服系统进行了改造,客户可以直接说出诉求,定位到相应功能上进行应答和服务,减轻了坐席的压力,同时提高了响应的效率;在人脸识别层面,引入一些视频直播的技术升级车险理赔等服务,一方面规范了业务人员的销售行为,另一方面方便捷客户。”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CIO赵峰表示。他还透露,目前中国人寿在区块链方面有一个具体应用,即在香港海外公司和集团内的广发银行之间,通过区块链建设使海外公司能及时了解保费支付的情况,这说明区块链的应用具有它的场景和特定优势。

  那么,银行业又将如何发展供应链金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指出,供应链金融一直发展速度缓慢,破解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把上下游的企业打通。他举例说,众所周知,富士康是苹果手机的上游企业,所以富士康到银行贷款可能没有太多难度。但富士康上游还有众多小厂商,如果他们需要500万元为苹果新产品供货,银行是否会为500万元授信额度承担尽职调查的成本?在层层传递过程中,往往核心企业也没有足够动力给末梢企业做背书。他提出,在这种情况下,若银行利用区块链技术,直接实现信任和价值的传递,银行便不用付出太多成本从而实现信息和信用的共享,达到供应链金融的真正穿透。

  不过,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行长李若谷也提醒,不要过分地神化金融科技,风险意识要始终放在自己的头脑里,特别是监管机构,要不断地发现风险点。他认为:“我们现在的监管体制主要针对传统金融而设置,伴随金融科技的发展,要有新的监管规定和监管的措施。”

  国外金融科技发展如何?

  在我国金融科技创新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同时,国外同业在这一方面发展现状如何?有哪些创新举措?参加论坛的一些外国央行官员也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数字化对印尼经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尤其是数字经济在印度尼西亚蓬勃地发展,实现了增长。”印尼央行副行长苏耿说。匈牙利央行行长杰尔吉马托奇指出:“全球金融的主要创新者来自金融科技行业,金融科技的运用,能够节省成本,可以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可以使银行业更具有竞争力。”立陶宛央行董事会主席、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维塔斯瓦西里奥斯卡斯认为,金融科技有三大潜能:一是创新的金融科技可以实现更多的实时支付;二是金融科技会增加金融普惠性,人们融资的渠道会越来越多,让更多需要贷款的人可以更快地获得贷款。三是金融科技增强数字化,增加交易的透明度。

  然而,一个硬币总是有正反两面。在看到金融科技对经济增长做出贡献的同时,金融科技对风险防范带来的挑战也备受关注。苏耿表示,未来数字化和IT的发展可能会带来更多潜在的网络安全风险。在支付体系方面,碎片化支付方式给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了一定挑战。比如,如何将不同的支付终端整合在一起将是一个挑战。他称,印尼央行已经意识到了这些挑战和出现的问题,并紧密关注了市场变化,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保护机制。比如,设立金融科技办公室、对交易和支付流程进行更强监控、对国家支付网络的网关进行监管、设立监管沙箱等。他还透露,印尼央行目前正在考虑为金融科技找一个发展的平衡点,既能推广创新,又能维护经济发展的稳定。此外,他表示目前印尼不允许虚拟货币流通,但未来可能会考虑采用更加安全更加灵活的方式使用这种新兴的科技产品。

  谈到对金融科技的监管,维塔斯瓦西里奥斯卡斯认为:“我们需要了解到这些科技,并且对他们设立合适的监管政策。之后要调整这些金融科技,来更好地贴合我们的监管。”他指出,从加拿大到澳大利亚,相关的金融监管机构参与金融科技评审的工作也是越来越深入化,他们的目的并不仅是限制它的发展,更多的是能够监控金融科技有效健康地发展。

责任编辑:韩昊